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梁振英:教协是最大最偏激组织

■教協及葉建源多次包庇「黃師」和縱容學生違法行為,早已引起社會廣泛不滿。圖為市民早前發起請願,抗議教協。 資料圖片

■教协及叶建源多次包庇“黄师”和纵容学生违法行为,早已引起社会广泛不满。图为市民早前发起请愿,抗议教协。 资料图片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教协及叶建源多次包庇“黄师”和纵容学生违法行为,早已引起社会广泛不满。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在fb撰文,逐点击破教协为“黄师”抗辩的种种歪理,直斥它是“最大和在政治上最偏激的组织”。他并支持教育局主动用权,处理学校、校长、老师和学生犯法犯事的问题,绝不姑息养奸。

梁振英前晚至昨日多次于fb发帖,包括总结近日教协和部分校长或老师提出的“抗辩”,如所谓“教育局或学校在什么情况下开除校长老师,没有清晰的标准”、“在私人朋友圈之内发表仇警一类的意见可以获豁免责任”、“教育局是以言入罪”云云等。

不可用“私人言论”开脱

针对第一点,梁振英表示标准从来没有绝对,“一如在交通条例底下,什么行为是不小心驾驶,什么是危险驾驶,什么是鲁莽驾驶,也没有绝对清晰的标准一样,我们必须看当时的主观和客观情况。”

至于所谓“私人言论”的开脱理由,梁振英直言这是当然不可。“一个校长、老师对一些敏感和重大问题的看法,以及个人操守的问题,并不因为这些看法和行为并不公开,就可以为所欲为。”

他举例指,有校长或老师在朋友圈私下讨论中满口粗言秽语;或者基督教学校的校长或老师在朋友圈私人讨论中有反基督的言论,有关事实一旦被公开,这校长或老师就不能以“私人空间”为辩护理由,辞职或开除是免不了的。

校长老师应要知所行止

最后所谓“以言入罪”,梁振英提醒世上没有绝对的言论自由,“在飞机上讨论劫机肯定犯刑法,诽谤也要负刑事或民事责任”,强调身为校长或老师应要知所行止,“如果要放纵自己,请改行!”

梁振英另引述报道指,自2009年至2018年期间,共有97名教师被教育局取消注册资格或拒绝注册申请。换言之,每年有接近10位教师被教育局取消注册资格或拒绝注册申请,却未见教协或叶建源出来表态。相反,黑暴运动发生至今,被取消注册资格的教师不及10位。

他以此质问教协和叶建源何以不断护短,“因为黑暴运动够恶?因为人家恶我们就要怕?恶就是正确?”另针对叶建源所谓“教育局不应接受匿名投诉”的说法,梁振英亦质问指“如果投诉教师触犯性罪行可以匿名,为什么投诉教师违法参与政治活动不可以匿名?”

玩程序庇黄师 叶建源被教局驳斥

■梁振英昨日在fb撰文,逐點擊破教協為「黃師」抗辯的種種歪理。 fb截圖

■梁振英昨日在fb撰文,逐点击破教协为“黄师”抗辩的种种歪理。 fb截图

教育局局长杨润雄多次表示应严肃处理教师专业失德问题,强调这是以学生福祉为依归的专业考量,却不断被别有用心者曲解成所谓“白色恐怖”。教协立法会议员叶建源宣称接获“教师意见”,去信局方提出所谓“不应接受匿名投诉”、“未审先判有违程序公义”、“停职停薪安排并不合理”共三点诉求,意图玩程序助失德违法教师“甩身”。对此,教育局拿出理据逐点反驳,强调旨在因应个别教师失德或违法行为纠正错误、去芜存菁,以挽回公众对教育专业的信心。

批断章取义失实指控

针对“匿名投诉”,叶建源声称《学校处理投诉指引》提及“一般情况下学校不应受理『匿名投诉』”。教育局发言人反驳指,该指引并不应套用于教育局对教师专业失德或学校按局方要求下进行的相关调查;而事实上叶所引的《指引》亦清楚写明“在特殊情况下(例如已掌握充分证据,或投诉涉及严重或紧急的事件),学校的中/高层人员可决定是否需要跟进匿名投诉”。显示叶建源为包庇失德教师不惜断章取义,作出失实指控。

至于叶称“(局方)阻碍了教师掌握投诉内容以作申辩,令他们的申辩权利受到无理剥削”,并谓这是“未审先判”。教育局发言人重申,如局方初步认为投诉有机会成立,会把初步看法及证据告知被投诉人,并邀请有关老师在合理的时间内整理和提出书面陈述。过程中,如当事人认为有需要跟局方人员会面,可主动提出会面要求,局方职员从来没有排除与当事人面谈的可能。换言之,被投诉的教师有超过一次的申述机会,其中一次可以在明白教育局的初步看法后申述,强调整个过程绝对公平。

另就“停职停薪安排”问题,教育局清楚指出学校和教育局有责任保护学生,尽量减少他们受到伤害的风险。站在教育的立场,若知悉有关教师的不当行为涉及严重违法或道德问题,在保护学生的大前提下,立即将有关教师停职是合理做法。

转移视线极不负责任

同时《资助则例》已清楚列明,若个别老师已经或有可能涉及严重的刑事诉讼,或涉及严重不当行为,在符合《僱佣条例》相关规限下,学校可着令其停职,以保障学生的安全。如有关教师认为学校作为僱主的做法不合理,可循相关渠道申诉。

教育局强调,绝大部分教师都秉持专业,只是有少数涉嫌违法、灌输偏颇的观念予学生、使用仇恨言语咒诅别人、针对某种家庭背景的学生等害群之马,影响教师整体专业形象。“局方质疑有人转移视线,把少数不负责任的教师说成是全港教师,把害群之马说成是“受害人”,批评有关言论颠倒是非,极不负责任。

美教师言论受限 损专业不获保护

教协及煽暴派经常以所谓“言论自由”作为“黄师”社交网站发表失德言论的抗辩“理由”。香港文汇报继早前深入报道,搜罗近年国际社会多宗失德教师发表涉仇恨、歧视言论个案,揭示“言论自由”绝非开脱借口;记者近日再翻查文件,发现以标榜言论自由挂帅的美国非牟利组织“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2016年便曾清晰指出,维护美国言论自由的《第一修正案》不会保护符合淫秽或诽谤性法律定义的言论,即使在社交媒体的所谓“私人”页面发表,如证实这会损害教师职能或专业素养,有关言论也不会受到保护。

ACLU华盛顿支部2016年曾发表“华盛顿公立学校教师的言论自由”文件,开首已写道“教师拥有言论自由,但当中有不少限制”。针对课堂内发表的言论,文章提醒教师应谨慎行事,以免给人“在课堂上主张某种宗教或政治观点( advocating a particular religious or political view in the classroom)”的印象。

社交网站发文不能豁免

至于校外言论,文章指一般情况下教师可享有言论自由。不过,假如教育当局可以证明该教师的讲话可能会对学校或教师职能产生不良影响,则可能不受《第一修正案》保护。

文章并补充指,《第一修正案》不保护符合淫秽或诽谤性法律定义的言论,以及构成“好斗言语”或“真正威胁”的言论,当中包括可以合理地解释为意图伤害他人的言语或行为的言论。

文章并指,即使教师在社交网站上维护“私人”页面,其他人总是有可能重新发布或分享其言论。如教师使用社交媒体从事可能损害教师职能的行为,《第一修正案》可能不予保护,学校亦可作出惩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