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黄色经济圈”下的“猪老板”心态

首先,笔者藉本文祝愿港人:新年快乐,社会和平!

以上两句祝福说话,相信是每位香港市民梦寐以求的。过去半年,香港经历了修例风波所带来的冲击,暴徒经常在“莫须有”情况下,向平民百姓进行“私了”,市民都在惶恐不安的状态下生活,大部分市民忧心忡忡,“快乐”真是谈何容易!与此同时,近半年的周末和假期,纵暴派经常找借口生事,轻则堵路、打烂商店玻璃;重则扔汽油弹、向中资店铺纵火等,“和平”这两个字,是全港市民急切渴求的。

近期“黄色经济圈”成为关注议题,笔者不是经济学家,亦不是商业奇才,因此只能以“平民”心态,来阐述“黄店”老板的心态。

“黄店”占全港店铺还不到一成

笔者认为这些“黄店”的老板,和龙门冰室老板张俊杰一样,打着“公民抗命”旗帜,满手鲜血拿着“人血馒头”,但高谈阔论如何实践“良心生活”!荒谬的是,在他们高谈宏大的理想时,他们有没有想到,这个所谓的“黄圈”是建基于“黄色暴力圈”之上。如果没有暴徒的大肆破坏,就不会吓怕外国旅客;如果没有日日夜夜暴徒搞事,就不会整垮香港旅游业!然而,这班“黄店”老板怀着极为矛盾的心态经营业务。一方面,他们贴上“黄圈”标签,标示是“自己人”,要求暴徒保护他们,免被暴徒对他们的“黄店”进行“装修”。另一方面,“黄店”老板亦希望有更多志同道合的“义士”来帮衬他们,增加其营业额。

笔者认为,以上想法如果大家意志一致,真的可以发挥到最大“经济效益”!但是,在这个资本主义的社会,利益先行之下,往往会事与愿违。

近日“黄圈”新兴一种“抗争币”,发起人期望纵暴派支持者捐款或到指定的“黄店”消费,可得到“抗争币”,而这个“抗争币”不能兑回市面认可的流通货币(如港币、人民币、美元等),只是“兑换”到对纵暴派的支持!荒谬的事往往是接踵而来的。发起人亦期望“黄店”老板接受使用“抗争币”来作货币。换句话说,“黄丝”忠心支持者可以用“抗争币”到“黄店”作消费。但是,问题开始产生了。如果香港有过千间不同行业的“黄店”营运,“黄店”老板各自使用“抗争币”来作货物交收,大家返回“以物易物”时代,应该可以令到“抗争币”流通及发展。然而,笔者在纵暴派的网站发现,已加入“黄圈”的店铺,估计只占全港店铺不到一成,不要提及带动“黄圈”经济发展,连自己店铺都未能收回成本经营下去。

“黄店”仍与内地进行经贸往来

老板经营生意目的是赚钱,而不是为他人打工,事实往往是残忍的,有“黄店”老板发现自己店铺名字,刊登在网上可使用“抗争币”的店铺名单上,他实时“割席”,发文表示没有赞成使用“抗争币”,要求将其店铺除名。以上可反映出,店铺老板加入“黄圈”的动机是,希望为其经营不良的生意,杀出一条血路,开拓“黄丝”支持者的市场。奈何只是“襄王有心,神女无意”,“黄丝”支持者和“黄店”老板都是以利益优先,所谓的政治理念可以放埋一边!笔者建议龙门冰室张老板可以带头使用“抗争币”,用“抗争币”来建立他所谓的“良心社会”,和继续支持纵暴派。

矛盾的事不止以上所述。香港与内地的经贸关系是密不可分的,当“黄店”老板强调与内地“割席”的同时,他们却无法避免与内地进行直接经贸来往。笔者不只一次发现“黄店”使用大量内地制造的即弃食具,和由内地供应的食材。笔者没有像福尔摩斯查案一样,追查他们用了几多内地食材和用具,但只是凭笔者观察所知,店铺内大多储存印有“中国制造”的纸箱,和淘宝独有包装货物的麻包袋,敢问他们打着“与内地割席”的口号,为何仍与内地进行经贸来往?

最后,如果平安夜当晚,旺角小食铺“囍囍小食”老板已经贴了“黄圈”标签,或实时向暴徒表明自己是“黄店”,是不是可以在不交出闭路电视记录的情况下,逃过暴徒“拆铺”的命运?答案由各位读者思考。

作者:马骏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