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区议会选举 | 泛暴阴招尽出 史上最滥最贱

■李慧琼遭「長毛」梁國雄狙擊。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李慧琼遭“长毛”梁国雄狙击。 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区议会选举的投票率创下了香港历史以来最高的投票率、最多的选民投票,全日投票率为71.2%,共有294万人投票。不过,泛暴派干扰选举的“蛊惑阴招”,也是香港有选举历史以来最多、最卑劣的。

香港文汇报记者在全港各区票站观察,发现泛暴派通过最少8招去损害今次选举的公平性。其中,最靠害选民的是泛暴派及其支持者重复在票站排队,企图瘫痪票站运作,令真正选民无法顺利投票。不过,建制派候选人及其助选团无惧黑色恐怖,在黑衣魔恶意滋扰、挑衅、人身攻击下,仍顶着压力奋战到最后一刻。

由修例风波到区选风云,由始至终都是一场正邪较量,煽暴派以旁门左道干扰选举,完全不尊重选举,又怎能学人讲民主? 

【贱招1 重复排队】排队党制人龙 阻投票酿不公

昨日全港各区投票站都涌现长长的人龙,但其中有不少是“白撞”的泛暴派支持者。香港文汇报记者现场观察,大埔、东涌南、将军澳、沙田、元朗等各区都有煽暴派支持者在投完票后,即重复排队,企图利用人龙令未投票的选民“知难而退”,甚至有未符投票资格的青年排队“白撞”,企图塞爆票站阻碍选民投票。同时,有排队党更阻止票站人员优先让长者投票,害大批长者在烈日当空下,排队足足逾一个小时,可谓毫无人性。

不少泛暴派支持者昨晨提早到投票站投票,之后他们为阻止其他选民履行公民责任,竟在网上鼓吹其他黄丝投票后重新再排队,甚至鼓动未成年者到票站排队“白撞”。

票站主任懒理 警察接报到场

一名慈云山区的网民表示,“条队愈排愈长”,其中不少疑似未成年,根本没有投票资格。眼见不对劲,他即找票站主任理论,“票站主任回应话佢无权阻止佢哋排队,当佢哋到柜位对身份证,才知系咪合资格选民,以及系咪已经投咗票,到时就会叫佢哋离开。”

该名网民甚不服气,遂报警求助,7名防暴警未几到场巡视,瞬即把在场五六十名疑似“白撞”的排队党吓走,“人龙当堂少咗一半,我哋先顺利排到队投到票。”

实际上,排队党肆虐全港多区各个票站。东涌南选区候选人周浩鼎就透露,收到选民投诉有人故意投票后再次排队,导致其他选民需要更多时间进行投票,造成选举不公。

他批评,票站人员未有因应排队党问题作出合适安排及处理,“今早(昨晨)出现大批长者在烈日当空下排队一小时或更甚,我多次向票站人员提议安排长者先入站优先投票不果。”

滋事者扬言要老人“排到死”

将军澳广明选区候选人庄元苳也要求票站主任让长者及伤残人士先进票站坐着,等候投票,但在场有人起哄,更凉薄地称:“班老人排到死就由佢,总之要佢哋排队至可以入去,无得优先。”

结果,票站主任竟向泛暴派支持者屈服,继续要长者等无差别排队投票。多名长者见大排长龙,不得不说会待晚一些才来投票。“但至于佢哋系咪真的会回来投票,实在难以确定。”周浩鼎说。

【贱招2 狂扫单张】恶男丧拎传单 迫选民知少啲

选举日最有效的宣传手法之一,就是在街上派发单张,宣传政纲让选民更认识候选人,惟香港文汇报记者发现有不少黑衣青年昨日在红磡湾选区,不停来回“狂扫”建制派候选人黄驰的单张,企图取光有关传单,令传单无法传递到真正的选民手中。有助选团义工眼见这批神秘黑衣人攞完又攞,手上已有大叠单张仍坚持要索取,一度向黑衣人索回,但就被对方恫吓。

黄驰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记者访问时表示,他们共印制近6,000张传单,在昨日下午时段已派得七七八八:“我哋做到啲咩,唔通唔派畀佢哋吗?”晚上最后冲刺时段,他只能用纸牌充当单张,简单讲解政纲。

【贱招3 里应外合】票站黄丝人员 疑助重复投票

票站的排队党排完又排犯众憎,明眼人一睇就识穿他们的诡计,何以票站主任及工作人员无动于衷?有网民踢爆,有票站人员并非因为愚昧而“看不穿”,而是他们都是泛暴派的支持者,与站外的排队党里应外合干扰票站运作,企图影响选举结果。有网民亦透露,他见到有票站人员刻意“遗忘”在选民名单上删去泛暴派选民的姓名,让该名泛暴派支持者可以一人投两票,严重玷污选举公平。

