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泛暴派的新衣 制糖衣食"人血馒头"

去年11月胜选的区议员,今日正式上任。靠暴乱起家的大批泛暴派所谓"素人"即将接受议会真正的考验。但那些从选前延续到选后的疑问,却未因"素人"华丽转身成为区议员而有所消减。区议会政治化将无可避免,地区层面的撑暴、煽暴与街头暴力的互相和应,更会让暴力的野火继续燃烧。吃下暴乱的"人血馒头",泛暴派的胃口更大,他们剑指立法会选举、选委会选举乃至特首选举。新一年,揭开泛暴派的新衣,在"民主"的糖衣炮弹后面,是赤裸裸的夺权野心。

"究竟拣咗啲咩议员?"

获"民主动力"推荐的电梯维修学徒陈梓维,在11月区选中击败原油尖旺区议会主席叶傲冬,成为泛暴派吹捧这场大胜的"样板"之一。

"三无青年"陈梓维,无政党背景、无从政经验、无高学历。27岁的他只有零散的工作经验,会考零分,修读"毅进文凭"亦不及格──该文凭一直被泛暴派支持者用来嘲讽前线警员。不过事实可能令陈梓维更尴尬:会考零分根本不符投考警队的最低要求,近年三成新入职警员有大学学历,该数据正在上升。

電梯維修學徒陳梓維擺街站接觸街坊,他的手寫政綱獲泛暴派盲捧有創意,其實是他不懂用電腦

电梯维修学徒陈梓维摆街站接触街坊,他的手写政纲获泛暴派盲捧有创意,其实是他不懂用电脑

不过,陈梓维凭手写政纲和波衫宅男造型使他迅速成为了网络红人,而这也导致他当选后,"智障"传言满天飞。对此,陈梓维当然一概否认。但直到陈梓维候任期间接受传媒访问,大家开始认真担忧:"究竟拣咗啲咩议员?"

手写政纲全因不懂计算机

那是BBC专访,有文、有图、有片,陈梓维获得了不少泛暴派政客可望不可及的明星待遇。报道提到,陈梓维声称在采访当日,会早记者一小时到街头谢票,结果食言。直至收到记者在约定地点致电,他才刚被吵醒,最终明知要拍片,却未刮去满脸胡子。

访问中,陈梓维示范摆街站接触街坊,但他不仅表达能力欠佳、难以连贯陈述句子,就连办事处的筹备、上任后何处需清洁等地区工作,都要街坊一一提点,收集民意变成上堂听书。此前,泛暴派支持者关注的是陈梓维那离经叛道的手写政纲,赞他有创意。陈梓维在影片报道中重写那份政纲,字迹仍是歪歪扭扭。他说手写政纲是因为不懂计算机、无关"创意",学业欠佳是因为"不是读书的料"。所谓的"创意"只是一厢情愿的想象。

至于手写政纲与服务好市民有何关系?陈梓维政纲中"跟进地区配套"、"关顾弱势社群"、"提高议政水平"几行字有何具体内容?投票给陈梓维的泛暴派支持者,似乎并不在乎。

颜色陷阱

在修例风波中,一批名不见经传的"政治素人"走上舞台,一如六年前的"占中"。"素人"走在最前线,赚取"光环"的同时,赚取选票。据泛暴派统计,有八成在修例风波中被捕的区议会候选人,最终胜选。泛暴派政客没有告诉你,这些胜选者是涉嫌严重刑事罪的疑犯。

11月17日晚上,暴徒佔領理工大學一帶,向警方防線投擲汽油彈,警方裝甲車中彈着火

11月17日晚上,暴徒占领理工大学一带,向警方防线投掷汽油弹,警方装甲车中弹着火

过去大半年的暴乱中,在风光的泛暴派政客背后,还有无数没人关心姓名的年轻人流血受伤,他们更要面对被刑事案底牵绊一生的风险,情况比"占中"更为严重。泛暴派政客"永不割席",博得"撑手足"之名,然后选票入袋。至于暴乱造成的破坏、受伤的市民、被毁坏的商铺,政客们绝口不提。

高等法院上诉庭在两年前,对一宗"占中"案作出裁决时,不点名痛斥"民主派"政客这种无底线的政治手段,并为年轻人受害入狱感到不幸。事后法官忽然"备受关怀",泛暴派将其所有与建制派扯上关系的相片、经历,皆打成"亲中"的"证据"。不过当有法官公开参与反修例政治联署,泛暴派又再集体噤声。

一切都是处心积虑的"颜色陷阱",不问是非黑白,只问黄蓝。

糖衣毒药 塑造假想敌

在区选尘埃落定时,新的战幔已经拉开。今年是立法会换届年,区议会政治化将无可避免;地区层面的撑暴、煽暴与街头暴力的互相和应,更会让暴力的野火继续燃烧。吃下暴乱的"人血馒头",泛暴派的胃口更大,他们剑指立法会选举、选委会选举乃至特首选举。新一年,揭开泛暴派的新衣,"民主"的糖衣炮弹下,是赤裸裸的夺权野心。

泛暴派區選候選人陳振哲11月初走上非法集會最前線,不斷指罵及推撞警員,「博拉」呃選票

泛暴派区选候选人陈振哲11月初走上非法集会最前线,不断指骂及推撞警员,"博拉"呃选票

围绕"民主"的话题在香港争论了三十多年,但在今日,以"民主"标榜自我的"民主派",很少描绘他们口中的"民主"实现后,香港的具体愿景如何,种种社会问题又怎样解决。"民主派"反对甲、抗争乙,镁光灯此起彼伏过后,在选举中收割政治果实,然后"民主派"继续反对甲、抗争乙。假"民主"之名,部分人懂得索取、忘记付出,懂得有权、忘记责任。

在周星驰电影《鹿鼎记》中,陈近南不断重复"反清复明"的口号,他形容是"用宗教的形式催眠,令人觉得所做的事全部正确"。只要一句口号能塑造一个存在或不存在的敌人,让人相信打败这个敌人就能"得到无数的银両同女人",便是"成功"。"民主"在香港,何尝不是如此。

去年十月,有市民以"一个爱香港的父亲"名义在报章刊登广告,直斥"『泛民主派』,你们已变成『泛暴力派』"。这位父亲表示,不甘年轻人被推上前线当炮灰,并向『泛民』政客提出五个问题,包括:"为什么不与暴力割席?为什么要在学校散播暴力思想?为什么不见『泛民』政客的子女在前面冲?为什么要去美国出卖国家?以及为什么因选票埋没良知?"进入2020年,这五个问题,泛暴派,你们能够回答吗?

人血馒头

和其他众多泛暴派区议员一样,在油尖旺富柏选区连任的公民党余德宝,暴乱多次现身前线。不过与年轻人流血受伤,甚至面对留下刑事案底的风险不同,余德宝从未受伤,从未被捕。为了推更多年轻人"去冲",余德宝利用自己的地区办事处,收集暴乱物资。

一次余德宝遇上政见不同的街坊,竟当街在众目睽睽之下,指喝这名街坊,完全陷入声嘶力竭、歇斯底里的疯狂状态。虽然现场是公众地方,但余德宝还是仗着区议员身份,趋前狂喊"走喇",把街坊赶走。标榜自己为"唯一民主派"的人,身体力行"示范"了何为"民主"。

11月25日,理工大学校园仍被大批暴徒占据。刚在区议会胜出、气焰嚣张的数十名泛暴派准区议员立即到理大附近集结,实则成为"谢票大会"。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