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香港网媒揭8.31太子站6“死者”健在

■大批防暴警昨日在太子站戒備,並一度舉起藍旗警示。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大批防暴警昨日在太子站戒备,并一度举起蓝旗警示。 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泛暴派一直疯狂造谣,包括声称警察在8月31日于太子站“打死人”,连续两个多月将太子站B1出口装饰为所谓“灵堂”,借此不断散播仇警思想、煽动市民上街。有参加今年区议会选举的泛暴派中人,更声称要成立委员会调查“警暴”。网媒《传真社》就采访了当晚47名被捕者,包括6名网传“遇害”者,同时透过其他被捕者互相核实说话内容,证实所谓“死者”均在清醒状态下被送往医院或警署,令泛暴派的谣言不攻自破。

8月31日,在太子站观塘线往调景岭方向的车厢中,有黑衣魔与市民发生争执继而动武,警方接报后到站内执法并拘捕44男8女。事后,有人在网上疯狂造谣,称有6名黑衣魔当晚在太子站“遇害”,其后更经常散播所谓“警察打死人”的谣言。

尽管警方、消防、医管局、港铁均在记者会上一再澄清当日站内并无死亡个案,但仍有大量“戏子”在太子站设“灵堂”,藉机煽暴仇警。

通过口供纸等证实身份

不过,谣言始终敌不过真相,《传真社》早前成功与该6名网传的所谓“死者”接触,并通过其口供纸、被捕者通知书等文件核实其身份,加上其他被捕者描述的情况,证实该6名所谓“死者”在离开太子站时均神志清醒。

《传真社》在报道中指,该6名网传的所谓“死者”,包括晕倒后接受心外压急救的身形肥胖男子(被捕者A)、惊恐症发作男子(被捕者B)、身穿黑色盔甲男子(被捕者C)、黑衣蓝裤男子(被捕者D)、黑衣男子(被捕者E),以及被速龙制服时疑似失去知觉的男子(被捕者F)。

被捕者A于L3层荃湾线月台的车头位置被速龙制服并绑上索带,其后由防暴警察看守。其间他突然晕倒失去意识,警员为他剪断索带并施以心外压。该名男子便回复清醒,有警员随后喂他饮水,过一会他吐了出来。

有人惊恐发作后清醒送院

之后,有4名消防员出现,仪器测量被捕者A的身体状况,救护员后来到场接手治理。该名男子与其他被捕者及伤者一同乘坐特别列车前往荔枝角站,再转送医院诊治。

被捕者B在L3层月台直上大堂的电梯被捕,其后被绑上索带。他随后因惊恐症发作而双手放在胸前无法动弹,4名至5名消防员到场为他治理,着他放慢呼吸。

救护员后来到场接手治理,最后经荔枝角站转送医院诊治。报道指,最少10名其他被捕者确认,该名疑似惊恐症发作男子全程神志清醒,并没有晕倒。

两“失踪者”获证现身警署

网上传得最疯、两名被捕后“不知所终”者为被捕者C和D。《传真社》访问多名被捕者,确认该两名男子和他们一同乘坐特别列车前往荔枝角站,并曾在葵涌警署见过该两人。《传真社》之后更找到被捕者C和D,前者称保释后自行到医院看诊。

被捕者E于L3层荃湾线第五卡车门对出金属门被警察制服在地上,由于现场传媒拍摄该位置时受到阻碍,因此惹来质疑他已被警方打死。不过,《传真社》综合在同一位置被捕的4人的描述,发现虽然部分人有受伤,但由拘捕至离开太子站期间全部清醒。随后,有关人等一同乘坐特别列车前往荔枝角站,再转送葵涌警署。

最后,被捕者F于一条上L2层的电梯前被速龙警员制服在地上,其间一度眼神放空,嘴巴微张,没有反应。

《传真社》翻查多段传媒及网上影片,发现该名男子后来回复清醒。被捕者F后来亦称,自己被警察制服时失去意识20秒至30秒,但隔了一会已经醒来。

现场混乱难点算 伤者减三有原因

■人群昨在燒衣期間,一度有消防員到場了解。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人群昨在烧衣期间,一度有消防员到场了解。 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警方8月31日晚上于港铁太子站展开拘捕行动,消防处其后公开当晚记录,伤者数目由10人改为7人,减少3名严重伤者,泛暴派即将之视为“证据”,称太子站“打死人”,更在太子站B1出口设“灵堂”。《传真社》在采访当晚47名被捕者后尝试重组当晚站内情况,发现救护员点算伤者数目的过程混乱,如最少10人曾表示不适,但在离开太子站后并无送院,某程度上已解释了伤者数目改变的原因。

