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保护记者私隐 不保护警员私隐?

网媒《立场新闻》近日再次成为镁光灯主角,事缘前日有警员在大埔超级城截查一名记者时,在直播镜头前展示其身份证,被指侵犯个人私隐。警方昨日亦在例行记者会中承认,警员在此事上“做得唔啱”,有需要会配合个人私隐专员公署调查。

不论为何,很多人好像直到此事发生后,才忽然发现私隐的重要性,继而对警队大加挞伐。但也许是他们忘记了,或是他们从不知道,或他们故意忽视,在这场将近七个月的“修例风波”中,私隐最先受到侵犯的不是别人,正正是香港警队!

从风波开始初期,“连登”和Facebook等社交平台上已有不少擅自披露警员资料的帖文,尤其在暴徒极为依赖的Telegram平台出现“老豆揾仔”等专门起底群组后,此一趋势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披露的资料不只是出生日期、身份证号码,还有住址、手提电话、电子邮箱,意味警员除了私隐遭到侵犯外,连公务时间以外都要面对暴徒及其支持者数之不尽的滋扰和侮辱。

而最令人不齿的,是这些起底群组连“祸不及家人”的基本道德观都欠奉,甚至呼吁网民提供警员家人,包括幼小子女的私人资料。即使是最残酷的战争,交战双方至少也会默守一些人道规范,其中最重要的当然是不可攻击“非战斗人员”。但对暴徒们谈道德人道,何异于与虎谋皮。因为他们毫无底线,为求打击警队无所不用其极。孟子云,人之异于禽兽者,在其有仁义礼智。这四者,暴徒一样也没有。

其实就在本周初,特首林郑月娥曾撰文批评这种起底文化,她提到多名官员,包括其自身的手提电话号码都被公开,斥起底目的意在使人噤声,令市民不能公开、坦率表达意见。但林郑这番说话似乎未引起太多关注。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的报告亦指出,逾4千宗起底及网络欺凌个案中,牵涉警队的占最多,达三成六。个人资料私隐专员黄继儿表明,网上平台有法律及社会责任制止起底行为。但这番说话,却比不上黄继儿昨日一句“有足够理由主动调查(警方)”来得让人重视。高等法院在10月时发出临时禁制令,禁制任何人非法公开警员及其家人的资料,但上述起底群组时至今日仍如常运作,照样每日更新“警员名单”。

英国著名作家George Orwell的小说《动物农庄》中,有一句名言:“所有动物生来平等,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今日香港的情况则是:“所有香港市民的私隐都受到平等的保护,但有些人比其他人受到的保护更平等。”保障、尊重个人私隐这些话已经说了很多年,何以某些人到今时今日才彷彿如梦初醒?

在此搁笔前,笔者也要“戴个头盔”,这篇文章不是想为警员展示记者身份证一事强辩,相反,对犯错的警员也绝不偏私,才能显出警队执法公正不阿,赢得市民支持。但笔者亦同时希望某些人不要双重标准,既然包括记者在内的所有香港市民都有同等的私隐权,警员理应也有同样的权利,起底警员的行为,也就应该受到同等甚至更大的重视。

来源:大公网 作者:卓 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