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爱国护港”集会三千人参与 批暴徒恐吓投票兼造假

■近三千人參與「愛國護港」大集會。出席集會的市民質疑選舉不公平,香港政研會要求政府重新點票,增加透明度及促請調查選舉舞弊投訴。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近三千人参与“爱国护港”大集会。出席集会的市民质疑选举不公平,香港政研会要求政府重新点票,增加透明度及促请调查选举舞弊投诉。 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持续半年的修例风波令香港陷于动荡之中,近三千名沉默大多数忍无可忍,昨日齐集爱国爱港团体举行的“爱国护港”大集会,狠批黑衣魔及泛暴派过去半年的恶行严重破坏香港安宁及秩序,令市民活在黑色恐怖之中,上月举行的区议会选举,建制派无法如常进行选举工程,投票当日更爆舞弊疑云,建制派最终在今届区议会选举失利。出席集会的市民质疑选举不公平,主办单位之一香港政研会要求政府重新点票,增加透明度及促请调查选举舞弊投诉,又透露部分候选人打算在一两星期内提出选举呈请。

集会现场竖满多支大型国旗和区旗,集会开始前参与人士站立唱国歌,挥动手上的国旗,并在脸上贴上国旗的心形贴纸,亦有人手持“黑色恐怖,暴徒参政”的标语,高叫撑警口号。

邓德成:非恋栈权位求公平

香港政研会主席邓德成上台发言时表示,刚过去的区议会选举,建制派成绩差强人意,该组织曾访问参与选举的人士收集大量数据,经过分析发现有大量问题。

他说,今年的选举存在不公平情况,“首先,以往票箱上的锁会被纸张包好,但今年的票箱锁不但没有包上纸,而且其钥匙仅放在票箱旁边,代表所有人都有机会随意打开投票箱。”邓德成促请政府重新点票,释除公众疑虑。

他并透露,曾联络建制派及大量参选人搜集大量证据用作选举呈请,“我们不是因为恋栈权位和议席,而是因为这是一个不公平的选举,所以希望有一个真真正正的公平香港。”

他批评,暴徒不但用暴力恐吓市民投票,而且在票站涉嫌造假,这是不能接受,因此将会于下星期连同建制派发动全港联署,要求政府向法院申请重新点票,并堵塞选举漏洞。而且从这次选举可见,泛暴派破坏以往廉洁、简单的选举。

心疼年轻人摧毁自己未来

集会召集人Johnny则表示,除了票箱的问题,今年的选举亦收到大量投诉,当中包括未投票的选民,其姓名已被票站职员划去。

“爱港之声”的高达斌在台上则指,大学的校长和教授都是暴徒的帮凶,甚至有大学董事会主席要求政府资助修建被破坏的校园是“无耻”,认为政府应该将中大拆卸将土地用来增建房屋解决香港房屋问题。

“同心会”代表Crystal表示,半年来,暴徒摧毁香港的法治精神和国际地位,但未来是属于这帮年轻人的,他们摧毁自己未来。每年大学的经费都来自纳税人,但这些大学却教导未来社会主人翁成为“港独”分子,因此教育制度应该改革,她身为人母看到子女送进去被“洗脑”,“真的心疼,因此认为应该解散教协。”

“唱香港人唱好香港”代表李先生表示,年轻人不理解中国的历史,却手持美国国旗游行示威,此举有如汉奸的行为。并认为是在教育制度上的问题,故此提出将中国历史科列为必修课,并废除通识教育。

吁团结反“三罢” 拍“罪证”交警方

■集會開始前參與人士面露笑容揮動手上的國旗,並在臉上貼上國旗的心形貼紙。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集会开始前参与人士面露笑容挥动手上的国旗,并在脸上贴上国旗的心形贴纸。 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网上有人于明日(9日)再度发起所谓“三罢”行动,势将上演另一次全港交通大瘫痪、私刑遍地的乱局。参与昨日“爱国护港”大集会的人士呼吁市民团结一致,明日遇见暴徒堵路时,应在安全情况下拍摄影片并转交警方,反制暴徒乱港的行动。

暴徒欺善怕恶 多人联手阻止

民政事务局公共事务论坛成员高松杰直指,暴徒都是欺善怕恶的,在明天“三罢”期间,在发现有人想要阻挡车门或有其他妨碍市民出入的举动,就应该立刻大声喝止。“大家都发声,制止暴徒是一种正义、正气的行为,只要18区的街坊联合团结起来,将暴徒的恶行用手机拍下来或立刻报警制止,多人一起阻止是不会有意外(被行私刑)的。”

薄扶林区落选区议员姚洁凝呼吁,明日若遇到有发起“三罢”的暴徒试图阻止港铁列车关门,希望市民能够出声阻止,让列车成功关门,“我就希望所有市民于早上用手机一直拍摄各区的列车路轨,当有暴徒将杂物丢进路轨,便立刻将影片转交警方,为警方提供线索将暴徒们绳之以法。”

有上台发表意见的市民表示,根据现在的社会状况,反“三罢”很重要,并希望市民团结起来:当目击暴徒将杂物丢进路轨时立刻通知警方的爆料热线;遇到堵路时,应改在安全的情况下发声制止有关行为,或者报警处理。

他续说,在港铁阻碍车门关闭和运作是暴徒常用的方法,因为这样会影响很多人的行程,故呼吁市民遇见有关情况时,应该用简单言辞“出去”驱赶他们, 若有多人一同附和,声势浩大,足以令暴徒知难而退。 

热点民议:支持政府 止暴制乱

黄女士:有人犯法,就要有人执法,我今(昨)天参与集会是为了支持警察。政府在时间的应对上固然有错,但暴徒的行为实在是无法无天。如果他们(暴徒)由头到尾都和平游行,警员没必要使用武力;暴徒的破坏行为都与他们的所谓诉求毫无关联。

陈女士:现在街上的店铺、街道、地铁都被他们(暴徒)破坏,令很多市民的生活受阻。现在的地铁站都没有升降机,像我一把年纪的老人家如何提着重物一步一步走楼梯去搭港铁呢?还有那些残障人士,他们(暴徒)根本在滥用人权、民主的口号扼杀香港的发展,和影响市民的生活。

何小姐:看到半年来暴徒的破坏场面,就觉得他们脑袋有问题;就算是凶猛的禽兽都不会破坏自己的家园,他们简直是禽兽都不如。天天发起“三罢”,阻挠他人上班和外出的自由,这算是自由吗?香港已经是一个自由度很高的地方,要是在其他国家或地区,他们早就被拉晒。

杨小姐:暴徒不断破坏社区环境,政府又不断修补设施,用的都是我们纳税人的钱。现在被破坏的大学又申请资助修建校园,益晒啲暴徒学生。我不支持他们(政府)资助大学重建,毕竟是校方纵容他的学生破坏,而且用于修复社会环境的公帑原本是改善其他有需要的方面上,但就因为这群暴徒的破坏,令香港停滞不前,恐怕将来香港一定会有更多赤字出现。

张小姐:我参加今次集会是为支持祖国的。每一个人都希望香港安全并繁荣发展。香港一直都好好的,是旅游胜地,也是经济枢纽之一,现在所有的未来都被这群暴徒毁于一旦,连我们的生活都受到影响,约朋友吃饭、上班都非常不方便,他们(暴徒)口中的“民主”根本不是真正的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