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建制派一定可以赢回议席

2019年区议会选举在周日顺利完成,受到“修例风波”的影响,建制派在今次区选的成绩令部分人感到意外和失望。然而,大家若非把焦点放在议席多寡之上,而是从建制派在今次区选的得票比例,再把香港人口的组成及成分、历届的投票比例、香港的舆论生态,以及今次区选其实是一次非常选举的各项因素,通通计算进去的话,便会明白建制派今次在区选失利,实在是非战之罪,而且成绩其实比想象之中理想。

其实,不少人在分析今次区选的成败得失之时,往往只会谈近因,却忽略了一些深层次的问题和矛盾。事实上,要探讨香港选民的投票意向,必须先从香港的人口构成谈起。我们必须知道,现时香港人口的主要成分,乃是在改革开放之前,从内地移居过来。基于内地在改革开放之前,历经不少政治风波,造成这批移民对内地本来便有牴触情绪;他们培育的后代,也会受其父母辈的影响,对内地产生牴触情绪。

另一方面,香港回归之前的港英教育,也使到这种牴触情绪进一步强化。回归前的这一套教育体制,本来应在回归之后展开改革,并需在校内展开国民教育,但是香港在实行“一国两制”的情况下,香港教育政策在基本法第136条的规定下,只能由特区政府在原有教育制度的基础上自行制定,国民教育又在2012年搁置之后,至今尚未计划展开,形成香港的教育制度至今尚未“解殖”,从而成了反对派向下一代灌输反中意识的温床。

除此之外,香港的主流媒体及新闻工作者,一直都是立场偏颇。他们在过去已一直进行选择性报道,经常把报道焦点放在内地的负面消息之上。直到今次“修例风波”,他们更是变本加厉,暴徒袭击警员、四处破坏的画面,他们要不轻轻带过,要不只字不提。与此同时,他们还经常性报道暴徒所传出来的谣言及不实信息。至于网络生态方面,基于社交平台的设计特性,加上平台管理者在暗地里,其实也有搞舆论审查,使到网民只会接收到立场偏颇的信息,并形成回音墙效应。网民和读者长期接收立场偏颇的舆论资讯,其政见及投票立场亦自然难免受到影响。

是故,不论在教育还是舆论生态的层面上,爱国爱港阵营都难以展开宣传工作。问题是,今届区议会选举的胜败关键不在于候选人的地区工作是否做得扎实,而是在于候选人政治立场、意识形态,以及怎样利用宣传诱导舆论。过去建制派能在区选处于上风全因地区工作做得扎实,加上社会没有重大政治争议,多数选民会把着眼点放在候选人政绩之上。

逆境下建制派得票率不减

当社会出现重大政治争议,反对派便会挑起支持者的反中意识,藉此攻击立场上爱国爱港的建制派,投票率亦会受其刺激而飙升,加上区议会选举一直采用单议席单票制,自然造成建制派在区选中失利。为此,有意见把问题归咎政府提出修例激起反对派支持者的投票意欲,这不过是区选失利的近因,香港的意识上层建筑被反对派控制,跟回归后的政治上层建筑排斥,才是根本性因素。

更重要的是,今次区选举行之前,暴徒不断在各区四处捣乱和破坏,他们破坏建制派的议办及宣传物质,甚至袭击建制派候选人及其助选团队,使到建制派根本无法正常地展开拉票工作。到了投票当日,他们又四处散播谣言,甚至组成所谓的“排队师”,投完票再回到队尾排队,藉此窒碍老年选民投票。由此可见,今次区选根本不是一场公平的选举。

值得一提的是,建制派在拉票工作严重受阻,选举公平性又受到反对派破坏的情况之下,仍能取得118万票,占整体投票率四成,跟过去历届的立法会选举得票比例相若。不少选区的得票,更是比上届有所增加。可见建制派的议席减少,主因在于区议会采用胜者全取的简单多数制。

那么,民意在持续暴乱之下,又有否出现逆转呢?这个问题,有两个因素需要考虑。一是投票率今次虽然高达七成,但是合资格而没登记的选民,也达百万之众。是故,我们实在不宜单纯把今次的区选结果,看成是香港主流民意的反映。此外,建制派在一场拉票工作严重受阻的不公平选举中,仍能取得4成选票,部分选区得票更是有所增加,已足以证明部分选民因为不满暴徒四出破坏,而转投建制派。假若反对派继续纵容暴徒捣乱,民情逆转的情况,一定会更为明显。

来源:大公网 作者:温滔淼 时事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