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暴徒早晚拿全港市民做人质

上月数场大学战役,最让人关心的莫过于大学实验室中有危险化学品不翼而飞。起初大部分人都以为,最严重的情况不过是暴徒会造出比汽油弹更强的武器来攻击警员,但看到前日警方及消防在城门水塘附近检获近140公升危险化学品,则不得不令人忧虑,究竟暴徒为了“民主、自由”,还能将人类的道德底线践踏到什么程度?

相信对历史稍有认识的读者都知道,水自古以来就是战争中最重要的“武器”之一,这不只是说“水淹七军”这类奇策,而是指更普遍、刻意污染敌军水源的战术。尤其在冷兵器时代,攻城一方常会在河水或井里投毒、丢死尸,令城内人失去维生的泉源,继而使战线不攻自破。虽然这种战术致无辜百姓也受到毒害,可谓完全违反人类道德,但由于成本极低,故一直是战争中最常见的战术之一。

这时自然会有人跳出来为暴徒争辩,认为今次城门水塘的水源没有受到污染,亦无从判断暴徒究竟是有意将化学品抛弃在该处,还是随便找个地方“弃赃”,因此不能将之与战争中的反人道行为或恐怖主义比较。

单从结果论而言,笔者不反对上述观点,但若回想起这半年来暴乱恶化的程度,恐怕无法简单以乐观眼光看待整件事。如果要说暴徒行动的逻辑,可用他们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解释:“和平抗争是没有用的。”因为认定和平游行没有用,因此他们选择掟砖、冲击立法会;因为掟砖也不足以令政府和警队让步,因此他们戴上面罩,开始纵火、打砸抢、“私了”甚至杀人。他们的逻辑是:如果目前的手段没有用,那就用更激进的手段;如果更激进的手段也没有用,那便用更更激进的手段。一言以蔽之,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目前反对派在区选大胜、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成法,有人可能认为暴徒士气正盛,不会贸然升级暴力。但假如政府一直不作更多让步,或来年立法会选举反对派失利呢?届时又有谁可以保证,暴徒垂死挣扎之际,不会拿全港市民做人质迫使政府投降?容笔者严肃指出,半年前暴徒支持者说他们“手无寸铁”,但到了现在,暴徒已经由“手无寸铁的孩子”,变成了“手持汽油弹的杀人犯”,谁又能预言,半年后情况会恶化到什么程度?更不用说理大攻防战期间,暴徒被警方围困无法逃走,当时便有Telegram群组流传多段信息,教人调合校内化学品制造类似沙林毒气的武器。还说是,有些人为了暴徒口中的“民主、自由”,甘愿成为他们的牺牲品?若然如此,笔者则无话可说。

估算各大学合共被偷走的化学品,肯定不只140公升,暴徒究竟想用剩余化学品做什么,也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此案一日未破,香港人便多一日活在恐惧之中。其实作为“失主”的大学校方,这时理应站出来,积极协助警方调查,并向公众解释这些化学品可能造成什么威胁。但观乎数间大学的回应,先是城大立即撇清关系,指事件或与其他大学有关;中大则表示不予置评;理大甚至连一句回应也嫌麻烦。各大学彷彿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香港社会就继续笼罩在化武威胁之下。

来源:大公网 作者:卓 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