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警方不好战,但法治不容暴徒

暴徒占领香港理工大学,卓孝业当日主管理大的围捕行动,他强调从没计划攻入校园,看见324名年轻人最终安全出来,他觉得最有意义最值得。对于暴徒疯狂制造汽油弹、又破坏红隧和用弓箭射人,他就直斥不能容忍,也不能妥协。

暴徒占领理大13日,警方围捕过程中,摆出强硬立场,令人印象最深刻,身为西九龙总区指挥官的卓Sir,在记者会上以两文三语,用坚定口脗一再强调:“警方的拘捕行动别无选择”,他劝告违法者面对和承担后果,杜绝暴徒试图顽抗的幻想。

卓Sir忆述,11月17日上午,暴徒袭击一批自发清理路障的市民后逃入理大,暴徒拥有大量武器,随时也会走出校园大肆破坏,警方逐步增援,调动六个总区的应变大队到场,休假的警员也紧急召回,动用警力多达1500至1800人,对峙至傍晚,演变成包围行动。

卓Sir承认,当时理大附近,有狙击手在高处戒备,但只是为了防范暴徒可能挟持人质,强调“警方并无战意,也不好战”,兵不血刃是最好的办法,策略上是希望和平解决,只要暴徒肯放低武器,不需要跳桥、捐地洞。

“暴徒不理他人死活”

“破坏社会秩序安宁的人,除了是暴徒,也是罪犯,在法治社会,绝不能容许,更加不能够妥协!”理大行动中,有三件事令卓Sir最印象深刻。

第一件事,是暴徒用箭,射中警员的脚。“很难相信人性去到一个地步,完全不理会他人死活。”他指出,同事负责传媒联络工作,那枝箭若射不中同事,就会射中传媒,他反问:“这样的罪犯,是否容许他们就此离开?法治社会是不能容许这些事。”

第二件事,是火攻装甲车。卓Sir形容,装甲车“基本上变成一个火球”,若非适当的保护,难以想象车内同袍的后果。他赞扬该名警员冷静应对,倒车回来,同事将火救熄,充分体现团队精神。

第三件事,是警员坐在马路吃饭。卓Sir说:“当时风沙吹得很厉害,会觉得很心酸,为什么会做到这样子?”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