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新闻追踪 | 暴徒尽毁露宿者吊命纸皮

图:暴徒多月来焚烧大量纸皮冲击警方防线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寒天、黑暴双重夹击,令穷困的露宿者拾荒者苦上加苦!寒冷天气袭港,露宿者捱饥抵冷,更惨的是他们同时受暴乱祸害!露宿20余年的云姨,以纸皮箱为家,也靠变卖纸皮为生,但今年六月开始暴乱连连,暴徒疯狂烧纸皮杂物堵路,云姨愈来愈难在街上找到纸皮,有时更为与其他拾荒婆婆抢纸皮而争拗,她形容,“(睇住)暴徒烧纸皮,好似烧紧我啲钱。”暴乱拖冧经济,失业率上升,露宿近10年的冯伯伯慨叹,近半年来连散工都难揾,生活更拮据,他盼望早日找到稳定工作,但求三餐温饱。

昨日是二十四节气的“大雪”,天文台录得最低气温13.2℃,是本港近11年最冻的“大雪”。大公报记者昨日走访深水埗区内多个公园,发现露宿者苦寒交迫,有人以纸皮箱为家,北风一吹,纸皮险些倒塌。

最大心愿:社会回复和平

记者遇到在深水埗露宿20多年的云姨,寒冷天气警告下,云姨瑟缩在街上用两个雪柜纸皮箱黏合而成的“家”中,纸皮箱里面只有几件破烂的冬衣垫在箱底,有一张残旧破烂的棉被。她说早年随丈夫来港,其后离婚,独自带养儿子,不料儿子在20多年前意外丧生,她从此变得一无所有,流落街头。

云姨对记者说,自己是被社会遗忘的人,靠执纸皮为生,若勤力一点每天可赚到近百元。不过,近半年来深水埗频频发生暴乱,暴徒常烧纸皮当路障,街上的纸皮被烧了不少;云姨说,每次见到都感到心痛与浪费,“好似我啲钱畀人烧紧咁!”

社会动荡 露宿汉冇工开

纸皮在街上变成“稀有物”,云姨称,近来常为了争夺一块纸皮与其他阿婆在街头争执,收入也大减,现时一天只赚到十多元,有时更一毫子也赚不到。她说最大的心愿是社会能够回复平静,“阿婆靠双手过活,执纸皮辛苦啲唔紧要,但唔好搞到我连执都无得执啊!有餐饱饭食就好满足!”

60多岁的冯伯伯露宿已近十年,公园长櫈与花坛间的空隙就是他的“家”,他用软胶拼图地板垫底,一张由社区组织送赠的棉被已是最珍贵的财产。冯伯伯说,靠打散工维生,有时做清洁,有时做搬运,“不过近半年唔知点解揾工好难,我就算肯做,一个月都系得两三日工,有时饭都食唔起。”

冯伯伯说,虽然政府有开设避寒中心,但自己手脚不便,而且怕在公园的家当被人拿走,所以捱冷瞓街也不愿睡避寒中心,“咪见一张被几件烂衫好少嘢,对我来讲系成副身家啦。”

香港社区组织协会社区组织干事吴卫东称,近半年来社会动荡,饮食、酒店等行业受到灾难性打击,不少打散工者失业,变成露宿者,尖沙咀一带公园情况更明显。

难抵寒冷争夺棉被 两露宿汉险打大架

图:英伯说,棉被与衣服有时候会被康文署人员清走,要自己再去垃圾房寻回

露宿者身无长物,在街上的“家”,往往只有一张烂被、几件烂衣,在旁人眼中不值分文,但随时已是露宿者的全部家当。大公报记者昨日现场直击,在寒冷天气警告下,为了一张棉被,露宿者险些大打出手。

61岁的英伯露宿已有四、五年,他早年与母亲同住公屋,母亲离世后,他便流落街头。英伯告诉记者,年轻时吸毒,导致手脚骨枯,亦切除了左手手指,他行动不便,需要坐轮椅,住在公园,靠综援度日。

身上穿的两件衣服,一张被子,就是英伯的“成副身家”。英伯说,棉被与衣服有时候会被康文署人员清走,“(佢哋)丢晒去垃圾房,唯有自己去执返囉。有时候认唔到边张被系自己嘅,就唯有随便执一张。”英伯说,每次被清走生活用品,都要自己推轮椅去垃圾房找寻拾回,相当吃力。

康文署:不会清露宿者物品

访问结束,记者正要离开时,一名露宿者走去英伯面前,说英伯的棉被本来属于他的,要抢回被子,并对着英伯破口大骂,险些大打出手。英伯只好无奈交出棉被,瑟缩躺在破旧垫子上。

康文署发言人回覆大公报记者查询时表示,该署辖下公园需定期例行清洁,清洁工人会将阻碍物移开,但称不会清走露宿者的物品。

“再瞓街”情况严重 团体促政府增援

图:暴乱拖冧经济,失业率上升,有露宿者表示近半年很难揾到散工,生活更加拮据

香港社区组织协会的研究结果显示,露宿者的“平均再露宿次数”,由2013年的2.8次,增长至2019年4.16次,反映“再露宿”情况非常严重。

该会社区组织干事吴卫东表示,露宿者由“上楼”沦落到再露宿,主要原因包括租住板间房环境恶劣,而为露宿者而设的宿位只能住最多半年,近六成露宿者需要重返街头。他称公屋轮候时间太长,有些露宿者甚至一辈子都轮不上公屋。他希望政府增加支援露宿者,例如将资助宿舍的居住年期增至三年,让露宿者可以有喘息的机会。

近日天气寒冷,吴卫东称,该会加密定期向露宿者派发棉被和衣服等物资,并会定期落区亲身了解他们的切身需要,提供援助。民政事务总署在各区开放18间临时避寒中心,供有需要的人避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