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阿囡几日不归家 恐成暴徒“天使”

个案二:

身份:名校中四生彤彤(化名)与妈妈

“佢话参加学校三日两夜宿营,但根本冇呢回事,问佢去边又唔讲,只系话冇做错事。但三日两夜,男男女女共处,点会冇事发生?”──彤彤妈妈

“爸爸在内地做生意,阿囡做暴徒,究竟有冇谂过对爸爸生意影响?如果唔系佢(阿囡)啲同学畀‘帝吧’起底,佢唔会停手。”妈妈说。

16岁的彤彤在九龙区一间名校就读中四,在小康之家长大,爸爸于内地做生意,妈妈是家庭主妇,家中还有就读中一的弟弟。一家四口在九龙塘区私楼居住。彤彤样貌标致,人缘甚佳,也有主见。

但是,暴乱令彤彤彻底改变。“佢以前好听话,但发生7.21元朗打人事件后,好似变咗另一个人,话要用勇武方式争取民主,又跳闸,又破坏港铁设施表达不满。”看着彤彤变得偏激,妈妈很无奈。

“好多网上识嘅男仔揾佢”

妈妈想,只要彤彤没有做出更严重的出轨行为,便只好“只眼开只眼闭”。直至八月,彤彤被踢爆讲大话后,母女关系变得恶劣。“佢话参加学校三日两夜宿营,但根本冇宿营呢回事,问佢去边又唔讲,只系话冇做错事。但三日两夜,男男女女共处,点会冇事发生?”

妈妈最担心是女儿成为暴徒“天使”,“失惊无神好多网上识嘅男仔揾佢,(对方)揾佢就即刻出去。有时一出去,几日唔返。”妈妈说,她曾心平气和地与彤彤谈话,最后不欢而散。

妈妈其后得悉有亲子调解服务便主动求助,经过与调解员多次单独见面后,彤彤立场开始软化。而且她的一名同学被内地网站“帝吧”起底,她更不想连累家人,才愿意与妈妈见面。

“佢(彤彤)系意识到暴徒行为变质,唔认同掟汽油弹、企图杀警、破坏店铺等,更加不满一啲人比黑社会更黑社会,漫无目的周围捣乱及恐吓。”妈妈说,彤彤与暴徒曾经发生争执,之后被人恐吓及要挟,但碍于不想让事情“搞大”而没有报警。

母女二人最后达成协议,包括彤彤每次外出必须“报平安”、不会在外留宿等;妈妈则必须信任女儿不会做错事。同时间,妈妈已启动送彤彤到外国留学的程序,“只要佢唔好群埋班坏人,我乜都愿意,佢锺意读乜都得。”

(以上访问在只有妈妈接受情况下进行)

来源:大公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