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部分"黄色食肆"无牌经营 捐款予暴徒基金才能入圈

■售賣自製蛋糕的「治癒羔羊」未領任何食肆牌照。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售卖自制蛋糕的“治愈羔羊”未领任何食肆牌照。 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文汇报》报道,以政见区分店铺类别、画地为牢的“黄色经济圈”概念,违反香港赖以成功的市场主导经济规律,注定会以失败收场。香港《文汇报》记者日前“放蛇”调查发现,“黄色经济圈”是煽暴派“掠水”的伎俩,据悉店铺必先捐款予暴徒基金才能入圈,同时要向“黄丝”提供优惠,否则便被报复,手法与黑社会勒索保护费无异;香港《文汇报》更发现,部分“黄色食肆”原来是无牌经营,或违反牌照规定招揽生意,种种迹象都显示煽暴派光靠“黄色经济圈”敛财,却罔顾公众的卫生安全,有“靠害”之嫌。

位于长沙湾一幢工厂大厦的楼上咖啡店“治愈羔羊”提供饮品及自制蛋糕等食物,由于曾在6.12暴乱、6.16民阵游行及8月5日“三罢行动”等煽暴派鼓动的行动中暂停营业,因而成为“黄色经济圈”推介的“黄店”之一。

香港《文汇报》记者日前曾到该店“放蛇”,发现有不少客人是因为“黄色经济圈”推介才慕名而至,有光顾的客人指虽然曾经住在附近,但在修例风波爆发前一直不知道该店的存在,显然“黄色经济圈”在“黄丝”吹嘘下收到宣传效果。

官方证“羔羊”无牌

然而,记者在现场观察却不见店方张贴食肆牌照,记者遂以市民身份致电食环署九龙区牌照组查询,接电话职员翻查后表示,“治愈羔羊”并没有食肆牌照登记。由于该店主要出售冷冻蛋糕及饮料,是容易滋生细菌的高危食物,一旦卫生设施不足,随时爆食物中毒危机。只有获食环署批出食肆牌照的食肆,其卫生环境,包括通风设施、楼宇安全及消防等都通过严格规定,才能减低食安及走火警风险。

事件揭露,“黄色经济圈”极不负责任地未有核实店铺的牌照及食安问题,光是根据店方的政治立场“啱唔啱听”作为纳入推介名单的唯一审批准则,对食客而言简直有“靠害”之嫌。

“程班长”卸责食客

另外,部分获“黄色经济圈”推介的食肆持有“工厂食堂牌照”,按现行法例规定,只准接待工厦内工作的顾客,但香港文汇报记者“放蛇”发现,不少“黄色食堂”均无视有关规定,部分“黄店”公然在网上公开接受任何市民订位,从未过问对方是否大厦内的工作人员。

在同一座大厦内另一间只领有“工厂食堂牌照”的食肆“程班长台湾美食”亦存在同一情况,该店虽然在门外有告示指按照规定只接待大厦之员工,但该告示张贴在走廊尽头,一般乘电梯上楼的顾客不以为意。

“程班长台湾美食”似乎也知法却不守法,店方在餐牌其中一页“戴定头盔”说,该店所持的“工厂食堂牌照”规定,不能接待工厦外人士,告示说:“职员无从查证,只是要求顾客自查”,换言之店方将查证的责任交由食客自理。

香港《文汇报》就有关情况向食环署查询,确认“治愈羔羊”的处所未领有该署签发的食物业牌照或许可证;而“程班长台湾美食”的牌照,只供受僱于该座工厦内的员工享用膳食及餐饮。

发言人重申,工厂食堂持牌人如经营其牌照指明以外的食物,例如无牌经营食肆,即属违法,一经定罪,最高可被罚款5万元及监禁6个月,若持续违例经营,每天最高可被另加罚款900元。

店染黄限制多 厕纸禁用国货

■譚凱邦

■谭凯邦

煽暴派对参与“黄色经济圈”的店铺有着极苛刻的要求,严格规定“黄店”的整个供应链长远而言不能有内地供应商的参与,细至一张厕纸也不能是内地制造。在这种氛围下,新同盟荃湾区议员谭凯邦乘机搞团购,声称能为居民订购一款非内地制的厕纸,但不少网民使用过该款厕纸后,也大喊“中伏”,指纸质极粗糙,比内地制造的厕纸“差几条街”。

煽暴派勾勒出来的“黄色经济圈”十分极端,“黄店”除了要上缴部分收益予煽暴派外,连店内收看的电视也有严格规定,绝不能是“黄丝”所针对的无线电视,更遑论是内地电视台,甚至所用的厕纸也要管,绝不能使用内地制的厕纸,“黄丝”圈子更有一句潮语是“去内地化,先由厕纸做起”。

