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有民宿不记身份 变黑衣魔“基地”或“军火库”

民宿在香港未受太多規管,容易被利用成非法用途。 網上截圖

民宿在香港未受太多规管,容易被利用成非法用途。 网上截图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大批黑衣魔昨日藉“和你shop”活动,又到多个商场大肆破坏。据香港《文汇报》记者了解,暴徒这次肆虐其实是为准备于下周二(24日)平安夜发起更大规模的暴力行动作“热身”。日前警方在港岛湾仔及炮台山的单位分别破获两个极端暴力组织“屠龙小队”、“V小队”基地,其中在湾仔的单位据悉是“屠龙”成员为藏放爆炸品而租用的民宿。香港文汇报记者早前曾尝试在多处租用该等民宿并作实地观察,发现这类民宿几乎“无王管”,只要有人在网上办妥租用手续,住客在入住前甚至退房时,房东/经营者都不会查阅住客的身份。消息透露,有暴徒就是利用这个空子将民宿变成“基地”或“军火库”,囤积大量暴冲物资甚至杀人武器。

香港《文汇报》记者早前透过一个全球大型民宿网站租用本港民宿,发现手续颇为简单,用户只需提供资料给该网站,网站亦强调个人资料不会透露给其他用户及民宿房东/经营者。记者在登记完简单资料后,便租了一间位于旺角区闹市的民宿,不久,有自称房东的人便在该Apps上主动联系记者,并相约时间、地点交收锁匙卡。

取匙不问身份 出入无掩鸡笼

在上周的一个下午,“房东”着记者到该民宿的楼下等候,约10分钟左右,便有一名男子抵达,他将锁匙卡交给记者后便匆匆离去,记者主动查问民宿安全及设施等问题,但该男子表示自己只是“代理”,并不是房东,如有需要可在Apps上向房东查询。之后,记者再进入这座居民大楼,在进入大厦时,管理员也没有任何询问,任由记者自行进入该大厦某层所租单位。

据悉,很多这些民宿的房东都并不会亲自与租客接触,只会透过职员与租客联系,对租客的身份及目的基本不闻不问。有暴徒组织看准入住民宿无人理会的漏洞,且出入方便,就在港岛及九龙租用了多个民宿作为他们的临时基地,一方面可作为参与暴冲活动前后的临时藏身地,另一方面,也可作为存放各种物资及爆炸品的地点,甚至用于试验危险品的秘密地点。

在民阵发动“12.8”游行前,警方分别在湾仔及炮台山破获“屠龙小队”及“V小队”的秘密基地,检获一支9mm Glock半自动手枪、伸缩棍、护甲及爆竹。据悉,“屠龙小队”的湾仔基地是短租的民宿。有知情者透露,有“精锐小队”成员早在8月已开始租用单位、酒店及货仓作为暴冲物资的存放地,由于出入时仍会被人看到,因此在9月时开始已改为租住民宿,贪其出入时都无人理会,而“小队”会不时转换地点,以逃避追踪,亦可调动军火在不同地区发动袭击。

香港《文汇报》早前曾报道,“屠龙小队”及“V小队”一直密谋针对警察发动血腥恐怖袭击。“屠龙小队”及“V小队”可谓劣迹斑斑,自成立起已发起多次针对警察的恐怖袭击行为,今年8月30日,3名刀手于葵涌警署伏击一名休班警察,正正就是“屠龙小队”及“V小队”所为,其中自称“V小队”的头目“Victor”事后更在“连登”贴出逾八千字的长文,大肆宣扬自己的杀警行动,并称他们还会进行更多恐怖行动。

核心成员转地下 暗网买军火

据悉,由于“屠龙小队”及“V小队”行为极端,已成为其他黑衣魔的偶像,近期的一些冲击现场,都有大批“粉丝”期待他们到场发动袭警行动。但有“勇武”成员向香港文汇报记者透露,现时“屠龙小队”及“V小队”的核心成员已不会再上前线,计划把组织“地下化”,再藉机发动恐怖袭击,除今次的半自动手枪,这些“小队”仍尝试在“暗网”(购买非法物品的网站)购入更多军火,企图未来再大干一场。

“屠龙小队”部分简况

8月25日 在荃湾二陂坊一带破坏店铺,再冲击警车和警察 

10月13日 十余名黑衣魔同时以“火雨”向旺角警署投掷燃烧弹

11月12日 “中大事件”中,“小队”有到场支援,冲击警方防线 

12月8日 警方在搜查危险品行动中拘捕11人,据悉被捕者为“屠龙小队”成员

警侦查两月瓦解“屠龙”

