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撑执法 辟谣言 正风纪

经过了近七个月的黑衣暴乱,港人终于发现每当黑衣暴徒当众作乱,哪怕是周围都是不涉事的公众人士,哪怕是公众也受到直接间接骚扰或伤害,但大家都当作事不关己,匆匆离开现场,或是在旁站着看热闹。更不可思议的是,黑衣暴徒在上班繁忙时间,挡住港铁列车车门,阻碍列车行驶,挤满车厢的乘客眼光光看着暴徒的行为大感无奈,这情景六个多月来不断发生,大家就是听之任之。

最近终于有人觉得众人如此不理不睬,是集体表现了完全没有是非之心,也直接间接助长了黑衣暴乱气焰,让暴徒感到公众已接受了破坏与暴力,反对他们的也只有警察而已,这一来,让作为执法者的警察开始感到无奈,甚至也开始有了怨言,觉得公众如此不仗义、冷待执法很不应该。

站在执法者的立场来看,警察有此感觉情有可原,但站在教育工作者的立场来看,公众对违法感到麻木,在这场暴乱中表露无遗,皆因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香港虽有法律,但部分港人对法治却早抱着“事不关己”的态度,认为守法与否是各人有各自的抉择,轮不到他人来开腔。

可是站在风纪败坏的立场来看这六个多月的黑衣暴乱,即使在中国历史上不是史无前例,也是史上罕见,而且风纪受到败坏的程度,无论是量或质都是创下了最大恶例。如果用败坏风纪去声讨这场黑衣暴乱,相信会比用法治去声讨会更容易争取到港人的支持,因为比起法治的破坏,风纪的败坏起码有好几方面港人是无法置身事外的。

第一,黑衣暴徒鼓动大批青少年犯罪,不但破坏法治,更严重的是破坏家教的风纪。不同于破坏法治的是犯法者自己应负上坐牢的责任,坐完牢出来后,还可做回守法的人,但败坏家教的风纪却不然。青少年成长的最关键年纪正是他们12岁到18岁的年龄,这期间家教在风纪教导很全面,总的来说是要把他们教到不要“陀衰家”,即要他们待人接物要守社会的人情世故,要学识尊重别人才能被人尊重,要诚实做人,不要偷不要抢,更不能说谎话。做人要诚实,一切风纪行为要由家教做起,到他们成长离开家长自立,才能独当一面,在他们自己的家承传家教,把他们的孩子教好。如此世代相传,一个社会的融洽,先要从家教做起,学校也不能取代其地位,政府也爱莫能助。

社会风气遭前所未有破坏

可是这六个多月以来,市民看见不少青少年参与暴乱,颠倒是非黑白、造谣生事、动辄参与“私了”、袭击警察及抢枪、持杀人武器、破坏公物等行为,全都是破坏风纪的罪行,他们的家长是这样教导孩子的吗?所有家长应坐下来想想,若是他们的孩子如此破坏家教,不守风纪,不但是他们一世人背着伤风败俗的臭名,是真正的“陀衰家”,他们没有以身作则不会是好家长,轻蔑风纪能教好孩子吗?香港经过这一轮败坏家教的青少年众多,被“陀衰家”的家庭也众多,香港还能回到风纪的社会吗?这是大家要严重关注的问题!

第二,在长达半年多的黑衣暴乱过程中,暴徒破坏风纪的行为一大堆,最恶劣的有造谣,例如毫无证据造谣说太子站有六人遭警察杀死,最近他们更在全港各地的“连侬墙”上,张贴诬蔑警察杀害最少三十名暴徒的文宣,文宣中大多没有透露所谓“死者”的资料,最多也只有姓氏。假如文宣说“死者”姓何,但全港姓何的市民数目数以十万计,一般人根本无法求证,这真的可以算是“死无对证”。

总之,这种造谣粗制滥造,他们这样做不是想告诉市民所谓的“真相”,而是鼓动“手足”们继续上街参与暴乱,并欺骗外国传媒,让他们互相传告,一句骗话传了千百遍便成了他们之间的事实。这种造谣行为是破坏风纪之最,一旦谣言在一大堆人群中流传,社会的诚信也就受到破坏,风纪之要人诚信做人,就是要社会有诚信,否则做人做事都要失败!

第三,在长达半年的黑衣暴乱中,不断看到暴徒到处粗暴对人,严重的有放火烧人、有行私刑伤人、有丢砖块杀人,还到餐馆把客人正在用餐的桌子翻掉,不尊重人到这种粗野的程度,把尊重人的起码风纪也破坏了,风纪要人尊重他们,不要冒犯人,俗语有言:阎王催死不催食,意思是指人在用餐,不要打扰人,甚至阎罗王也不敢打扰,可见这帮暴徒比阎罗王还要可怕!

来源:大公网 作者:郑赤琰 原香港中文大学政治系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