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输赢都只是新历程的开始 真心为港才能笑到最后

本届区议会选举尘埃落定,在暴力阴影持续、选举公平被破坏、社会高度政治化、外部势力深度介入的大背景下,建制派遭遇重挫。结果已经定格,新挑战才刚开始。认真总结成败得失,准确研判民意走向和社会取态,共同为“一国两制”行稳致远、为止暴制乱这个最迫切的工作而努力,应该是各方的共同任务。建制派的民意基础依然牢固,应该保持定力和信心,继续深耕社区,以更优质的服务为民谋福,争取更广泛民意支持;政府应积极引导民意,凝聚力量止暴制乱、恢复秩序;反对派政客切勿因一时胜利而忘乎所以、为所欲为,切勿将区议会高度政治化,须明白损民利益终被民意唾弃。心有光明必能拨开乌云,真心为港才能笑到最后。

此次区议会选举创下总投票人数和投票率的新高,是修例风波导致社会高度政治化和高度撕裂的结果,但绝不能解读为民意支持所谓“五大诉求”,更不能认为民意为暴力背书。从得票分布看,建制派获总票数约121万,较2016年立法会选举大幅增长30多万票;建制派得票比例超过41%,只比泛暴派的得票率少约16个百分点,仍然在6:4的惯常力量分布范围。只可惜建制派取得4成选票却只得1成多议席,很多选区以微弱劣势惜败,建制派及其支持者,还有不少市民难免都感到惋惜。

胜败乃兵家常事,选举自有输赢,但无论输还是赢都只是一个新历程的开始。只要冷静观察,进行符合香港实际情况的思辨和判断,就完全可以明白此次选举的结果早是定数,无需惊讶,更不致悲观。首先从选举的大背景看,持续5个多月的暴力运动,反对派无所不用其极,散播谣言,抹黑政府,误导操弄民意,令香港陷入高度政治化的泥淖,社会气氛极之不寻常,昔日的和谐理性已经被偏执狂热取代,有市民被焦虑猜疑情绪困扰,结果把对政府、警队的不正常的不信任、不满发泄到建制派身上。这是此次区选出现高投票率的重要原因。

其次,此次区选的选举环境对建制派极不公平,这一点是有目共睹的。不论选举的竞选工作,还是选举日的投票,各种针对建制派的显性隐性暴力层出不穷,包括光天化日下明目张胆行刺建制派候选人,打砸烧建制派议员办事处和设施,对建制派候选人、助选义工、选民均造成身心的巨大威胁,泛暴派和暴徒对建制派施加的选举压力、干扰,可谓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严重影响了建制派的选举工程和选情。

第三,外部势力和本港泛暴派政棍互相勾结,对本港选举干扰力度之大、范围之广,前所未见。美国国会在区选前“急就章”通过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对政府、建制派实施高压恐吓,造成政商界和普通市民的不安。此外,英国忽然翻炒驻港领馆前职员郑文杰内地失踪事件;澳大利亚媒体“适时”报道作为“叛逃中国间谍”的新闻,等等。这些招数的目的显而易见,无非想令不明真相的港人产生对内地的恐惧、反感,继而破坏选民对建制派的信任,左右区选的选情。

正是这种大背景和众多复杂特殊的情境,令各种不利因素叠加,出现对建制派极之不公道的选举结果也就不难理解了。明乎此,相信建制派就可以问心无愧,走出失落,尊重选民选择,以实力、以底气继续服务市民,保持建设香港的美好初心。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接下来,建制派在政治能量缩小、可运用的资源大幅减少的情况下,在痛定思痛、检讨不足后,必须尽快收拾心情,激发越挫越勇的斗志,以更扎实的服务,不断提升政治智慧和技巧,努力争取愈来愈多市民的支持,为未来打好翻身仗绸缪。就如2003年区选大败,建制派经过努力,很快收复失地。当年可以,如今建制派相信更有信心以坚定的努力再铸辉煌。

对于政府来说,止暴制乱、恢复秩序仍是当前最迫切任务。因为暴力不止、法治不彰、正邪颠倒,没有安定的环境,其他发展都是空谈。选举反映有部分民意仍被误导,对暴力危害的认识混沌不清,政府要主动积极讲清是非、正确引导民意止暴制乱,修补撕裂,把社会的精力都集中到解决长期困扰香港的深层次矛盾。这是摆在政府面前的课题,值得政府应该认真研究、落实。

至于反对派,取得占大多数的区议会议席,就要负起区议员服务社区的天职,选民把票投给反对派,是希望他们纾民困、解民忧、建设美好社区。反对派如果以为获得选民背书,就意味着民意支持所谓“五大诉求”、支持泛政治化、甚至认同“光复香港”,那就大错特错。反对派若骑劫区议会,罔顾服务市民的职责,把区议会变成炮制政争、反中乱港的舞台,选民肯定不答应,未来一定会用选票惩罚。

全港市民作为选举最大最重要的持份者,不论选举结果如何,广大选民、市民必须心明眼亮,看清求稳定谋发展才是香港的根本出路和福祉所在,应该旗帜鲜明、立场坚定支持政府和建制派止暴制乱、恢复秩序,集思广益为化解深层次矛盾出谋划策;监督反对派有否真心实意、尽职尽责履行区议员的责任,有否在取得权力后,迅速故态复萌,专事政争不事建设;广大选民、市民更应坚决抵制外力干预香港,不容内外势力暗通款曲,把香港当作遏制国家发展的棋子,这关乎香港的命运和700万人的福祉,广大选民、市民必须对自己、对香港负责。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