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上水今历黑劫 居民害怕遭破坏殃及

■有店舖外牆仍然有塗鴉。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有店铺外墙仍然有涂鸦。 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黑衣暴徒藉反修例之名在全港到处破坏,一贯的模式是先由纵暴派政客搞所谓的“和平”游行,然后再由黑衣魔接力,进行各式各样的暴力冲击。民主党今日在上水举办“和你行之不要水货办年货”游行,声称要打击内地水货客,然而当区的商户及居民都已心中有数,知道上水今天又要再遭一劫。香港《文汇报》记者昨日到上水火车站及旧墟一带采访,发现该区出现大量空置铺位,有商户表示生意额及人流已大跌超过五成,今日亦会暂停营业以避免遭到破坏。有居民亦表示眼看区内很多商店倒闭感到心痛,并害怕暴徒放肆破坏会祸及居民。

昨日上水药妆店街一带仍然人山人海,有不少内地人在药妆店外排队购买各品牌的化妆品限量套装和团购化妆品,但显然行李箱的数量有明显的减少,相信与上个月暴徒袭击内地客有关。虽然火车站附近依旧人声鼎沸,但亦眼见有不少已经落闸并贴上出租海报的铺位,也有商店在店外围起木板。旧墟一带更是冷清,那边的药妆店仅有数名客人,甚至门可罗雀,街道上没有拥挤的人流,小孩甚至能在行人道上玩滑板,可见两个区域大相迳庭。

药妆店职员李先生表示,自从反水货的行动开始,人流已经大减超过五成,甚至有时候一天的生意额都不超过3万元。他并表示,如果暴徒有破坏行动,将考虑立刻关门,确保人身安全。“想躲都躲不过,到时候看看其他店的行动吧。”

昔人来人往 今变得冷清

在石湖墟经营药妆店的邹小姐表示,旧墟以前都人来人往,但现在街上变得非常冷清,她的店生意额大跌超过八成。她相信主要因为大部分内地人为了“买得快,走得快”,所以没有走到旧墟,只在火车站附近范围购物。

她坦言面对低收入,又要负担租金、入货的支出,附近有很多同行都纷纷倒闭,现在她也只是见步行步。面对今天的反水货游行,她表示会暂停营业一天。

同样经营药妆店的黄小姐表示,经过几次反水货行动,她的店由火车站附近的旺区搬到旧墟,减少租金开支。搬铺后生意额大跌近六成,因为人流较以往少,现在主要做熟客生意。她表示原先不知道今天会有游行,店铺今日会暂停营业避免受到破坏。

居住上水的姚小姐表示,打击水货客或许对当区居民会有好处,但现在眼看愈来愈多药妆店倒闭,都为那些员工和老板感到心痛。

留区域让内地人办年货不过分

她表示不理解暴徒为何要到上水捣乱,认为上水已经是一个“山旮旯”的地方,而那些内地人已经不敢到其他地方购物,留一个区域让他们办年货并不过分。

她又表示,虽然暴徒声称主要针对水货客,但他们同时也会影响到附近的居民,担心在混乱时会令居民也遭殃。

暴徒搞事赶客 旅客速买撤离

■只有火車站一帶的藥妝店仍然客似雲來。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只有火车站一带的药妆店仍然客似云来。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上月暴徒于上水多处针对拉着行李箱的内地人穷追猛打,令无数来港消费的内地人遭殃。适逢今天又有针对水货客的游行,有内地旅客表示,现在购物只讲求速战速决和安全,不会在香港逗留太长时间。

昨日来港购买化妆品的周小姐表示,现在来香港都不愿意多逗留,“以前都会留两天一夜,但现在通常都是即日来回,最多只是一天一夜。”在看到暴徒追击带着行李箱的内地人后,自己也不敢多带行李箱,以往即使她自己一人来港都会带起码一大一小的行李箱,但现在只会带一个小行李箱,甚至不带。

看到其他人依然拿着大包小包,她也替他们担心。在购物时,她亦选择在火车站附近的商店,即使卖得比较贵,但认为这样在混乱时能够尽快撤离。

来港购买日用品的陈先生表示,自己来港不是当水货客,纯粹为家里买一些日用品,例如奶粉,并直言黑衣魔所谓的“反水货行动”并非针对水货客,而是所有内地人。“以前放假我都会带一家人来游玩,但现在宁愿留在家里都不想过来。”

杨小姐带同儿子到上水入货。她表示适逢新年都想办一些年货,因此昨天打算在香港逗留两天,但得悉今天有游行,便表示会立刻回去。被问到是否担心会被黑衣魔突然踢行李箱等,她表示最担心是孩子受惊失控以及安全,其他都无所谓。

泛暴借“民意”过桥 “和你行”图延续黑暴

新一届区议员元旦甫上任,即为黑衣魔提供施暴平台。

针对民主党北区区议会议员今日与声称是当区的“年轻人”合办所谓“和你行之不要水货办年货”游行,建制派政界中人昨日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批评,内地游客近期已大幅减少,所谓“反水货客游行”完全是泛暴派借民意过桥,企图延续黑色暴力的政治手段,更违背了区议员守护社区安宁的职责。

北区区议员林子琼为今日游行的申请人,她称合办游行的“年轻人”两周前在北区facebook专页上发布网上问卷,有95.4%受访者认为“水货问题严重”云云。

陈勇:违区员护社区安宁职责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新社联理事长陈勇指出,近期所有以“和理非”名义进行的游行,最后都是以“暴”收场,所有游行都已变成了黑衣暴徒的挡箭牌,并狠批民主党区议员不应为暴力行为提供平台,让暴徒有机会肆无忌惮地违法犯罪,亦违背了区议员守护社区安宁的职责。

他直言,“水货客”游行是借民意过桥,伤害市民,绝大多数市民不想要的是打砸抢烧、威胁生计的游行。

现在搞“反水客”游行,只会增加居民生活的不便、影响商户生意,是“斩脚趾避沙虫”的愚蠢做法,令许多铺头和打工仔都前途茫茫。当全世界所有游客都不敢来香港的时候,只会“饿死自己人”。

陆颂雄:游行会制更大滋扰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陆颂雄批评民主党的反水客游行是“为搞而搞”,并质问道:“(水货客)现在还严重?游客已经被赶得七七八八了,哪里还有水客?整条街没人才开心么?”

他强调,市民希望的是社区安宁,有市民对水客不满,也是因为产生滋扰,而“和你行”游行会制造更大、更有破坏性的滋扰,相当讽刺。

陆颂雄直言,任何议题都可以作为黑衣魔暴力冲击的理由,市民也看得很清楚,上水“和你行”是泛暴派延续黑色暴力、政治暴力的手段。

他批评,这些区议员搞乱自己的社区,有违区议员的身份,对“改善民生”亦毫无帮助。

高维基:预见混乱 或去查看

民建联北区区议员高维基指出,现在游行已经成了“暴乱”、“混乱”的代名词,尤其近月以来,所谓的“和平游行”最终也会演变成暴力收场,可以预见今日上水可能会很混乱,自己若有时间,定会去现场查看情况。

他解释,很多来上水购物的内地人并非水客,只是购买生活用品的游客。他们带旺了药房和餐饮业的生意,而真正以“带水货”获利谋生的“水货客”,大多都是香港人。

高维基强调,倘区议会的同事想真正处理“水货客”等区内的民生问题,完全可以在会议上讨论,不用以“和你行”的方式表态,尤其在香港这种时势下,游行绝对会严重影响居民生活和商户经营,如今上水有许多药房已经倒闭,而且铺租又非常高,停工一日成本相当高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