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学校消“独”就是止暴制乱

尽管暴乱仍在持续,但警方捣破暴徒的“武器库”、拘捕多名极端分子、冻结了“黑暴金库”,参与暴乱的暴徒大幅减少,显示暴乱正处于收尾阶段。然而,暴乱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结束。因为大量年轻学生长期以来被有政治偏见的“黄师”荼毒,在这场风波中被“民主自由”“本土”等口号和意识动员起来,需要时间透过法律、教育等方法令他们明辨是非。

社会需要反思的是,为什么大量青少年学生参与这场暴乱?这是关乎暴乱能否早日结束,以及日后会否死灰复燃的问题。学校、家庭和社会对教育好青少年都负有责任,中小学更责无旁贷。原因包括:

一)学校是学生学习知识的地方,知识是可以被反覆应用的信息。学生在学校被灌输“反中乱港”、“港独”等错误思想后,往往会烙印在脑中,像从书本学到知识那样,反覆利用那些观点来观察事物和进行社会实践。

二)年纪小的中小学学生缺乏判断能力,容易接受特定思想的熏陶。在宗教团体办的学校里,学生较容易成为该宗教的信徒便是一例。而今,如果学生在学校被灌输“港独”思潮,将来也容易成为“港独”分子。

三)在学校,老师和学长往往是学生,特别是低年级学生的楷模。极端言行有悖社会道德,但如果有关言行受到师长的宣扬,能迅速颠覆青少年的认知。

四)大批在校学生同时接受某种思想影响,同学间再互相影响,形成了学生的社交环境。那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激进学生往往集中在部分学校而不是所有学校。

学校对学生的影响不容低估,那也是为什么宗教或政治团体,无论在顺利或艰难环境下,都会坚持办学的原因。

懂得独立思考的学生,不会不加思索便全盘接受学校灌输的思想。但现在有部分以为自己拥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学生,在网上接触种种似是而非的资讯、谣言后竟信以为真,当老师厘清谬误时,他们就拒绝接受,结果对教学造成严重影响。

已故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曾指出,武力只能解决表面问题,杀掉恐怖分子,你只是杀掉了工蜂。借用李光耀的例子,在暴乱这个蜂群中,蜂后就是那些在学校内宣扬、传播“扭曲的民主自由”的“黄师”,他们在污染并俘虏了年轻人的心灵。在学校教育机制中,究竟谁承担着最大的社会责任?

首先是校长的责任最大,因为老师是由他来招聘的。现在,当某学校发现老师散布仇警言论,也是由校长来负责处理的。试想一间学校如果老师播“独”、许多学生成了暴徒,那个校长能没有责任吗?

其次,老师是第二责任人。因为是他们向学生直接传递信息的,教材也是由他们挑选或制作。

第三是教材的作者。利用学校教材鼓吹暴力和分离主义是香港反对派的重大实践;他们不仅反对国民教育,而且在教材中还吹嘘汉奸黄之锋为“楷模”,其目的无非就是要教唆学生当汉奸。

教育局局长杨润雄日前称,香港至今已有约80名教师或教学助理在暴乱中被捕;教育局已向13名教师分别发出谴责信、警告信和劝喻信,还有31宗教师专业操守投诉待处理。然而,教育局还可以做更多工作,特别是在当前的时间点上;如果把问题处理好,更能加快止暴制乱的进程。

来源:大公网 作者:向 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