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反对派成功争取香港受制裁

美国总统特朗普11月27日签署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和《保护香港法案》。鉴于当前美国国内反华情绪高涨,特朗普在2020年大选前夕将那两项法案签署成法,就一点也不令人意外了。

中美两国之间本来并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特朗普上台以来,大幅调整对华政策,视崛起的中国为敌人,把一批极右的反华人物引入他的管治团队,发动对华贸易战,挑起在科技领域与中国的恶性竞争。而国务卿蓬佩奥不仅把美国外交工作“中情局化”,还与美国的其他反华政客不断抹黑中国,包括在涉港问题上。

中国无意挑战美国,但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成法后,中美两国关系实际上已经进入了新的冷战阶段。那两项涉港法案旨在干预中国内政和香港事务,是美国人在新冷战时期的工具。

与美苏旧冷战不同,中美新冷战更多涉及拚经济和软实力较量,其次才是武器装备的竞赛。由于中国产能和市场都很大,国力增长持续,美国涉港法案成法对内地经济、社会稳定和外交领域等的影响微不足道。

香港人成反对派祭品

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是中国的一项国策,实施“一国两制”整体是成功的,也成为了香港居民的最大公约数。但美国并不愿意看到“一国两制”能在香港顺利实施,暴徒是香港当前暴乱的前台表演者,而美国人的掺和则是动乱的重要因素之一。

美国的那两项法案对香港的影响比较负面。首先,那些法案开宗明义视香港当前的暴动、暴徒的杀人放火等同“人权”和争取民主的行为,颠倒黑白。而特朗普甚至发表声明,希望中国领导人与暴徒展开谈判,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为分离主义者张目。

其次,法案要求美国国务卿每年审视香港的自治情况和单独关税区的地位,干预香港内部事务之余,还针对深化“一国两制”和发展大湾区等中国政府的重要政策。此外,那两法案要求制裁“打压香港基本人权的人士”,涉及面还很广。企图通过威胁手段,约束特区政府止暴制乱的努力,公开支持中国境内的分离主义活动,严重侵犯中国主权。为此,香港的一些反对派人士却高兴得手舞足蹈。

由于境外的敌对势力的干预,激进反对派有恃无恐,眼下香港的动乱只可能暂时平息,局面却难以平静下来。加上经济和市场的波动,香港受难在所难免,不仅商界会吃亏,许多行业的从业员也会吃一些苦头。

在当前的国际博弈中,美国的影响力在下降,而它抑制中国崛起的企图又是路人皆知。因此,个别西方国家或许会考虑仿效美国,但估计多数国家都不会跟随。甚至连许多美国人都不知道,他们的国家几年后又会有些什么对华新政策;而黄之锋所期盼的“西方骨牌效应”,可能性应该并不大。

中国多个政府部门和特区政府都表示了对《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反对立场;接下来,有实际意义的反制措施则更值得观察。香港曾受港英统治一百五十多年,中央政府应对外国势力挑战,无疑也等于让市民有一个感性认识,自己的国家是否已经真正崛起。

香港动乱至今已经延续近半年,或许人们也会反思:如果再拖拖拉拉,“口水多过茶”,而本地矛盾又不能解决,香港未来或许还需要面对更严峻的国际环境。

来源:大公网 作者:童 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