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政治化扭曲区选结果 须严防地区管治变质

--区选痛定思痛系列社评之一

在修例风波严重影响下的今届区选,录得创纪录的293万多名选民投票,投票率超过7成。很多基本迹象显示,在极不寻常的社会气氛影响下,在泛反对派的误导煽动下,不少选民只看候选人政治立场,不问政绩和素质,把投票当成一次政治表态,结果完全扭曲了区选的本质属性。令人担忧的是,这个选举结果,令泛反对派可以骑劫区议会,将本应专注社区民生的地区管治,变成高度政治化的争拗场,并且以所谓“民意授权”作为政治资本,在更大的政治层面狙击政府施政,步步进逼抢夺香港管治权。此次区选凸显是非混淆、正邪不分的严重后果,如何让更多市民走出扭曲的政治化泥淖,是摆在政府和社会各界面前的严峻课题。

分析今届区选的基本数据,可以发现高度政治化、高度政治取态对立的端倪。从总投票人数和投票率看,超过293万和71%的数字,均较往届区选或立法会选举大增。与2015年区选相比,今届区选多了148万多人投票。根据基本资料统计估算,本届约121万票投给了建制派,人数增加了大约45万;约165万票投给了泛反对派,人数增加了约113万;而投给独立人士的总票数,从约15万减少到大约6万,独立人士的总得票率更从约占10%大幅下降到只有2%。建制派得票增加很多,泛反对派得票增加更多,独立人士得票大幅缩减。

分析与此相关联的具体候选人胜负结果,更可以发现极其严重的政治化投票取态。周浩鼎、郑泳舜、张国钧、刘国勋、麦美娟、田北辰、何君尧等很多建制派重量级“双料议员”,尽管得票都比上届有不同幅度的增加,显示他们的工作实绩获得更多选民认同,但仍然落马;而他们的对手大多是“政治素人”,地区服务成绩很少甚至全无,只靠打着“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等政治旗号,便以高票胜选。更离谱的是,泛反对派的当选者中,有部分是“连登仔”激进派候选人,甚至有参与暴力运动而被捕的人亦成功当选。

可以说,今届区选之所以出现超高投票率,出现反常结果,根本原因在于反对派过去近半年持续炒作“反送中”的政治议题,煽动“200万人大游行”、散播“警察打死人”“性侵学生”等谣言,令香港陷入严重撕裂、充满仇恨的政治亢奋状态;美国国会在区选前“急就章”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英国忽然翻炒驻港领馆前职员内地失踪事件;澳大利亚媒体“适时”报道“中国叛谍”新闻。内外势力互相配合,令本来专注社区建设的区选变得高度政治化,不少选民受政治情绪驱使,投票根本不问是非实绩,将受误导煽起的政治不满发泄到建制派候选人身上。

经此一役,泛反对派取得区议会的主导权,社会高度关注:他们会否颠覆区议会咨询架构、服务社区的性质,以各式各样的活动操弄“五大诉求”“光复香港”,乃至有“去国家化”等意涵的政治议题;会否借各种名堂的“黄色经济圈”,扶植、控制他们属意的商户、业主立案法团、街坊福利会,巩固选民基础,同时打压不同政见团体和人士,以图进一步削弱建制力量;会否利用区议会的资源“聘请手足”,包括聘请因参与暴力运动而被捕、检控或定罪之人,培植更多反中乱港的接班人;会否在日后公共房屋、基建、社区事务上,全面狙击政府施政。果如此,区议会变质、社区政治化,全港18区从此难得安宁。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