■10月13日,「屠龍小隊」以「火雨」形式將燃燒彈投擲向旺角警署。  資料圖片

■10月13日,“屠龙小队”以“火雨”形式将燃烧弹投掷向旺角警署。  资料图片

盛传今次多人落网的极端暴徒“屠龙小队”,过往的暴力冲击行为都显得十分出位,并与另一支极端暴徒“V小队”在黑衣魔中崛起。据了解,今年10月中旬,多番被暴徒冲击的旺角警署突然遭“整队黑衣魔”用“火雨”的方式投掷燃烧弹,而完事后这些人迅速逃离现场。警方事后根据现场视频观察,发现这些黑衣魔甚有组织性,因此决定全力侦查搜捕,经过近两个月的侦查,终于在湾仔及炮台山等处拘捕多人。

据悉,早在8月25日发生荃湾冲击事件后,警方开始着手调查黑衣暴徒,惟当时资料并未充足,警方一直处于观察阶段。此时,有自称“屠龙小队”的成员甚为嚣张,不时在网上发表暴力言论,更高调接受某些煽暴媒体访问。直至10月中旬一个晚上,在“8.31事件”后多次受到冲击的旺角警署外突然出现一整队黑衣人,只见他们以一次过的“火雨”方式向警署投掷大量燃烧弹,而完事后各人都极速逃离现场。警方事后将现场拍到的视频进行仔细分析,发现该批人与其他“散兵游勇式”的黑衣人不同,他们无论在抵达现场及撤离时都甚有组织性,再加上与在其他地区的暴力事件一起研判,初步判断该组织应该就是穷凶极恶的“屠龙小队”。

经过近两月的侦骑四出和详细调查,警方终于锁定数十个“屠龙小队”的落脚点,终于在12月初捣破数个“暴窦”,将多名疑似“屠龙小队”成员绳之以法。事件发生后,“屠龙小队”的Telegram频道“育龙”一度贴出小队“覆没”消息,不过该讯息不久就被删去。记者发现,在12月7日后,“育龙”已没有再作更新。不过,在11月下旬,有自称“屠龙小队”的人在Telegram开设频道和发起众筹,称声要筹款供养其他“暴力小队”成长。

“V小队”成下个严打目标

据悉,大批“屠龙”成员落网后,另一个极端暴力团体“V小队”将是警方下一个重点打击目标。据了解,“V小队”作风较为低调,但却比“屠龙”更为暴力。今年8月30日,数名暴徒在葵涌警署附近用刀伏击一名休班警察,事后有人在网上发表长文,详述事发经过,自称此事是“V小队”所为,扬言该小队的工作“就是专门对付警察”,并称他们会到“海外受训”,日后藉机潜回香港发动恐怖活动。

老魔训练新手冲在前

沙田新城市廣場昨日被大批黑衣魔破壞,欄杆上的玻璃被擊碎。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沙田新城市广场昨日被大批黑衣魔破坏,栏杆上的玻璃被击碎。 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过去一段时间,极端暴力团伙“屠龙小队”及“V小队”越演越激,其行为已与恐怖分子无异。香港文汇报记者调查发现,在11月中旬的“中大理大事件”后,上述两支属于黑衣魔的“精锐小队”已极少到冲击前线。据悉,他们此举除了是想将暴力行动“地下化”外,他们亦会训练“冲击新手”。这些新手大多在过去两个月才加入,甚至是由“和理非”演变而成。

“理大事件”结束后,“勇武”数量明显减少,之后多次冲击都未能得逞。在12月8日,民阵在港岛发起游行,当时亦有不少“勇武”分子混迹于人群中,多次挑衅警察企图乘机冲击,亦有暴徒向法院投掷汽油弹。至游行终点,约200名“勇武”集结在中环置地广场外,一度准备向防暴警察发起冲击。

香港《文汇报》记者现场观察,这些“新手小队”游行完后已立即“上Gear”(穿上冲击制服),亦准备了大量汽油弹、行山杖等武器。但带头的“勇武小队”头目感觉现场的人数明显不足,而且大部分都是中学生模样的新手,在判断形势后唯有决定放弃。据悉,由于大批“勇武”遭到重创,不少暴力小队更是溃不成军,为了重整实力,“屠龙小队”及“V小队”已开始向新手们提供训练及装备,企图能培养出更多黑衣魔上前线肆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