谭凯邦搞团购 价高质劣

如此极端的消费行为造就难得“商机”,谭凯邦也参与埋一份,团购一款非内地制的厕纸,每条10卷装售30元。这个订价并不低,价钱与台湾制及东南亚制的厕纸相若,但质量却“差几皮”,部分使用过该款纸的网民批评:“易烂又粗糙,点用?”也有人埋怨中伏,“起码要摺3层先用得!”可想而知,纯以政见作营销噱头的“黄色经济圈”,不论是订价或质量,都偏离市场,难以在市场占一席位。

入圈陷无底潭 杂费交极唔完

“黄色经济圈”说白一点就是一种近乎黑社会保护费的勒索制度,入了圈的店铺可免于被恶搞、“装修”(毁坏)等对待,然而该制度却如吸血鬼般不断向店方苛索。有忍无可忍的店铺近日在网上爆大镬,后悔当初为入圈,向所谓的“抗争”基金捐款,上缴利润,然后在店外“做样”张贴“连侬墙”,以为一劳永逸,讵料“黄色经济圈”是个无底深潭,文宣组不断巧立名目收取杂费。

据了解,纵暴派文宣根据店铺官方fb或负责人fb 过去的言论,推断其政治立场分为黄店、蓝店,一旦定性为“蓝店”便被暴徒不断杯葛、骚扰、破坏,制造黑色恐怖,打压辛苦经营小商店直至结业为止;但“黄店”亦不见得同流合污就有啖好食。这些被标签为“黄店”的商铺表示,文宣组会邀请他们加入“黄色经济圈”,但入圈绝对不是“免费午餐”,店方需向所谓的抗争基金如“星火同盟”、612基金等捐款,一经捐款便列入“黄色经济圈”名单上,部分食肆也获发“米猪莲”标签,可张贴在门外以资识别。

“黄店”顶唔顺 上网爆大镬

然而,入圈后噩梦才开始。不少“黄店”表示,黄丝的“感情勒索”无日无之,一时不准店方接待警员家庭;一时不准店方使用内地制的原材料,必须聘用“黄丝”义工,甚至有“黄丝”顾客摊大手板问攞“抗争币”同各种优惠等,都使“黄店”忍无可忍,愈来愈多都顶唔顺要发post告急。

咖啡店“Green Door Coffee”早前就在其fb 专页发帖称,被要求参加“黄店”优惠计划,“当有客人揸收据去其铺头帮衬,要提供九折。”该店质疑:“点解要黄店提供优惠?......依家咁嘅时势自当力撑同道人,原意并唔系攞黄店着数。如果有优惠先肯帮衬,咁真系要反醒(省)吓......”

不少人转发了该帖子。连“热血公民”副主席郑锦满亦突然良心发现,发帖回应:“‘惩罚’黄店变咗‘真.惩罚’黄店......×!我都唔知自己噏乜,好混乱呀!”泛暴派的“陈大文”则称:“搞搞吓所谓黄色经济就变成‘黄色霸权’:一些店铺被邀请(强迫)成为黄店,但又要呢样嗰样优惠割价减少盈利,消费者拎住黄店收据可以在其他黄店‘抓着数’,之后又变‘印花文化’,玩储印花这类超无聊模式,变成盲目消费。”

此举被寸为“黑社会收保护费”,“手作达人”吴斯翘(Billie Ng)就称:“我见有人提议,每个月捐款$1000去星火,贴张收据出门口,先算黄店认证......黑社会来收保护费,都抬盆桔来吖!”

拒警员警眷光顾 “黄店”渲染仇恨

■有「黃店」張貼告示,不接待警員及其家屬。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有“黄店”张贴告示,不接待警员及其家属。 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煽暴派屡屡散播谣言,意图抹黑警队,更鼓吹店铺不做警员及其家属的生意,“黄色经济圈”内不少“黄店”就公然在店外张贴不欢迎“POPO”(意指警员),或不欢迎警察及其家属的单张。香港警察队员佐级协会主席林志伟在接受香港文汇报查询时表示,有关做法形同黑社会恐吓,完全不能接受,相信警队管理层会有适当的应对方法。

香港《文汇报》记者实地访察,发现部分“黄店”在店内散播仇恨情绪,铺天盖地张贴仇警海报,部分更涉及失实内容老屈警队,更有店铺张贴不欢迎警员光顾的字条。

林志伟批形同黑社会

林志伟接受查询时表示,没有收到同袍反映在光顾店铺时有如此不愉快经历,但他认为店铺的做法形同黑社会,“与黑社会的做法无异,完全不可以接受,相信警队管理层在有关方面会有适当的应对方法。”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主席马恩国大律师表示,香港现时只有性别、家庭岗位歧视和种族歧视条例,并没有针对职业歧视的法例,故店铺拒绝为警务人员及其家属提供服务,并没有违法。不过在情理上,却是一种分化社会的做法,以仇恨取代关爱,令社会撕裂持续恶化,并非香港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