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踢爆“传道人”众筹助暴黑幕 收捐款掠水称可退税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暴乱持续至今,宗教力量的介入是其原因之一,自封传道人陈凯兴成立的异端教会“好邻舍北区教会”,在暴乱中异常活跃,组长者筑人肉链阻警执法、又组所谓的守护队进入理工大学援助暴徒、假借宗教豁免误导公众违蒙面法,巧立多个名目众筹捐款助暴,抽水“弹起”,捐款暴增一倍半。大公报记者佯称捐钱助黑衣人,踢爆个中黑幕。退休裁判官黄汝荣指如有组织透过众筹购买物资给暴徒,而暴徒是进行违法行为,该组织有机会成为共犯,涉嫌协助或教唆暴动罪或串谋暴乱罪;而捐款人知款项是资助暴徒进行违法行为,亦有机会涉干犯煽惑罪。

位于上水石湖墟唐楼的“好邻舍北区教会”,数百尺的单位不似教会,似“暴徒仓库”,暴乱常用的生理盐水、退热贴、面罩过滤器(猪嘴)等堆积一处,另有多袋物资用大胶袋及封好纸箱摆放四周,对正门口是两部大电脑,有一名职员正输入资料,摆放电脑的工作枱,放了两叠八达通卡。记者佯称:“我想捐钱支持‘抗争者’”,一名职员收了三百元款项,用公文袋袋好,表示捐款可用作退税,然后拿出一张白纸给记者写下个人资料,并指示按公文袋标贴“医肚”:“你注明系医肚计划”,记者对该名目带点愕然,职员说“得?喇,之后会计同事会电邮张捐款收据畀你退税。”

推手教路攞退税钱帮“手足”

惟过了一段时间不见“好邻舍”寄出收据,记者再次上门,有戴口罩的年轻女职员对着电脑输入资料,其中一人解释因人手紧绌需时:“我哋太多收据要写,十月有四百几个收据要写,真系要耐少少。”另一名没有戴口罩的年轻女士表示会赶于交税前寄出收据。理大被围封期间,好邻舍组长者守护队进入理大煮饭等援助暴徒,记者续问捐款会否给予理工大学的逃犯,职员含糊回答:“我哋唔会过问小朋友喺边到被捕。”

早在2014年成立的“好邻舍北区教会”以慈善团体在税局登记,获豁免缴税。好邻舍亦在其网上专页列明,所有捐款超过一百元,可申请退税,连登讨论区一名好邻舍推手“崔桓”在网上大肆宣传“捐教会有得退税!攞政府钱嚟帮手足”。

“好邻舍北区教会”创办人年38岁的陈凯兴育有两名女儿,自嘲毕业“暴大”(中文大学),是信义会北区青少年外展社工,2014年违法“占中”前夕,陈与几名教徒社工创立好邻舍。原本好邻舍与其他地区组织一样做基层服务,名不经传,惟陈凯兴在今次暴乱瞓身,以“Be water”(上善若水)参暴博得“Draw water”(抽水),月初接受《苹果日报》访问自爆截至11月底获捐款80万,是去年全年捐款的一倍半,好邻舍的董事及财务报表的委员赖淑仪申报的大围住址与陈凯兴相同。

退休法官:有可能被控告

退休裁判官黄汝荣指出,若组织提供物资(包括饭券及八达通)予违法的人,有可能触犯串谋暴乱罪或协助,教唆暴乱罪或串谋管有物品以作非法用途等等。《大公报》致电陈凯兴查问他组队入理大有成员被捕,又筹款提供八达通及饭券援助参与暴乱人士,法律上有可能被控告,陈凯兴回覆:“呢个问题好难答,唔好意思唔方便讲电话,明日再打来”,匆匆截线。

为出位 漠视银发族安危

图:陈凯兴利用年轻人组织“蒙面战士”

早于6.9、6.12、6.16,及7.1陈凯兴安排旅游巴载北区市民参与游行,他多次走到前线亦未受关注。七月陈凯兴再敲锣打鼓与九名人士在金钟绝食及举行祈祷会,仍未为传媒留意。八月陈主动出击,申请大埔游行,惟不获警方发出不反对通知书,曝光机会落空,直至陈凯兴发起的“守护孩子行动”,他拉拢以马屎埔陈伯为首等一班所谓守护孩子的银发族,以小队形式穿梭暴乱现场。由最初献花给警方,演变为走到最前,每当警方推进前线追捕暴徒时,守护队就跪地张手,哭哭啼啼阻警执法。有“和理非”都不值骂道“怎可以让老人家上前线!”陈凯兴反驳长者有勇武权利,陈说:“要尊重长者意愿,说好的‘兄弟爬山’呢”。

