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围观的“市民”与百年前的“看客”

平安夜不平安,圣诞节不快乐,黑衣暴徒连日上街搞事,市民连放假都不开心。纵暴政客又在申请元旦大游行,意味着黑色暴乱将在新一年继续,香港的苦难看不到尽头。

曾有人指望暴徒“累了”就会停止打砸抢烧,一切都回归正轨。但善良的人们失望了,月复月、周复周,暴乱还是没完没了。今次暴乱没有像“占中”般自然落幕,暴徒愈斗愈兴奋,愈打愈快乐,原因是多方面的:外部势力的介入更公开更着力,纵暴政客更无耻、更没有底线,而站在暴徒一边的民意没有明显消减,“旁观者”数量仍然很多,就是明证。

西方政客形容黑色暴乱是“一道美丽风景线”,“旁观者”是风景的重要一部分。事实上,哪里有黑衣暴徒,哪里就有围观者;哪里有打砸抢烧,哪里就有围观者。那些围观者,有些是所谓“街坊”,有些是手持相机的“记者”,有些则以“义务救伤员”的姿态出现。他们总是将镜头对准执法警员,总是在呼应暴徒的口号,总是在欣赏暴徒的打砸抢烧。而在警方执法时,他们除了一味指摘警方“暴力”,更拦在警方与暴徒之间,阻止警方拘捕甚至“抢犯”,更一再编造及传播谣言。

说穿了,“旁观者”虽然不着“暴徒装”,但他们“与暴徒同行”,是所谓“手足”,扮演着助纣为虐、为虎作伥的角色,充当着“帮凶”,更令暴徒们觉得民意站在自己一边,得意洋洋,越干越起劲。

历史上曾有“杀君马者道旁儿”的典故。大意是,路人夸奖某君的坐骑跑得快,骑马者得意洋洋,加紧挥鞭策马,最终将马累死了。如今,不少年轻人以“勇武”为荣,其实是受到旁观者喝彩的刺激。殊不知,旁观者是在“捧杀”年轻人,将他们导入犯法之不归路,面对判刑、入狱、前途尽毁的未来。“旁观者”不负任何刑责,却成就“支持年轻人”、“支持民主”的名声。

“旁观者”成为黑色暴乱的一大奇观,也令人想起鲁迅笔下的“看客”。上个世纪初,日俄战争在中国东北打响,不少中国人被指充当俄国间谍而被抓捕,押上刑场斩首。而斩首的现场,总有一大群中国人看热闹,他们对同胞被残杀无动于衷,只想欣赏刀锋一过头颅落地、鲜血喷涌的场面,有些人还将那鲜血打包回家做“人血馒头”医治痨病。

内斗内行 外斗外行

那些看客“颈项都伸得很长,彷彿许多鸭,被无形的人捏住了的,向上提着”。鲁迅对“看客”的形态临摹得维妙维肖,将部分中国人的愚昧、无知、冷血、凶残刻画得入木三分。当年的中国人被称为“东亚病夫”,不仅身体上是病夫,精神上更是病夫,鲁迅因此大声疾呼,希望中国人尽快觉醒起来。

可惜的是,一百多年后,香港的“旁观者”成为了“看客”的传承者,一样的愚昧,一样的冷血,一样的没有灵魂。不少香港人自我感觉良好,看不起内地人。其实,那些香港人本身也不是什么“新丝萝卜皮”,他们才是低质素的一群。

“看客”与“旁观者”其实属于同一类人,精神上一脉相承。“港独”分子羞于以中国人自居,凭空制造“香港族”,然而,事实胜于雄辩,从“看客”心态足以证明,那些香港人也是中国人,只是他们继承的是中国文化中最糟粕的那一部分。

与鲁迅一样,大力鞭挞“民族劣根性”还有台湾的柏杨。柏杨说中国人是一盘散沙,内斗内行,外斗外行,这一点在部分香港人身上也得到充足的体现。回归以来,香港社会风风雨雨,陷入内斗内耗的泥淖不能自拔。“占中”如此,黑色暴乱更是如此。

黑衣人破坏自己的家园,加剧社会撕裂,是内斗;举美国旗,跪求美国制裁香港,是内斗;“装修”撑警商店,是内斗;“私了”持不同政见的市民,是内斗。所谓“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实质就是内耗内斗,自我毁灭。

没有“旁观者”的捧场,就没有暴徒,好比没有观众就没有明星表演。这场暴乱之火,照出了“旁观者”的狰狞与丑陋。

来源:大公网 作者:龙眠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