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无挑衅无指骂 旅客仍陷"地狱"

■楊先生在朋友陪同下再次來港,並向羅伯致哀。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杨先生在朋友陪同下再次来港,并向罗伯致哀。 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铁锤铁钩围殴 头缝六七十针 脑部功能受损 "最少让大家分清正邪黑白"

过去6个月,在黑衣魔肆意散播仇恨情绪、刻意挑拨事端,以及动辄"私了"的歪风下,香港各区的街头、商场和公共场所充斥着腥风血雨,人人自危。黑衣魔使用的"私了"借口已到无可理喻的地步,由最初老屈无辜市民和旅客影其大头相,只要是内地人、与暴徒政见立场相悖的就要诉诸暴力"私了",到近月暴徒连"私了"借口也懒得谂,许多遇袭者都是无缘无故被暴徒毒打至血流披面。

杀红了眼的暴徒,"私了"手段愈见残忍、丧尽天良,由最初就地取材用砖、铁杆、雨伞等工具施袭,到后来用士巴拿、斧头、铁锤,用尽致命性武器袭击,最恐怖是早前淋汽油点火烧人,甚至以砖头将一名70岁食环署外判清洁工活活掷死,彻底践踏道德底线。暴徒冠冕堂皇的所谓为自由、民主抗争,全是幌子,暴露他们霸道、野蛮、丑陋的真面目。 

修例风波下周一就满半年,在过去182个日与夜,黑衣魔肆虐,一点一滴地蚕食香港的法治精神、关爱、和平,最讽刺的是,他们为了争取自己口中的所谓"自由",竟企图通过暴力剥夺普罗市民的言论自由,包括对不同意见的市民甚至旅客施以酷刑,并厚颜地将之美化为"私了",手法亦愈见泯灭人性,动辄拳打脚踢,甚至活生生烧人,连路过的无辜市民及旅客也遭殃。

来自深圳的旅客杨先生上月就在旺角街头经历了终身难忘的恐惧:他当时无挑衅、无指骂,什么也没做,黑衣魔就无端以铁锤甚至铁钩狠袭他的头部。他近日在接受香港文汇报独家专访时表示,暴徒当时还向他泼挥发性液体,幸警员及时到场制止,否则他定成火人。经过"从地狱爬回来的深夜",他的头部缝了六七十针,影响脑部功能。纵然历尽痛楚,但他仍相信人间有正义,"最少我的遭遇让大家分清正邪黑白。"

"有的时候,我也在回忆那个血腥得令人恐惧的夜晚。从11月11日到现在,我一直待在家里什么也做不了,无法工作,好像一个废人一样。外出时,走到哪里都有异样的眼光看着我,照照镜子里的一头伤疤,头发东一块西一块。"现年27岁的杨先生是深圳一名商人,为了揭露暴徒丑陋的真面目,他强忍内心的恐惧,在两名友人"壮胆"下再来到香港,更到惨遭暴徒用砖掷死的清洁工人罗伯位于上水的悼念场地拜祭,致以哀思。

友人"壮胆"陪到港悼罗伯

杨先先遇袭事件至今近一个月,但一切仍历历在目。上月11日,他因为工作原因需要来港,并计划入住旺角一间酒店。不过,他并不知道当天清晨发生了西湾河枪击事件,大批暴徒以枪击案为借口非法集结并到处大肆破坏,而旺角成为了暴徒主要的盘据地。

"我什么都没有做,任何挑衅或者影人大头相之类的举动都没有!"当时,他仅在街头低头用手机回覆朋友的信息,不知是否因为黑衣魔对他不顺眼,突然有一名女黑衣魔走近他问:"你系咪影嘢?"杨先生遂用普通话回覆说:"没有!"对方一听到普通话就变得杀气腾腾,强行抢夺他的手机,随后多名黑衣魔一拥而上将他团团包围。

路过惹黑魔 头破遭泼汽油

混乱中,杨先生听到有人用广东话喊:"他是中国人,打他!"随后,数十人加入施暴,用砖头、雨伞、铁锤、铁钩等工具殴打他。杨先生本能反应是试图抓住一名黑衣魔自卫,却换来更多黑衣魔"帮拖"对他拳打脚踢。他曾几次尝试逃跑,但都被密集的黑衣魔堵住去路。后来杨先生感到头破,血流披面,半件T恤都湿透了,这时更有人向他身上淋挥发性液体,他潜意识认为是汽油。

围袭数分钟 漫长如一世纪

心知不妙的杨先生生怕暴徒会点火,遂拚死抱住一名黑衣魔,其他暴徒因为怕伤及自己人才没有点火,但就更凶狠地围殴他。被群殴的时间或许只有数分钟,但对杨先生而言比一个世纪还要漫长。

好不容易终于熬到警察到场把他营救。当警员把他抬上救护车送往伊利沙伯医院急症室治理时,他因为流血太多,医生甚至不敢帮他脱衣,怕他颈椎已经骨折。

杨先生的头部缝了六七十针,中指骨折,在伊利沙伯医院治疗4天后,即急不及待出院返回深圳。

他感到最委屈的是,自己明明没有做错,只是作为一个普通旅客途经不熟悉的地区就遭此横祸,从此彻底改变了他对香港的看法。此前,一水之隔的香港在他心中是一个较为发达的中国城市,与深圳没有太大分别,却没想到这里竟藏有这么多暴徒。

来港留阴影 "竟藏这么多暴徒"

他认为,自己的遭遇显示香港的治安已经沦落到令人害怕的水平,令他留下了极大的阴影,故会以亲身经历劝诫身边的朋友减少来港,"我不会再选择和这里(香港)产生过多的联系。"但他始终愿意相信,香港与世界其他地方一样,有好人也有坏人。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