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建制派保持初心,必可重掌大局

随着区议会选举结束,一些大是大非的界限被严重混淆,有必要澄清,还区选公道。

选举结束后当局声称:“我们都很高兴见到11月24日的投票、点票以至产生当选的区议员,整个过程都是顺利有序的。”但是,这场选举真的是没有问题、符合法治、公正的选举吗?

当局只是选择性强调选举日及选前几天没有大型社会暴乱,刻意排除暴徒几个月来对建制派的恐怖威胁、暴力噤声、“私了”报复等“寒蝉效应”。今次选举的安全、公平、公正、公道毫无保障,反对派利用暴乱、打击对手、恐吓威胁、网络欺凌、连登催票、蓄意翻盘、改写版图;其次是美国牵头插手,“台独”支持,内外勾连;再次是选举提名把关时,刻意纵容“港独”分裂分子和现行暴徒可全数参选,除DQ黄之锋外全部入闸,许多暴乱分子什么选举工程都没做,便可击败连任几届的议员,真是荒谬至极。因此,这次区选无论结果和过程,都是一次绝对有问题、不符合法治、不公正的选举。

对政府不满转嫁建制派

今次区选的选举环境对建制派极不公平,市民对政府止暴制乱无作为的不满发泄于建制派身上。当局对止暴制乱举棋不定、拖泥带水,但建制派绝非为政府保驾护航的“保皇党”,建制派促请政府应用尽一切方法止暴制乱,狠批政府5个月以来回应暴乱“只有一个字,就系慢”。建制派向特首反映市民对暴乱持续感到非常担心,促请政府成立“止暴协调中心”,由特首带领问责团队以至整个政府,发动全民参与止暴制乱运动,又促请政府增聘警力,调配人手,令止暴制乱工作更有成效。例如,在蒙面暴徒肆虐下,建制派一直游说政府推出“禁蒙面法”没有获得正面回应,才组织跨党派、跨界别的推动组,促请政府要尽快使用任何一切可行方法止暴制乱,包括引用《紧急法》立“禁蒙面法”,几番争取,政府才采纳了建制派的建议。

暴徒在11月初发动的中大暴动,留守中大二号桥的暴徒向外发话,如果政府确定如期举行区选,他们可以重开二号桥及吐露港公路。挟持了来回新界中、北部交通枢纽的暴徒,为何只向政府提出如期举行区选的简单诉求?当局所称“在各方努力下成功举行选举”,是否主要是应反对派要求?

现行法例已有押后区选的机制,根据《区议会条例》第38条,特首若是认为区选举行前、投票或点票期间,相当可能受骚乱、公开暴力或任何危害公众健康或安全的事故妨碍、干扰、破坏或严重影响,便可宣布押后选举14日。至于特首宣布押后区选的14日,选举若然仍是受到骚乱、公开暴力或其他危害公安事故影响,特首可以再按照第38条的规定,再次押后选举。只是区选若未能在来年1月1日顺利举行,区议会便会出现空窗期。根据政制及内地事务局主事官员的说法,届时当局便需向立法会提出修例,将选举进一步押后。

“选举公平关注组”要求政府先采取紧急措施止暴制乱,确保社会恢复秩序回复理性,才进行区议会选举。由于当局不肯接纳“关注组”要求“先平暴、后选举”的建议,便铸下颠覆性的错误。

得票增加岂是“连根拔起”?

为了打击建制派士气,反对派散布区选建制派被“连根拔起”的谬论。例如,有指建制派一败涂地,三十年建立的地区势力被连根拔起,要是“民主派”的地区工作做得好,建制派以后在地区上难有立足之地:“建制派过去十分倚赖桩脚模式,但如今大部分桩脚给人连根拔起,往后又可靠什么呢?”认为建制派遭连根拔起,多年来区议会由建制派控制的局面,一夕间翻天覆地。

但是,建制派候选人在黑色恐怖下奋战,基本盘并没有流失,更没有被“连根拔起”,反而进一步巩固,建制派总体获123.5万票,较2015年增加逾44.1万票,增幅55.5%。只是由于在单议席单票制的选举制度之下,建制派的议席大幅减少,建制派取得四成二选票却只得一成多议席,这实在是“非战之罪”,这使建制派及很多市民都感到惋惜。

建制派不会因为一时失利而放弃多年来在地区的根基,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只要建制派保持初心,继续扎根社区,卧薪尝胆,百折不挠,愈挫愈勇,沉着应付明年和以后的连场选战,定能走出困局。 

来源:大公网 作者:杨莉珊 全国政协委员、九龙东区各界联会常务副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