九月有守护孩子成员被捕,陈凯兴终得到传媒关注,他多次在接受访问时妖魔化警方,又博得反中美媒《纽约时报》报道所谓的“守孩”行动,形容他们是暴乱现场的“志愿大军”。陈凯兴借长者博得出位,他漠视长者的安危,升级守孩成员战术阻警追捕暴徒,组织最危险的“红van队”走到冲突最前线,以及中后方的“绿van队”,好邻舍的fb注明绿van队另需负责协助落单“青年”及安顿他们,而van队成员的防护装备,包括暴徒伞兵必备的雨伞。

十月组“蒙面战士”公然违法

自称教会组织的好邻舍除了组“志愿大军”阻警执法,蒙面法十月生效期间还组织“新世纪蒙面战士”,公然违法推行蒙面行动。在好邻舍fb误导公众违法,宣称“禁止蒙面规例”豁免宗教理由,号召市民及基督徒戴口罩或任何遮面物品,以十字架做记认,快闪到各地派口罩及单张抗衡蒙面法。

屡阻警执法 邀张达明程翔“抽水”

图:陈凯兴与程翔关系匪浅,曾邀程翔出席讲座

陈凯兴组织长者为主的所谓“守护孩子行动”,走到前线阻警执法,每每造成守护员与警发生肢体碰撞及被捕,陈凯兴因而“声名大噪”,博得出位。宗教界人士已视陈凯兴成立的为异端教会,激进助暴有微言:“宗教界对陈凯兴不满,唔知佢喺边度冒出嚟,呢几年有唔少自称传道人借成立教会之名搞政治,芸芸之中陈凯兴弹得起,系因为笼络到一班老人家为佢卖命。”陈凯兴的曝光率愈高,他联系泛暴派政治“抽水”愈密,陈曾邀请张达明、程翔做北区社区讲座。十一月初陈凯兴现身泛暴派搞的科大生周梓乐追思会,他台上发言时假借福音煽暴,“谁流无辜者的血,一定遭清算,直至三代”台下群众受煽激动高呼“香港人,报仇”。

暴徒占据理大,陈凯兴的守护队进入理大声称援助学生,又搞祈祷会及反对围捕集会,结果陈的长者守护队在理大被捕;反围捕集会许智峯的议员助理爆了暴徒匿藏细节,陈凯兴即急发声明以“文责自负”与许议助割席。“陈凯兴仲话自己搞教会,经常颠倒黑白,用悲情煽动,搞理大祈祷会关心暴徒,上水清洁工畀暴徒掟砖砸死咁惨,死者地点及工作地方距离佢间教会两、三条街,唔见佢搞追悼会。”宗教界人士不满地说。

异端教会煽暴

图:在港多年的美国教会“×××见证人”,最近以手写信函寄去住宅,宣扬“改朝换代”信息

宗教界人士指出正统基督教会的传道人有监管、有严格的推荐、背景审查及按立程序,惟香港没有传道人注册制度,近十年多了小众的教徒组织教会,自封传道人。这些小众教会在此次暴乱中全力煽暴仇警,当中有候任葵青区区议员、民主动力郭子健创立的“春天教会”。春天教会的Facebook专页泛黄政治化,上帖暴乱黄丝口号,包括“光复你屋企”。春天教会接纳同志教徒,教牧吴国伟推动同志运动,反中反建制,他在“十字架”前煽动学生参与暴乱的“讲道”,已被网民直骂是邪教。

另一个“基督教路小教会”,创办人是人民力量谭得志,谭与民主党“钉书健”林子健成立“回归基督精神同盟”。其后谭得志再与张大伟牧师等人成立路小教会,“路小”传道人有台湾政党背景的教士,“路小”吸纳年轻教徒,极高度参与政治活动。

最近,美国驻港教会亦变得十分政治化。在港多年的“异端”×××见证人,十一月以手写信函,寄去住宅,宣扬向政府表达不满,“改朝换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