据《传真社》报道,当晚11时42分,首名入站及上报10名伤者伤势分级的见习救护主任汇报正在前往现场点算伤者人数,4分钟后再汇报约有10名至15名伤者,要求派5队急救队到现场增援。

午夜12时01分,该救护主任进一步汇报现场共发现9名伤者,包括有人头部受伤、气促及脚扭伤,14分钟后汇报增至10名伤者。

至12时23分,多队救护员在港铁职员与消防员协助下,由E出口进入太子站,但进站后只处理过7名伤者,凌晨1时02分,见习救护主任汇报确定共有7名伤者。

主任报10人 区长报9个

报道并引述有受访伤者指,自己上担架床后有一名身穿白色制服、未知是警察或救护员的男子大喊“7个,7个伤者”,又问照顾该伤者的救护员:“是否总共7个?”有救护员其后私下说,“真搞笑,你们负责点算的,是你们告知我们要出多少人和车,竟然倒转问我们。”

《传真社》指,除了该救护员点算伤者的数目多次更改,在站内执勤的消防员亦计算到不同伤者人数。见习救护主任确认有10名伤者后不久,一名助理消防区长向控制中心汇报月台有9名伤者,其中两人头部受伤及1人气促,其余伤者轻伤。见习救护主任于12时15分汇报有10名伤者,但同一分钟一名救护总队目向中心汇报,太子站E出口有一名不知何等职级警员称站内没有伤者。

九龙多区现魔踪 堵路烧衣拉人链

黑衣魔乱港之心不死,配合泛暴政棍参加区选沉寂数日后又兴风作浪。昨晚,一批蒙面黑衣人藉不同名义上街搞事,有人翻炒8.31“太子站死人”谣言在旺角堵路叫嚣,有人以“声援理大学生”为名在九龙湾拉人链,有人则以“光复区议会”为名在黄大仙搞“祝捷会”扰民。其中,数十名黑衣魔在旺角警署对开堵路瘫痪交通,上演撒溪钱烧衣闹剧,又以激光枪照射警署挑衅。大批防暴警到场戒备及举旗警告无效后,发射胡椒球弹进行驱散,最少一人被捕。直至深夜,黑衣魔仍不断“快闪”与警对峙。

太子站摆“祭坛” “快闪”围警堵路

尽管所谓“太子站6人被杀”谣言早已被笃破,但泛暴文宣昨日仍煽动一众黑衣魔,于昨晚以“悼念”8.31“太子站死人”发生3个月为名到太子站集结。晚上8时许,一批蒙面黑衣人响应号召到达港铁太子站B1出口对开摆“祭坛”,燃点起蜡烛及摆上白花,有人在行人路边烧衣,消防员一度到场到场视察,防暴警到场清走花坛及清理香烛冥镪。港铁职员为安全起见,提早将部分出入口关上铁闸。

随后,黑衣魔开始搞破坏和堵路,分别打开雨伞阵作掩护将太子站C1出口铁闸用胶索带綑绑,又搬来洗衣机、铁马、卡板杂物等堵塞弥敦道、太子道西,不断以激光枪照射警署作挑衅。在场一带交通严重瘫痪,车辆纷纷需要掉头离去。

半小时后,数辆警车驶至弥敦道旺角警署对开停下,大批防暴警落车布防,举旗警告无效后,发射胡椒球弹及胡椒喷雾驱散人群,最少一人被制服拘捕。

防暴警在人群四散后,随即将堵路物件清理恢复交通,但因仍有黑衣魔分散附近一带行人路蠢蠢欲动,并以“快闪”形式不断散散聚聚与警方对峙,直至深夜仍未平息。

差不多同一时间,在上周日区选胜出黄大仙区所有议席的泛暴派,于昨晚7时发起到黄大仙广场举行“还神祝捷会”,但又声言要与“勇武派”割席,声称要“和平散”。集会有数百人参与,不见有黑衣蒙面人出现,有人上台致辞,开香槟庆功及切烧猪还神,集会至10时许结束。

尽管理工大学已经清场,但昨晚9时许,仍有人以声援理大学生为名,在港铁九龙湾站外观塘道筑人链叫口号,但和应者寥寥可数,仅有数十人出现,不足1小时疑众人因感“无瘾”而四散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