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黄媒诬蔑警侵记者私隐 市民投诉记协双重标准

图:广东电视台记者陈晓前遭到大批“黄媒”包围拍摄其个人名片,过程遭直播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黄媒”、黑记想方设法抹黑警察,已成煽暴、纵暴的常见伎俩。有警员日前在大埔超级城商场,截查在场叫嚣的《立场新闻》记者陈朗升时,陈的身份证被摄影机拍摄到,警员因此被指侵犯个人私隐云云。个人资料私隐专员黄继儿称有足够理由展开主动调查。记协迅速附和大做文章。有市民写投诉信质疑,陈朗升当时自己手持摄影机,有能力决定是否拍摄,而其他市民、记者、警察及其家人资料被“起底”,却未见私隐公署、“黄媒”及记协以相同尺度跟进,有双重标准、别有用心之嫌,公署的做法更不符其“公平公正”、“不偏不倚”、“无畏无惧”的宗旨。

内地记者被袭 记协从无谴责

当日在大埔超级城商场,《立场新闻》记者陈朗升采访乱港分子捣乱商场时,突向一名警察发难叫嚣,涉藉“记者直播”之名挑衅警察。该警察反驳时,陈朗升冲前大叫,拒离封锁范围,涉阻挠执法。警察随即截查陈朗升的身份证及记者证。其间陈朗升未关闭或移开自己手中的摄影机,摄影机拍摄到他的身份证。陈朗升趁机声称警察“故意”泄露其私隐。

事发后记协发声明,声称有警员故意把记者的记者证及身份证置于直播镜头前展示,导致记者私隐外泄,行为涉嫌违反《私隐条例》,应考虑检控云云。

对此有市民写投诉信严辞驳斥。信中指出,很明显拿摄录器材的人,才是决定是否把相关个人资料捕捉入镜头及将之播出的人。正如记者及传媒之前也大量播出记者查询被捕人士的身份证号码及姓名,决定权在记者及传媒手上,而不是警方或市民。

《环球时报》记者付国豪8月在机场被暴徒非法囚禁和殴打,更遭强行搜查背包、曝光私人证件及信件。事后,记协竟对暴行轻描淡写、为暴徒转移视线,责怪付国豪被打时未戴记者证。

同月在警方记者会上,广东广播电视台记者陈晓前遭大批“黄媒”记者狙击及指骂,她最终被迫出示印有个人资料的名片,供在场“黄媒”任意拍摄刊登,《立场新闻》则全程直播。对此记协竟未作任何谴责。

有市民亦在投诉信中质疑,私隐公署未如对待《立场新闻》记者陈朗升,就上述事件主动调查,与公署“公平公正”、“不偏不倚”、“无畏无惧”的宗旨背道而驰,有失职之嫌,甚至与“黄媒”及记协一样,是双重标准、别有用心。

私隐专员黄继儿回应大公报记者查询时声称,“超级城”及“付国豪”所述内容,两者有法律上根本的差异,公署处理方法自然不同。

在“超级城”事件中,收集和处理“立场新闻”记者的个人资料(身份证)者为便衣警员,法例规定他“向直播镜头展示数十秒”的做法,必须先得该记者的同意,除非他收集该身份证时已向该记者说明,但在场的录音显示该记者表示不同意;而在“付国豪”事件中,收集和处理付国豪的证件者为网民或《苹果日报》。由于《私隐条例》列明新闻活动受豁免,《苹果日报》撰文报道纵使违规,也可免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