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反对派撑暴将更有恃无恐

今次区议会选举,建制派落败的主要原因,一是政府连累;二是未能因时而变。

政府当局的连累因素是十分明显也无奈。反修例的事端初起是特区政府把修例视作行政措施,没有政治的考虑与醒觉,其后的处理还心存侥幸,拖拉犹豫,让对手有充足的时间和空间来部署和调整战术进攻。结果是对手在海内外和香港内部的全面总动员,把缺乏智慧和能力的特区政府无论在维持香港治安、保障社会运作,以至维护本身的声名形象和内部团结等,都被冲击而近乎全面崩溃。若不是中央政府在后力撑,可能一早已向示威暴乱投降,把香港的治理权拱手相让。

这样的表现、这样的心态,怎可得到民众的支持呢?建制派一直与政府站在同一阵线,民众对政府长期施政的不满和怨恨难免转嫁建制派。

建制派不能说在选举中不努力,却在示威暴乱的威逼下,政府无力保护,选举工程受到破坏与抑压。结果还是保住了选民的支持,票数还有增长。但是,选举的真正战场不在票站,而在票站外的社会大势。

在五个多月示威暴乱中,消极应对不敢与暴徒抗衡,使暴徒们在香港各区如入无人之境,肆意施虐,制造黑色恐怖。没有社区自保,也没有在舆论与之争夺,满以为低调便可保住选举。可即使保得选票,却在社会大势全面失衡,让反对派可以在选举中增加了一百万的支持票,以为非政治化可以争取更多的选票,结果让对手的政治化把中间选民抢走。

这两个主要原因,若不扭转改变,明年立法会选举或可以靠比例代表制减少失败,但劣势已成,只怕在往后一年内形势会更加恶化。

在区议会选举胜利之后,暴乱未必会减少或平息,而会有机会像过去每次大示威之后暴乱再起,也更激化。在媒体吹嘘民意支持之下,政治要挟将会加强,重点相信是要特赦犯罪者。若政府与警察还是以克制为主,放弃理大一役胜利的战术,遍地开花的暴乱,再无区议会选举的顾忌,反而可号称取得民意支持,肆无忌惮的程度会只增不减。

新当选的区议员可能大批出动冲击和抑制警察,还可能带上更多的大中学生暴徒。止暴制乱不仅会难以推行,且会面对更大的冲击。

区议会选举失利,反对派便取得庞大的政府资源来冲击明年的立法会选举,也可在香港社会深耕其反中乱港的组织和人脉。香港精英中附从者不少,他们的势力会进一步扩大,会成为对“一国两制”和中央政府在港的主权治权的重大挑战。在中美矛盾日剧之际,建立起攻击中国的桥头堡。

因此,特区政府、建制派需全面革新。一是防范内奸,另一是进行改革,提升与敌战斗和在港建设的能力,特别是战略战术,也包括研究创新能力。

面对着美国的策动和全球的配合,香港再不能只靠消极力量,须重整战线,重组战斗队伍是百务之急。

来源:大公网 作者:陈文鸿 香港珠海学院“一带一路”研究所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