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黑暴"黄医"大揭秘 "调理浓雾散"传服后兴奋疯狂

图:大公报记者自称“受伤暴徒”,接触到其中一名“黄医”,并到隐秘工厦单位取得古怪药散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持续近半年的暴乱未平息,“黑暴”幕后有盘根错结的纵暴网络。有本应救人的医者,自甘堕落沦为暴徒帮凶。网上有telegram群组声称为暴徒免费提供诊治及药物,甚至有人在暴乱现场及大庭广众免费派发“调理浓雾散”及精油,声称可提神及缓解催泪烟的气味;甚至还有人提供形似血浆的“紫云膏”搽面,用以嫁祸警方。《大公报》记者自称“受伤暴徒”,接触到其中一名“黄医”,医师诊症前一边针灸、边看暴乱直播,专业水平存疑,最后虽分文不收,但着记者前住一处隐秘工厦单位“取药”。古怪药散配方不明,网传怀疑含有兴奋剂,而狭小的工厦单位内竟有年轻男女共处一室“诊症”。

“国难忠医”(现称“若水忠医”)表面是中医生组成,其背后有任职医院的“黄医护”撑腰,与另一个telegram频道“后勤医医”是蛇鼠一窝,声称向暴徒提供免费医疗,是“一班医院护士与国难忠医嘅合作”,又安排护士为暴徒护理伤口。群组声称提供中医网上查询、上门诊治及派药支援,有十多个匿名帐号声称可透过私讯“网上诊治”、安排医师上门或介绍到中医义诊所,处理跌打扭伤、内科、皮肤问题等。

称凭单可退回诊金药费

“大部分医师都系免费帮大家睇,如果用咗钱喺诊断/药费,凭单揾我哋claim(申领)返就得”,群组形容,只要向管理员提供单据,医师的帐号名称及PayMe二维码,几分钟内就可转帐。

“国难忠医”其中一名管理员曾在群组透露“杏林觉醒即将爆煲,请比(畀)中医出一分力”,间接证实“杏林觉醒”在暴乱中的角色。“杏林觉醒”由一群“黄医”组成,成员之一黄任匡不时在媒体及个人社交网站发表支持纵暴派、批评警方的言论,动员医护界医院集会,据悉曾在暴乱现场担任急救员。

记者接触群组其中一名联络人,声称“发梦”受伤希望诊症,对方迅速回应,要求填写性别、年龄、患处、病历等基本资料,再转介到另一名据称中医师,称可约时间到某间中医诊所接受“义诊”。记者透过telegram联络一名化名G医师相约时间,对方回覆地址,在太子一处商厦单位,称到时“约咗剑医师”就得。

记者依地址前往,该诊所门牌为“明X堂”,两名挂牌中医师名同为姓黄。表明来意后,诊所女职员没有要求记者出示身份证,便直接安排进入诊症室,记者声称喉痛和扭伤,“剑医师”要求先填写个人资料表格,询问病况后把脉,与一般中医诊病无异。针灸期间,记者躺在手术床上休息时,忽然传来嘈杂声音,医师正打开手机,播放暴乱的网上直播,边发表评论“哇,啲黑警又乱咁打人,有无搞错”。

“剑医师”透露,他是一名“和理非”,不敢上前线,但见年轻人被打很可怜,于是加入“国难忠医”。离开时,“剑医师”不收分文,更叮嘱“加油呀,有咩事再返来揾我”。

工厦攞药 嘱“发梦小心啲”

记者向群组另一名联络人查询希望“攞药”,对方回覆荔枝角工业大厦一所单位的地址,记者按门铃入内发现是一间共享办公室,同一单位内有物理治疗、美甲、按摩、办公室等。一名年约30岁的男子神色紧张从其中一间房间步出,记者未道明来意,便问“要几多包?”、“咳定喉咙痛?”。

记者目测,该房间约100平方呎,没有任何门牌,门边地上放有多袋药包,隐约见到一名黑衣女子平躺在一张按摩床上不发一言,疑似正在接受“诊症”,当发现有人在门外时,即时起戒心。

该男子亦是举止谨慎,不欲别人窥看房间内部,言谈间未有透露身份或自称中医,来回从房内拿出数包“调理浓雾散”,塞到记者手中,说了一句“出去发梦小心啲”,便匆匆关门。

负责人直认非注册中医

“黄医护”政治凌驾专业,经常透过telegram群组和“HA Secrets”fb专页鼓暴煽乱,多次发动“黑口罩”集会,更有急症科医生涉参与暴乱被捕。

中医学生内充斥一边内地实习或工作,一边反中乱港的败类。“国难忠医”负责人Chris早前接受《苹果日报》匿名访问承认,群组由十多名中医学生组成,他自称是一名就读中医六年级生,在内地实习,现时并非注册中医。观塘中医诊所“悬壶善学堂”中医师李家麟,早前对外宣称放弃中医资格,“以一名有中医药专业知识的‘李先生’身份,继续照顾抗争伤者”,他早在七月接受传媒访问时透露有在telegram问诊。

“调理浓雾散”传服后兴奋疯狂

图:早前“国难忠医”与另一群组“碌下仙”,在尖沙咀闹市公开派发古怪精油及药粉

“国难忠医”自九月起向暴徒免费派发“调理浓雾散”药包,声称是“凉茶”可解催泪烟造成的咳嗽,包装纸是一个吸烟骷髅头,两边有“袋定傍身 帮助他人”、“有烟清咽 无烟益肺”等字句,成分存疑。网上早前流传“曱甴头目派畀啲靓仔行动前吞下话可以解催泪弹烟毒!其实里面含兴奋剂!令人情绪疯狂失去控制,难怪咁多人揽炒”,据知群组频频以时薪100元招聘人手通宵“入药”,资金雄厚,来源存疑。

闹市派精油 声称一索提神

较早前,“国难忠医”与另一友好群组“碌下仙”,在尖沙咀闹市公开派发精油,声称以鼻“索”可醒脑提神。读者Y小姐透露,群组公布的时间开始时已有数十人排队,现场一名身形肥胖年轻女子手提一大袋小瓶装精油,向排队者逐一派发。现场仲有戴口罩、穿白衣、牛仔裤、黄色鞋的年轻男子,据群组形容,其中一人是负责人之一“细牛医”。Y小姐忆述,当时出示网上群组图片,向女子选择其中两款味道的精油,亦有途人路过感好奇取走两瓶。据了解,“细牛医”的其中一名管理员是中医学生,并非执业中医,曾多次现身暴乱现场,向暴徒派发“调理浓雾散”。

警方回覆大公报查询表示,没有统计自六月以来与公众活动有关的毒品案件。

催泪烟凉茶 未有科研验证

香港注册中医学会副会长王冠明接受《大公报》访问表示,非注册中医使用中医药或中医方法治疗普通民众,涉嫌违反《中医药条例》,影响中医形象,对市民的健康或有不良影响,即使是中医师,亦不应违背专业守则胡乱声称误导市民。根据该条例第108条,任何人如并非注册中医或表列中医在香港作中医执业,即属犯罪,一经定罪,可处罚款十万元及监禁三年。

王冠明表示,不清楚催泪烟的成分,对于网上有医师宣称可解催泪烟的凉茶、药粉,他认为现时并没有足够的科学研究和实践验证有效,至于精油并非中医范畴,有不同组合的植物成分,属另类自然疗法,他听闻曾有年轻人被利用,误服含有大麻的精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