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区选后政治形势更严峻

从11月11日至15日,“黑色革命”持续了5个多月的暴乱达至最高点,香港中文大学变成“暴乱基地”,浸会大学、理工大学、城市大学、香港大学等也为暴徒所占领或控制;暴徒控制并瘫痪香港两大主要公共交通干线或枢纽——吐露港公路和红磡海底隧道;港铁东铁线、观塘线和荃湾线等一度全线停驶;全港学校被迫多日停课;8所大学取消本学期课堂上课,或者改为线上授课,或者宣布本学期提前结束;大学内地生撤回内地,其他一些国家的学生或交换生也纷纷离港。其间,一名男子在马鞍山港铁站追逐示威者,之后与在场市民口角,其间突然被人泼液体及点火,男子上半身着火,逾四成皮肤烧伤。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在11月15日下午在记者会上首次承认,香港不再是安全城市。

区选影响政治全局

然而,十分吊诡的现象紧接着出现了──从11月20日开始,暴乱渐渐降温,到了22日戛然中止。23日,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区议会投票日前夕,更如同当日晴空万里的大好天气,似乎持续了5个多月的暴乱恍如台风骤然离去。

这是“拒中抗共”政治势力的外国主子精心策划和指挥的表现。11月23日,5个多月来一直做暴徒协调和指挥平台的“连登”公开宣称,投票在即,它不再呼吁暴力行动。

5个多月来,“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及其外国主子,采取所谓“和理非”与暴乱相互配合的策略,坚持“五大诉求 缺一不可”,高喊“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逼迫特区政府撤回修例,归根到底是要夺取香港特别行政区管治权,进而,变香港为独立政治实体。“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及其外国主子明白,特区政府不可能完全同意他们的5项诉求,他们更不能指望中央允许香港被从中国分离出去。于是,他们把希望寄讬在昨日举行的第六届区议会选举和明年9月第七届立法会选举,如果他们拿下了这两个选举胜利,那么,他们就有可能夺得2022年第六任行政长官宝座。可以这样说,5个多月的暴乱以及区议会投票日前10天空前恶劣的暴乱,都是为了把分离主义和仇视特区政府以及香港警察的民意最大程度地激发起来,在区议会选举中先取一仗。

本文执笔时,区议会投票仍在进行。但是,鉴于下述,不难估计在点票结果公布后,“拒中抗共”阵营将宣称他们获胜。

第一,今届区议会是第一次无人自动当选。区议会选举共有479个议员席位,除27个是新界乡事委员会的当然议席外,其余席位由452个选区每个选区选举产生一席。从第一届至第五届都有人在无对手下自动当选,上届(第五届)自动当选的有68人。但是,今届1090名候选人竞逐452个议席,不仅第一次没有人自动当选,而且候选人之多为历届之冠。

第二,今届全部452个选区大部分有两大对抗政治阵营的候选人对垒,其中,8个选区出现5人混战。

第三,一批冒起于“黑色革命”的政治新人首次参选,他们标榜不属于任何政治团体,却不难让选民识别他们的政治立场。

由于以往自动当选者都被归入建制派,由于坚定支持特区政府依法施政和支持香港警察止暴制乱的爱国爱港中坚政治团体立场鲜明,所以,第六届区议会的政治力量分布与第五届区议会相比,会是对“拒中抗共”政治势力有利。

有人以为,区议会只是香港的区域组织,既没有立法权,也没有行政权,管的是地区甚至社区事务,即使让“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占了多数席位,对香港政治全局的影响不会大。这种观点,低估香港区议会已充分政治化,已是两大对抗政治阵营必争之地。

遏“独”或遇更大阻力

尤其,“拒中抗共”政治势力使用和控制暴乱的手段,反映美国和英国在香港已培植一支经政治斗争历练的政治队伍,既有文宣,又有打手,他们为5个多月来自以为得计的成果所鼓舞,在区议会选举后将把“黑色革命”推向一个新阶段。

他们将组织新的以“和理非”为标榜的集会,庆祝他们在区议会选举中的胜利,以更嚣张的声势坚持“五大诉求 缺一不可”。他们也将继续发动暴乱,逼迫特区政府接受他们“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的政治主张。必须指出,一些在暴乱期间高喊“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口号的激进分离主义者当选第六届区议会议员,让区议会成了“港独”势力“合法”表演的一个平台。可以预计,区议会将愈益政治化,遏制“港独”的斗争将变得更加艰巨。

美国参众两院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区议会投票前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充分暴露美国搞乱香港遏制中国的图谋。美国为香港暴徒撑腰,香港的“拒中抗共”阵营必定更投靠美国。第六届区议会被他们视为先胜一仗,华盛顿与伦敦勾结,将施加更大压力企图逼北京同意它们“共治香港”。

作者:杨 坚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