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专家:暴徒烧杂物 二恶英元凶

图:暴徒多月来在街头烧雪糕筒、杂物及投掷汽油弹,都是产生二恶英的源头

新闻追踪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网讯 暴乱持续近半年以来,警方为驱散暴徒被逼施放的催泪弹,遭质疑会释出二恶英,警方及政府官员指出,暴徒在街上焚烧杂物路障才是二恶英源头。本港研究二恶英的权威专家学者、中文大学医学院赛马会公共卫生及基层医疗学院客座教授黄子惠接受大公报专访时表示,街上烧杂物及投掷汽油弹,均会释放二恶英。环境保护署表示,近期商铺被纵火,街头出现烧车、烧垃圾、烧电箱、烧胶围栏和“雪糕筒”等情况,都是产生二恶英的源头,纵火亦令悬浮粒子水平提高,影响社区的空气质素。

暴徒指责警方使用催泪弹,称是产生二恶英的源头;但与此同时,暴徒在持续多月的暴乱期间,在街上到处焚烧垃圾、围栏、垃圾桶等杂物,甚至有店铺被纵火,卷闸被完全烧毁,又会否产生二恶英?

黄子惠:掟汽油弹亦会释毒

研究二恶英多年的黄子惠表示,燃烧垃圾会产生少量二恶英,除了燃烧塑胶,树木、纸张外,汽油经燃烧也会释放二恶英,所以街上烧杂物以及投掷汽油弹,均会释放二恶英。

黄子惠解释,释放浓度与燃烧物数量有关,“以前讲烧垃圾产生二恶英,系讲紧全港每日几百吨垃圾,日日系咁烧先有担心。”他表示,催泪弹发射后会燃烧,理论上的确会释放二恶英,但释放量很低,亦难以比较烧路障及催泪弹产生的二恶英浓度,但两者的燃烧物数量与垃圾焚化量比较,相对是很少,释放的二恶英水平也是微不足道(negligible)。

黄子惠又称,环保署于中西区、荃湾设有检测站,探测空气中的二恶英水平,今年水平对比往年未见异常,仍处于低水平。

放催泪弹地区空气无异常

环保署网站显示,本港今年六月至十月的二恶英水平,介乎每立方米空气0.008至0.025皮克(picogram),若以人平均每日呼吸约11立方米空气计算,一个月最多吸入8.25皮克二恶英。而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标准,人每月不应摄取多于每公斤体重70皮克的二恶英,若以一个体重60公斤的成年人计算,每月摄取二恶英上限为4200皮克;以此计算,于本港透过空气吸入的二恶英数量,最多仅占上限值约0.19%。

环保署发言人回应大公报查询时表示,不少国际文献指出,二恶英的主要来源包括露天焚烧垃圾、焚烧树木和山火,只要有少量含氯化学物质,例如PVC及盐,已能大大增加燃烧形成的二恶英。而PVC常用于电线、胶地板、汽车配件、马路胶围栏等,也有PVC制成的胶摺枱、摺椅及办公椅;盐则广泛存在于一般食物、调味品及厨余。

所以,近期商铺被纵火,街头出现烧车、烧垃圾、烧电箱、烧胶围栏和“雪糕筒”等情况,都是产生二恶英的源头。

环保署称,在施放催泪弹地区附近空气监测站录得的粒子水平,并无出现异常,但在个别日子,纵火事件令附近监测站录得的悬浮粒子浓度,高于正常水平两倍,并持续数小时,显示纵火活动对附近地区空气质素造成影响。

环保署指,有一直监测空气中的二恶英浓度,监测显示二恶英浓度有季节性的变化,冬季的水平一般高于夏季,但多年来二恶英水平均实属偏低。

翻查警方过去透露的数字,在近月多次暴乱中,暴徒每次投掷数十至数百枚汽油弹,而在理大、中大和在其他院校周边范围检获的汽油弹数目合共逾一万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