【贱招4 黑色恐怖】围攻竞选对手 骚扰助选团队

在煽暴派鼓吹下,黑色恐怖瀰漫香港逾5个月,即使到选举日,这股黑势力挥之不去地困扰着建制派候选人。昨日,香港文汇报记者直击民建联候选人李慧琼、工联会候选人邓家彪,及两人的助选团队无间断地被不怀好意者围攻。李慧琼遭社民连的梁国雄、吴文远等狙击,需要报警求助才能继续接触选民,邓家彪更被神秘黑色私家车跟踪,一度因为怕连累记者受袭而暂停访问。

长毛率助选团阻截李慧琼

参选土瓜湾北选区的民建联主席李慧琼昨日接连遭社民连成员狙击及滋扰。她上午在街站拉票时,吴文远驾开篷车“经过”,更辱骂李慧琼,李慧琼全程保持风度,以微笑回应。

接近傍晚,李慧琼原定见传媒讲解选情,对手梁国雄就刻意提早到场“踩场”,老屈李慧琼是修例风波的“罪魁祸首”,要求她立即向全港市民道歉,更称:“佢(李慧琼)咩暴力都反对,但就系支持警察暴力。”

李慧琼一直保持笑容,并在梁国雄助选团包围及叫嚷下泰然自若说“民建联的选情十分险峻”,但中途又被梁国雄打断说话。李慧琼即回应说选举是公平的,对骚扰行为感到非常愤怒。梁国雄仍“赖皮”回应:“你答我问题,你系我对手,你咪走!”

在一轮推撞及扰攘后,李慧琼举步维艰地登上私家车欲离开,但就再遭梁国雄及其助选团包围。其后,约十辆警车驶到现场,梁国雄等人即惊慌四散,李慧琼终顺利在助选团和义工的护送下离开。

驾车威吓邓家彪助选义工

参选水泉澳选区的邓家彪亦透露,自己多次遭黑衣魔滋扰,“竞选海报一张接一张的被破坏,我位于大围的办事处,自我报名参选后就遭到破坏,玻璃门被打烂,后来唯有转用木门。”

在访问期间,一辆车身贴满反对民建联海报的黑色私家车不断在拉票区域驶来驶去,其后更停泊在邓家彪团队附近。义工显得十分紧张,不停四处张望,似担心有人对他们不利。邓家彪亦决定中断访问,注视着私家车有何动静,担心连累记者受袭。

民建联将军澳健明选区候选人何博浩告诉记者,由昨晨5时多抵达健明邨一带拉票后,已经不下数十次被不明来历的人走上前用粗口辱骂,他们最常说的那句,便是“最无耻”加句粗言秽语,即使他懒理别人无理辱骂,但对助选团成员而言,心理不免还是受到影响。

【贱招5 辱骂挑衅】爆粗滋扰街站 动手攻击义工

中西区东华选区民建联候选人张嘉恩昨日在摆街站时遭滋扰:有自称是街站附近酒店员工者走近张嘉恩,以“街站用扬声器,宣传声音太大”为由挑衅,不仅口出污言秽语,更动手拍打义工。约1分钟后,有防暴警员到场调停。有见酒店男员工事后道歉,且甚为惊慌,张嘉恩助选义工最终决定给予年轻人机会,放弃报警追究,希望对方反思自己的言行,知错能改。

张嘉恩在摆街站时,突然有声称是附近的酒店员工走来,态度恶劣地投诉麦克风宣传声浪太大影响住客休息,并企图靠近张嘉恩,但实时被义工制止。

该自称为酒店女员工者态度嚣张、语气粗鄙叫义工及围观者:“你冇事行开啲囉!”酒店男员工则要求街坊“出示证件”云云。在理论过程中,气氛逐渐紧张,有关的酒店员工夹杂粗口声言有义工的手“掂到我”之后,即大力拍打义工手臂,防暴警员此时及时到场协助调停并调查情况。

被袭义工李先生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记者访问时透露,警方表示,若他要报警,可以即刻拘捕施袭男子,但李生多年来从事更生工作,希望能再给年轻人一次机会,且看到那年轻人被警察询问时表现甚为惊慌,并在警员警诫下道歉,遂决定和解,还与该男子握手言和,希望他可以反思自己的言行,知错能改。

【贱招6 冒名投票】票未投已登记 疑遭冒名攞票

有选民投诉,在前往所属选区票站投票时发现,自己的身份证已被登记,而票站主任向她解释称,该情况可能是涉及人为错误,又或者有人冒充其身份,并指虽然她依然能投票,但她的选票将会视为重复选票,在点算时此票不会计算在内。选管会主席冯骅指,会转介有关个案予执法机关跟进调查。

居住在沙田广源邨的选民吴女士向在场采访的媒体表示,自己昨晨9时许去到所属选区票站投票期间,在核对身份证时,有票站职员即向她称其身份证已被登记并已完成投票。

她续说,当时票站主任向她解释称,该情况可能是出现人为错误,例如票站职员核对身份时出错,又或是有人冒充其身份等许多可能性,并反问她是否已投了票。

其后,票站职员向吴女士称,她依然可以投票,但其选票将会视为重复选票,选票上会盖上“Tendered”的印章,该票在点算时不会计算在内,而早前已投的票将视为有效票。

