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没有暴徒,何需防暴?

文|冯炜光

黄蓝是政见, 是非是良知﹗ 你可以政见不同, 但不能没有是非之心。今天有人发起「守护孩子」,谴责警方使用催泪弹, 其实是没有是非之心的极致,背后是利用一般人对学生、孩子有天然同情的情结, 把一切责任都推给警察,以坐实「警暴」的口实。

只要细心看由6月9日以来的冲突片段, 有哪次不是警方因应有人冲击,故要放催泪弹驱散?对!是驱散,因为这正是催泪弹的作用。

大家不妨回想今年7月1日被打个稀巴烂的立法会、10月被打个稀巴烂的又一城商场、11月中大和理大被暴徒搅到蛆虫遍布。至于警员、市民受伤方面,7月沙田新城市广场, 警察在执法时被暴徒咬断手指;10月时有防暴警察忽然被一名暴徒「割颈」,差点丧命;11月又有负责传媒联络的警员在理大现场协助传媒采访时, 竟然被理大内暴徒射出的冷箭射中小腿。还未计暴徒们在街上多番袭击不同政见人士,今日(12月1日)凌晨又有市民因清理路障,被暴徒打个头破血流,晕倒在地。

暴徒在过去6 个月对社会的破坏, 已到了无法无天, 罄竹难书的地步。今天,如果你还支持暴徒, 利用普通市民对学生天然同情的情结, 只有一个原因:你冇良知,冇是非之心,冇恻隐之心。因为你为了让暴徒继续放肆,煽动仇警言论,令市民无法有路行(因为路被堵了)、无法顺利返工(因为地鐡门被阻塞了)、子女无法安心上学(因为连保姆车也被扔汽油弹)。此情此境, 你还要说警察不应放催泪弹,那警察只能用其他武力了!

倘若我是邓炳强, 面对这些「投诉」,那很简单,下次不用催泪弹, 用震撼弹、木弹、甚至真枪实弹, 因为当暴徒大肆使用燃烧弹、镪水弹、及冷箭时, 香港警察武力实在太不相称。我们香港警察是名副其实的「克警」——过份克制的警察,又或者正确称呼应为「仁警」——相当仁慈的警察。不信,你去美国任何地方试用今天香港暴徒的方法,我相信你只需买单程机票, 如果美国让你入境的话。

(大公文汇全媒体新闻中心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