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暴乱不止 焦虑难消

纵暴政客口口声声为香港人“争取权利”,结果是成功地将香港由“动感之都”争取成“动乱之都”,由“和谐之城”争取成“焦虑之城”。

香港精神科医学院调查结果令人震惊:九成八受访者受社会事件影响,六成六焦虑上升,五成五感无助或失去希望,受影响的十九岁以下青年占逾半数。有七岁的警员子女因担心父母安全或受欺凌而患创伤后遗症,听到电话响便精神紧张,无心机与小朋友玩耍,学校需转介精神医生求诊。亦有二十多岁女生因社会事件导致心情郁闷,暴饮暴食并扣喉咙至出血,常独自流泪,觉得“人生好灰”。

至于那百分之二不受暴乱影响的人,除了不谙世事的小朋友,可能就是愈暴乱愈快乐的纵暴政客了。

香港人生活节奏快,工作压力大,或多或少都有情绪方面的困扰。黑色暴乱雪上加霜,社会分裂为黄蓝两大对立阵营,因为立场分歧或一言不合,多少朋友绝交,多少同事反面,多少邻居失睦,多少夫妻成仇,多少父母同子女关系恶劣。街头血腥暴力没完没了,一般市民固然感到愤怒、压仰、无奈、绝望,其实那些参与暴乱的人也有学业、工作、法律责任等问题,严重者需求医帮助,精神彻底崩溃的也并非个别。

曾患情绪病的知专少女陈彦霖走上极端,就是暴乱牺牲品之一。如果说她是“被自杀”,纵暴政客正是罪魁祸首,而不是所谓“警暴”。

最可恶的是,那些人连死者都不放过,还要继续“消费”,为暴乱火上加油,迫使彦霖的母亲几度哀求停止炒作其女儿事件,不要再在家人的心灵伤口上抹盐。

正所谓,心病还须心药医。治疗香港人的情绪问题说易不易,说难不难,本栏试开药方:警方严正执法,法庭严正审判,当纵暴政客尤其“祸港四人帮”受到应有惩罚之日,就是香港人心情舒畅、欢天喜地、病灶消失之时。

来源:大公网 作者:龙眠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