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有一种政治投机,叫沈旭晖

在持续逾半年的“修例风波”中,有三种人特别惹人生厌。第一种是“暗撑”暴徒的中产,他们有贼心无贼胆,舍不得自己的高薪厚禄,于是藉着口头或财政上支持暴徒,推对方上街头充当炮灰;第二种是立场先行的所谓学者,他们利用盲目崇拜专家和学者的群众心理,不断妖言惑众,藉此从中获利;第三种是建制内的投机分子,他们朝秦暮楚之余,又要扮“中立”,于是说话做事均比乱港派更加不知所云。

不知是凑巧还是不幸,中大社科院客席副教授沈旭晖,竟然有齐上述三种人的所有特点。此人因其家人的背景,海外留学回来后,便在一个所谓的智库出任召集人,之后又曾在中央政策组混得一官半职,中间兜兜转转,更沦落为财阀豢养的文人。假若没有这场“修例风波”,此人可能还在建制里厮混,大谈什么“眼界跨越边界”。

可是,此人跟其他投机分子一样,唯利是图又目光短浅。当他看到“修例风波”爆发初期,乱港派的声势在表面上似乎处于上风,便立刻把自己打扮成建制派当中的所谓“温和派”,实质则是跟乱港派沆瀣一气,要求政府成立所谓的“独立调查委员会”。当此人发现政府不为所动,便意图在建制内部大搞分化,把政府不接受自己建议的原因,归咎于建制内部的所谓“强硬派”之上。

直至近日,此人发现乱港派的声势及士气,均在逐步回落,不但游行人数正在减少,暴力浪潮的规模和参与人数也在不断下跌。在此情况之下,又决定在报章撰文,虚构特首林郑月娥旗下有一个所谓的“散水办”(注:“散水”是粤语俚语,含解散或瓦解之意),并把乱港派渐现颓势的原因,归咎于此厮幻想出来的“新一轮瓦解运动的十条战线”。

其实,乱港派逐渐失去支持,主要是他们纵容甚至煽惑暴徒胡作非为,并认为他们只要发动暴力冲击,再加上建制内的投机分子配合,政府便会最终选择让步。然而,政府以及中央并没受到绥靖主义的忽悠,坚定支持警方依法止暴制乱,致使乱港派及其支持者开始发现,再多的暴力冲击,结果也只会是徒劳无功。

此外,长时间的暴力冲击,已对普罗大众的日常生活,以及实体经济带来负面影响。虽然沈旭晖在文中宣称,暴力浪潮并无影响香港的股市和楼市,但是暴力浪潮对于中小企、饮食业、服务零售业以及旅游业的冲击,以及因此而增加了本地劳动人口的裁员压力,始终欺骗不了老百姓。因此,即使连乱港派的内部,都有人对于暴徒的胡作非为,开始感到不满。长此下去,对于乱港派最重视的2020年立法会选情,将会十分不利。

由此可见,暴力浪潮所引起的反噬作用,才是乱港派士气的回落,以及内部逐渐出现矛盾的成因。当然,沈旭晖虚构政府存在一个所谓的“散水办”,或者诬称乱港派内部遭到渗透,其实是可以同情地理解。毕竟,散播谣言、制作假想敌和炮制阴谋论,一直是乱港派吸引支持者,推卸自身责任,以及排除异己的惯技。

从政治策略上而言,虚构政府存在一个所谓的“散水办”,既能增加乱港派支持者的危机意识,又能把乱港派内部的悲观及不满之声,归咎于“有某方资助的网军参战”,从而达到打压异见之效。让人感到惋惜的是,沈旭晖好歹也算是一位“学者”,竟然也学人玩起散播谣言和炮制阴谋论,论据不足便靠着“假如”、“有传”,乃至“你懂的”搪塞过去。如此自甘堕落,真教人情可以堪?

作者:文兆基 时事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