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港台问题多 还要增拨款?

日前,包括锺庭耀、莫乃光及邵家臻在内的一群乱港分子,凭着所谓的“香港电台节目顾问团”成员身份,向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发出公开信。公开信声称,“修例风波”使到香港电台(下称:港台)新闻部的工作量及所需资源大增,超出年度预算约500万元,又吹捧港台“一直为大众提供高质素和重要的新闻和直播节目”。乱港派煞有介事地撰写公开信,目的自然是要向政府要求增拨经费吧!

然而,公开信并没提到的是,政府每年已拨出十亿元公帑作为港台营运开支,其中新闻部的预算达一千二百万元。公开信亦没解释港台今年所超出年度的预算究竟用在哪里?以及超出预算将对港台运作有何影响。据港台工会代表接受访问的说法,港台在超支的情况下,便要减少兼职记者、新闻车、俗称“cat II”的服务提供者,外判员工亦需停止聘用。可见港台用多了钱的原因,原来是他们跑去聘请大量兼职和外判员工,无视量入为出的原则。

当然,假如香港电台真的如乱港派所言,真是“一直为大众提供高质素和重要的新闻和直播节目”,工作量又真的多得不胜负荷,所聘请的兼职和外援,又真是称职及专业的话,港台还不能算作多花了冤枉钱。可是,所谓的工作量增加,又有什么可量化的数据和指标?港台工会及公开信均没提供。既然如此,公开信以工作量增加为由,要求政府增拨资源,岂不是口讲口赔?

除此之外,港台聘请“兼职记者”又是否专业呢?我们不妨看一看案例:在今年八月中旬,激进示威者在港铁站阻碍列车开出,一名在场采访的中通社记者,疑因拍到示威者的样貌,而被对方重重包围,并被要求删去相片。此时一名港台报称的“兼职记者”,竟“劝吁”中通社记者答应示威者的无理要求,并讹称记者必须佩戴记者证方可拍摄。如此无视同行采访自由的“兼职记者”,又有何聘用的价值?

事实上,港台可不只有“兼职记者”,才会立场凌驾专业。大家若有留意港台的所谓“新闻直播”,便不难发现港台不论在采访手法上,还是在采访方式,均存在不少问题。以“修例风波”为例,港台的“直播”往往自觉地不拍摄激进示威者的样貌,亦甚少拍摄他们的暴力冲击场面,只是把镜头聚焦在警方如何执法之上。部分记者更会选在警方执法时,打着“采访”之名,刻意站在警察前方,达到变相阻差办公的效果。

在政府及警方的记者会中,部分港台记者的表现亦是令人侧目。除了他们的提问极具诱导性之外,其态度和语气也极差,更试过出现表面上是提问,实际上只是立场宣示、政治表态。试问港台及其记者的种种表现,又怎算符合《香港电台约章》所要求的“发放准确并具权威性的资讯”、“适时及持平地报道本地、国家及国际大事与议题”及“秉承最高的新闻专业标准”呢?

更加值得一提的是,审计署更曾在2018年发表的衡工量值报告当中,炮轰港台电视31台的平均收视率只有0.1点,三年间的重播时数,增幅高达107%。与此同时,审计署在报告中,更披露香港电台存在聘用员工不周、购买节目违规的问题,未有善用每年十亿元公帑。可见港台不但在编采工作违背《香港电台约章》的要求,更有浪费公帑之嫌。在港台未有改善自身问题的情况之下,乱港派竟然还敢为港台伸手要钱,还真箇是厚颜无耻。

来源:大公网 作者:温滔淼 时事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