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汇丰不能因黑色恐怖跪低

暴乱金库“星火同盟”遭冻结7千万资金,似乎对暴徒的打击比想象中更大,平安夜当晚,暴徒气急败坏,不惜在英资的汇丰银行纵火以“报星火之仇”,正是明证。

另一个证据,便是《苹果日报》昨日大篇幅报道,自“星火”被取消户口后,曾与汇丰商讨以本票方式交还6千万资金,但被警方禁止提取,目前这笔资金仍滞留汇丰。《苹果》之后又煞有介事地引述大律师意见,指银行虽然事后“可能遭受控告”,但其非警察部门,不必遵循警方指令。此举与暴徒“装修”如出一辙,目的都是向汇丰施压,迫使其交还“星火”的资金。

银行可无视犯罪行为吗?

其实这篇报道并没有完全写出事实。的确,汇丰不是警察部门,不一定要遵照警方指令,但按同一逻辑,难道有人可无视警察指令与法律,任意妄为作出犯罪行为吗?《苹果》在报道中没有写出,如若汇丰不遵照警方指示,将有面对控告的风险。

据报道,警方是行使《有组织罪案条例》第25条的权力禁止“星火”提取本票。有关条例列明,“如有人知道或有合理理由相信任何财产全部或部分、直接或间接代表任何人从可公诉罪行的得益而仍处理该财产,即属犯罪……循公诉程序定罪后,可处罚款5百万港元及监禁14年。”意思即是,如果汇丰明知“星火”的资金可能与洗黑钱有关,仍继续参与其中的话,那就无异于处理“贼赃”,光看刑罚,便知这是极严重的罪行,绝非“可能遭受控告”数字能轻轻带过。《苹果》只是想制造汇丰无胆反抗警方支持“抗争者”的论调,但实际上却是不负责任地将汇丰“摆上枱”。

乱港派及暴徒们之所以如此关心“星火”资金的去向,当然是因为所涉金额甚大,实际上已形同这场暴乱的“补给线”。这条大型补给线的作用,不只是向暴徒提供物资和资金,更重要的,是为被捕暴徒提供法律援助,将暴乱变成长期战线,以消耗政府和警队的力量。

当然,所有香港人都享有辩护的法律权利,但当中正正有被乱港派利用的空间。一个完整的司法程序,由拘捕至搜证、检控、提堂、控辩双方举证,某些情况还有陪审团,即使判了刑也未算结束,因为还有多次上诉的可能性,整个过程极其冗长。如今律政司已检控近一千人,如果每名被告都要走完全部程序,加上其他需要审理的案件和未来更多的检控人数,恐怕法庭花十年都未能处理完毕。而在这期间,当某些被告未定罪前获准保释,或因证据不足而被释放,或被判无罪,就可以重回街头再充当暴乱的人力,结果便是暴乱的战线在时间上被无限拉长。如果陷入长期消耗战,香港民生经济环境只会愈来愈差,政府连施政都寸步难行,香港更何谈什么竞争力,倒不如说,如果结局演变成全香港“揽炒”,也就遂了某些暴徒的目的。

在历史上大大小小的战役中,切断兵力和补给都是基本的王道战术。政府依法查处“星火”这座大金库,自然是应有之策,而乱港派之所以倾尽力量保护补给线,也在意料之中。

特区政府止暴制乱的关键,首要必须孤立作为主要战力的暴徒,使其街头战线溃败,不论是依法查处“星火”,还是设立特别法庭均为必要之举。如此一来,剩下的问题总能从制度内或以法律方法解决。

作者:卓 铭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