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建制派要自我革新再发展

2019年11月24日进行的区议会选举为建制派带来“大地震”,此次选举无论是在投票率(71.23%)、反对派获得区议会席位(在合共479个议席当中取得389席,占81%)来说都是创下破天荒的纪录;不只是香港范围的纪录,放在全世界来说,也是一大纪录。许多选区的参选人票数差距并不大,徘徊在100至4、5百票之间,亦有许多多年耕耘地区工作的建制派参选人被俗称为“空降兵”的反对派参选人所击败,结果出乎意料之外。因此,对于此次选举投票,不少人士称之为“政治立场表态投票”。甚至有部分坊间论调亦出现不少类似:“只要是民主派参选人,无论有没有做好地区工作,也能获胜……”之类的说法。

按照候选人得票比例来说,建制政团及泛民政团依然维持四六之比,虽说和过往的选举结果相似,但相信许多建制政团及其参选人均会认为“四六比”不应该成为一条“合格线”,而是要勇于突破“上限”争取更多市民认同,这样才是保护“胜利果实”的最佳方法!

抢夺“公民社区”

地区工作确实是建制派政团的强项,但按照传统地区工作模式是否能够真正在香港公民社会化程度日益提高的情况下争取到更多社区人士支持?或者换个说法便是:原有的地区工作模式亦需要进行“自我革命”。我想这是建制派政团需作出思考的问题。

建制政团的传统地区工作模式是以区议员作为政府和社区的“中介”,收集好社区民众的意见,以去信或联结地区人士向政府部门请愿的方式进行,最终可以落实的社区项目自然是可以冠上“成功争取”的光环,但不能落实的社区项目便会“唔得都无办法,始终区议会系谘询架构”。

香港社会公民化程度随着不同政治运动持续提高是不争的事实,在各个社区,民众亦热衷“发声”,为自己、为身处的社区争取包括民生及基建设施的权益,在未来,这也是必定会蔓延全港的趋势,而对于建制派政团来说,地区工作亦需要步向“公民社区,共同争取”的模式。

何谓“公民社区”?便是将每一个社区人士对地区议题的积极性调动起来。我们可以想象,一个区议员可以说是一个社区领袖,过去的时间,这种社区领袖的“内阁”是以区议员助理,地区民间社团为主,但是在未来的时间应当将这个团队扩充至“人人参与”的程度,扩大“战略纵深”。例如频繁举办“地区议题公听会”、“谘询会”并利用网络平台进行直播,让线上、线下的社区人士均可以参与其中;就不同地区议题主动成立“关注组”,将当区的“整体民众”有效分流到各个地区议题的“关注组”上,这样一来,区议员收集的意见会更全面、准确及具有更大“民意基础”,二来社区民众会随着可以为关注的议题而成功发声及参与计划、争取的过程而建立起自己也是作为“社区持份者”的意识从而增强自己对身处社区的归属感及对当区议员的认同感。

此外,每一位区议员所服务的社区均有其特色及文化,这些特色及社区文化也会成为该社区的“核心价值”,作为区议员,亦应该积极发掘这些“核心价值”并为此进行维护、传播、发扬!这些社区的“核心价值”有可能是一颗历经百年的老树;有可能是一段被风雨侵蚀数十年的“长命梯”;有可能是一间廉价美味的面包铺、小食店;有可能是一片陪伴着许多社区人士成长的足球场、篮球场、游乐园;有可能是一间装修陈旧但“茶香奶滑”的茶餐厅;有可能是一个个曾经为这个社区及区内作出过建设贡献的人等等……这些均是每个社区的“核心价值”的重要组成部分,亦是社区人士均会认同的人、事、物!透过发掘、传递这种属于每个社区的独特“核心价值”,必定是能够获得当区民众的认同感及支持。正如以宏观角度看香港社会的核心价值,例如:法治、言论自由等等精神难道不是无论建制或反对派均会认同支持的“核心理念”吗?

胜败是选举常事!没有永恒的失败!哪里跌倒,哪里爬起!

未来四年,社区在期待,香港市民亦在期待!期待着更好、更贴身、更建立、实现到个人价值的地区服务!

未来四年,建制政团应当要视为是令自己“进化”的四年,让建制政团进行一场选举以外,于地区工作模式上进行一场轰轰烈烈的“自我革命”再重新出发吧!

来源:大公网 作者:丁政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