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范徐丽泰析香港乱局的背后因素

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香港首任立法会主席范徐丽泰12月12日在中国人民大学举办的“香港特区何去何从”讲座中,分析了香港乱局的背后因素。讲座由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韩大元主持。

范徐丽泰指出,造成香港目前局面的先天性因素有两个:首先,香港没有情报机关。在港英政府时期,香港设有负责情报收集的政治组,但是该机构在香港回归前被遣散了。香港特区政府成立后,立法会通过了反窃听的相关条例。政府部门如果窃听他人电话属于非法行为,警察为了调查案件进行的窃听则需要获得法院法官的许可。这使得现在的香港政府无法知道在香港进行政治活动的相关机构的情况,为境外势力的活动提供了可能。她认为,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政府需要考虑多渠道地收集资料。

其次,治理香港的公务员应对能力不足,主张萧规曹随,处理事情依靠先例。香港目前所遇到的许多事情是从前没有发生过的,导致公务员处理问题犹疑不决,难以适应。范徐丽泰说:“我们要加强公务员解决这些问题的能力,面对新问题要用新思维新方法去处理。”

至于导致香港乱局的后天因素,范徐丽泰认为主要是教育的失误、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和落后的政府文宣能力。

范徐丽泰说,在教育方面,尽管每一届特区政府都很重视教育问题,向教育事业拨大量的经费,但“以校为本”的制度使政府难以得知学校教育的效果和学生的情况。受到社会广泛争议的通识教育的初衷是为了开拓学生视野,但是,香港的通识教育没有固定的课本,通识教师所使用的参考书也没有获得香港教育局的审查。香港教育局鼓励教师从网上获取资料,让学生分析讨论并表达感想。这种教育模式会使学生很容易受到老师个人政治倾向的影响。同时,为了应对考试,学生在通识考试答题时,也会刻意附和考试委员会中考官的观点。而考评局通识教育科目委员会前主席曾经在网上以恶毒的话语诅咒香港警察及其家属。范徐丽泰对此提出质疑:“考评局是怎么选拔人员的?考评局到底谁在运作?”她认为,要减少通识教育的应试成分,考试结果应该只按照是否及格来划分。

范徐丽泰认为,香港的国民教育也是缺失的。为了获得高分,香港的年轻人不愿意去学习中国历史、自然科学等需要大量耗费精力的选修科目,缺乏对中国历史的认同。范徐丽泰希望香港政府改变当前“以校为本”的制度,收回教育的主动权,加强国民教育。

高昂的房价是导致社会贫富差距大的重要原因。范徐丽泰说,薪酬增加的水平追不上房价持续上涨的速度,使香港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平不断降低。现在的中产阶级已经对政府失去了信心,为社会带来不稳定的因素。在范徐丽泰看来,大湾区能为中产阶级带来新的可能,帮助香港年轻人创造更多发展的机会

范徐丽泰认为,香港政府的文宣能力不足,政府的传播弱于反对派的传播。她说:“我们要检视我们的政策,改革我们的文宣,政府需要在这方面检讨。”

范徐丽泰指出,外来势力也煽动了香港暴乱。台湾民进党希望通过香港动乱来破坏 “一国两制”,为民进党自身谋求政治利益。美国则将香港当作遏制中国发展的棋子,因此,美国国会向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美国国籍事务民主协会等非政府组织拨款,让这些组织为香港暴力活动提供资金。

范徐丽泰指出,香港的法官不熟悉国家宪法与基本法。她认为,未来的香港律师在接受培训时,需要由内地的相关法律专家来加强宪法和基本法的教育,香港律师要通过这方面的相关考试才能从业。她说,香港是三权分治,不是三权分立,是高度自治,而不是完全自治。英国政府把香港的管制权交回给中国中央政府,基本法就是由中央授权给香港特区的,是一个授权法。因此,高度自治和国家全面管制是没有矛盾的。反对派关于全面管制影响自治权的说法是错误的。

范徐丽泰说,当前,部分香港年轻人对于“双普选”存在误解。按照基本法,“双普选”有两个前提:行政长官候选人需要通过提名委员会产生;普选需要按照实际情况逐步渐进。但是反对派在宣传时却否定了这两个前提,宣扬行政长官选举不需要提名委员会的错误说法,拒绝逐步渐进的普选。同时,大多数传媒也没有去传播正确的“双普选”知识,误导了部分香港年轻人对“双普选”的认知。

“我是一个住在香港的中国人,我很爱香港,我很希望香港好,”范徐丽泰说,“只有祖国好,香港才会好;香港好,对祖国也好。”

来源:中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