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德国学者批暴徒滥用“自由民主”

■理工大學近月先後遭黑衣魔蹂躪、大肆破壞,校園正門滿佈雜物,猶如廢墟,滿目瘡痍。 資料圖片

■理工大学近月先后遭黑衣魔蹂躏、大肆破坏,校园正门满布杂物,犹如废墟,满目疮痍。 资料图片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香港中文大学及理工大学近月先后遭受黑衣魔蹂躏,校园大受破坏,至今仍复课无期。曾以访问学者身份在理大从事研究工作的德国学者蓝霄汉(Sky Darmos)近日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慨叹,昔日美丽校园竟沦为最恶劣的“恐怖分子基地”(worst terrorist breeding camp),并批评有关人等滥用“自由民主”旗号包装暴行,肆意侵犯市民的日常生活权利,这种行为绝对不能接受。

专研量子引力的蓝霄汉现正身处越南。他近日接受香港《文汇报》电话访问时表示,自己一直透过网上直播关心理大情况,并感叹校园变得满目疮痍,还留意到有香港传媒引述警方指在理大检获近4,000枚汽油弹。他慨叹:“即使理大的红砖建筑坚固耐热,但燃烧后带来的烟燻和焦黑,还是很难清理,恐怕理大仍要花上大量时间和金钱,才可让校园恢复原状。”

“(黑衣人)成日想做咩就做咩,但这并非自由。”蓝霄汉慨叹,有关人等声称“追求自由”,其实更象是无政府状态:“他们提出‘五大诉求’的其中一点是要‘收回暴动定义’,但事件发展下来,他们却是透过连番暴乱,以强迫特区政府承认这‘不是暴动’。”

他批评,有关人等口中说着所谓“五大诉求”,实际做出的是各种“不合作行动”甚或暴力行为,持续侵犯普通群众基本权利,而这种滥用“自由”的行为可谓极其荒谬。

事实上,在修例风波中坚定支持通过修例的蓝霄汉,就是“黑衣魔占校”闹剧的一名牺牲者。他曾在街上举起支持修例标语,换来他人的无理推撞和拆牌。

曾睹生收头盔 鼓吹“火的作用”

数月前,他发现有“学生”利用理大校园收藏头盔等物资,更目睹他们曾向其他同学鼓吹“火的作用”。

“我亲自拍到有学生在校内跟其他人说:‘火是我们最好的工具、屏障,有火(警察)先无咁容易拉到我哋’,其后又教导他人该如何放火。”蓝霄汉说。

对此,他实在忍无可忍,遂在一次途经理大校园的所谓“人链”行动上,批评参与的黑衣魔为恐怖分子,结果被理大学生投诉、批斗,更因此被终止访问学者身份,于今年9月结束将近一年的在港研究工作。

离开前的一句“恐怖分子”,随着理大被暴徒霸占更成为“军火库”而“一语成谶”。蓝霄汉感叹,“形容他们是‘恐怖分子’,我认为这是我的言论自由,却换来叫我离开(理大)的结果。”

网媒黄媒煽动 驱使走向极端

他强调,有关人等的黑衣蒙面形象根本不容国际社会所接受,“本来西方都无咩人会着晒黑色兼蒙面做暴乱,因为成个社会会睇唔起,只有香港能会容忍这般行为。”

蓝霄汉并批评,香港网上媒体相当倾斜,“打开YouTube热门几乎全是支持暴徒视频”,配合多个“黄媒”不断鼓吹煽动,令不少人因此走上极端,最终导致今日的局面。

蓝:若按西方标准 港警可把暴徒全收监

■圖為藍霄漢昔日在理大「民主牆」張貼支持修例字條。 受訪者供圖

■图为蓝霄汉昔日在理大“民主墙”张贴支持修例字条。 受访者供图

煽暴派抹黑香港警方“滥暴”,蓝霄汉在访问时直言,倘以西方执法标准执法,警方早已将香港暴徒通通收监,“欧洲也许还好一点,美国可能已直接开枪。”

煽暴派经常以一名黑衣魔“高举双手走向擎枪警员”而中枪,抹黑警员“无故”开真枪是“行刑式开枪”,蓝霄汉指出,“攻击警察”的行为本身已是充分的开枪理由,尤其当警员已把枪口对准对方警告的情况下还冲过来施袭,绝对是可以开枪。

他更认为,在如斯疯狂暴力动乱,香港警察显过分克制,“我在香港经常听到人们称要‘××’警察,我反而要‘××’警察为何迟迟不动手去严正拉人,至今是拉得太少,拉完后来又放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