吴女士对此感到十分愤怒,强调身份证是自己的,却被他人用来投票,又怀疑自己早前更换了智能身份证,其旧身份证被盗取做出非法行为。

吴女士其后向票站主任作出书面投诉,并表示保留追究权利。冯骅表示,会转介这些个案予执法机构跟进,实际情况需要调查。

【贱招7 抹黑诬蔑】王进洋“老相识” 诬蔑阿鼎违规

今届区议会竞争激烈,黑衣魔及煽暴派的蛊惑招数亦层出不穷。在昨日的离岛东涌南选区,争取连任的民建联候选人周浩鼎被一名自称是“当区居民”的男子诬蔑,向传媒声称周浩鼎的义工违规进入禁止拉票的范围拉票,及后该男子被人踢爆是周浩鼎的对手、报称独立的王进洋的助选义工。王进洋死口否认该男子是其助选人员,却“鬼拍后尾枕”说与对方相识多年。

该名自称姓古的男子昨日下午在接受传媒访问时声称,见到一名属于周浩鼎团队的“女义工”,带同一名90多岁的长者进入票站的禁止拉票范围,更在其耳边说:“投一号、投一号 ( 周浩鼎 )”。他声言已见过两次此情况,更称今次是“最多人见到”的云云。

惟他在受访期间,有人即踢爆他是王进洋的助选义工,惟他实时否认,声称自己“只是街坊”,不属于任何助选团,又辩称“好多人都识我姓古的”。王进洋也否认此男子是其助选人员,但在记者多番追问下,即爆响口说与对方相识多年。

【贱招8 造谣老点】造谣建制够票 误导人投废票

为了干预投票结果,泛暴派及其支持者不择手段,全日在网上散布多个假消息误导选民,企图阻挠建制派选民投票。有人昨晨就声称,民建联“已经够票”,着建制派支持者转投其他建制党派的候选人;“黄毒”上脑的艺人王喜更传播错误投票方法,误导选民“自制”废票。

在昨日投票开始不久,就有网上流传假冒图片,称“民建联早上7时半已经够票”,呼吁选民“集中建制票源 转投弱势建制”。事实上,7时半时投票才刚刚开始,更不可能开始点票,绝不可能得出“已经够票”的结论,明显是有人用阴招摊薄民建联的票源。

王喜就在自己facebook公然转载错误投票方法,该文帖以简体字“老点”建制派的选民在选票盖章后,在选票上写“加油”或“支持”等字句,或者一张票投多名建制派候选人,实际上这些做法都令选票作废,简直是“靠害”。在被人踢爆后,他即匆匆删除,但已对选情造成影响。

建制谴责泛暴派手段卑劣

泛暴派候选人及其支持者昨日使用各种卑劣手段骚扰各建制派候选人以至选民,各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及候选人都狠批,口口声声“民主”的泛暴派,用各种卑污手段破坏选举的公平,即使当选,最终都会露出狐貍尾巴,令当区街坊受害。

九龙城土瓜湾北候选人、民建联主席李慧琼:选举应该是公平的,对骚扰行为感到非常愤怒。

南昌北选区候选人、民建联郑泳舜:有义工及街坊反映,有人在投票站外重复排队,阻碍老人家投票;有不同政见的助选人及市民,在建制候选人拉票期间叫嚣更抹黑,对选民或参选人造成不公。

佐敦南选区候选人、民建联叶傲冬:今次不少选区都出现有人干扰投票的情况,行为离谱,影响选举公平性。无论最终选举结果如何,自己都一定会继续地区工作,服务居民。

西湾河选区候选人、新民党林梓鸿:西湾河最近发生很多暴力事件,威胁到区内街坊的人身安全。为了家园安宁,自己坚持迎难而上,会做一个街坊见得到、找得到的区议员,坚守社区服务,真正帮到街坊。

南区海怡西选区、新民党陈家珮:部分街坊已经因为担心票站会出现混乱而不敢前往票站投票,加上看见很多人扮排队,令真正的选民要排近一小时才能投票,令部分选民感到不耐烦而返回家中,这些阻人投票的手法恶劣。事实上,我的对手林浩波只有文宣,没有政纲可言,在宣传时都以抹黑为主,昨日其助选团亦以攻击性的言词来攻击我。对我来说,今次选举较以往更激烈,更艰巨。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珮帆:今次区议会选举有多区的票站大排长龙,但有市民向我反映,有年轻人排完又排,更有人假装找不到身份证拖延排队时间,企图阻碍长者及其他市民投票。很多长者投诉,排了一个小时仍未能投票,有长者因感到太累被迫放弃,幸好仍有长者坚持下午再到票站投票。也有市民因需赶上班被迫放弃投票。

对这些刻意阻碍他人投票的行为感到很愤怒无奈,亦觉得很不公平,狠批有人以旁门左道、卑鄙下流的手段阻人投票,是完全不尊重选举,“这样如何学人讲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