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增设审批条款防范游行变暴乱

建制派在去年区议会选举大败,特区政府认为是政府施政表现不好所致。有建制派指出,政府除加强和建制派沟通外,更要避免出现益了反对派、伤了建制派的事情发生。特区政府运作体制、管理公务员体制应该有所改革,才能够避免将好事变成坏事、令香港大众备受折腾的乱象再发生。

肃清公务员乱源重整队型

特区政府出现种种怪现象,其中一个关键因素是公务员系统管理不严格。有公务员工会直接与特区政府对着干,发表声明支持暴乱、攻击警队;部分公务员,包括纪律部队人员、医护人员都参与了暴乱;官立学校校长都是公务员,但无视政府的政策和命令,如包庇犯罪的学生和失德的教师,这些行径完全是对抗政府。

最离谱的是每年耗费十亿元公帑、大部分员工都是公务员的香港电台,不断公开攻击“一国两制”和基本法、诬蔑警队、制造社会仇恨和撕裂,为暴乱摇旗呐喊。回归22年来,没有一届特区政府能够解释,为何属下部门可肆意鼓吹颠覆、抹黑中央和特区政府、破坏社会秩序、配合美国遏制祖国,政府竟然毋须削减港台资源。

止暴制乱是特区政府当前最急迫的任务,但老是推行不顺畅,原因是公务员管理出了问题,纪律不严,放任自流。堡垒最容易在内部攻破,正因为如此,有一些敌对势力利用潜藏特区政府内部的自己人,将政府要办好事扭转方向,变质成为折腾市民的政策,弄得民怨四起。当进行选举时,反对派藉这些错失,挑动选民的不满情绪,令到建制派败选。

正因如此,建制派检讨自身不足之处外,特区政府更需要整理好公务员队伍队型,集中力量,统一行动,做好止暴制乱的工作,不要让某些部门独自妄为。特区政府的措施和政策以及命令,能够坚定落实,深层次问题能够解决,放落政策和民生问题得到实现,那就是对建制派的真正支持和爱护。

2020年元旦,反对派通过“民阵”发起反政府游行,围绕着“星火同盟”洗黑钱事件在游行路线沿途上筹款,盲撑“星火”掠水搞事,为招兵铺路方便发动罢工,破坏香港经济,瘫痪各行各业。他们沿游行路线,大搞打砸抢烧,袭击目标店铺和银行,并且到处纵火堵塞道路、袭击警察。

“民阵”发起游行前,曾公开表示希望和平游行,但实际上披了“和理非”外衣,保护“勇武派”混在游行队伍里,乘机进行暴力犯罪活动。由于道路已经堵塞了,又有大量和平游行的群众,警察执法备受掣肘,结果让暴徒们为所欲为,视香港的法纪如无物,不少银行及商铺遭到破坏及纵火。暴徒们还公开对终审法院和高等法院喷漆和放火,侮辱法院的尊严。

更审慎批出“不反对通知书”

过去半年多,每当“民阵”发起游行,之后都会出现暴乱。“民阵”的动机非常清晰,就是要维持去年区议会选举时的政治对抗热度,保持激烈的反政府社会情绪,不间断地发动筹款和组织激进的选民加入他们的群组和所谓工会,积蓄选举力量,发展义工队伍,推高投票率,期望在今年9月夺取立法会控制权。

从现在到9月,他们将会持续发动游行和暴动,以制造白色恐怖,恐吓建制派的参选人、选举义工和选民,大肆“装修”不向暴徒低头的企业和银行,藉此扩大所谓的“黄色经济圈”,养活因参与暴乱而找不到工作的年轻暴徒,甚至资助暴徒创业,从而扩大暴乱队伍。

既然如此,特区政府今后如果继续批准“民阵”举办游行,就等于鼓励反对派利用这种“和暴结合”手段夺取立法会选举胜利。因此,特区政府必须采取果断的措施,不允许“民阵”再举办掩饰、保护“勇武派”的游行。

警务处发出“不反对通知书”时,必须定下更严谨条件。例如,游行隧伍只可占用最多三条行车线;“民阵”必须派出二千个纠察维持秩序,并要预防参加者等中途离开进行暴乱;如果游行路线沿途出现打砸抢烧,“民阵”必须付起赔偿责任,受损企业可向“民阵”索偿,该组织游行前更要交付押金;为了防止洗黑钱,应禁止游行期间“筹款”;游行期间不能展示“港独”标语或旗帜;一旦出现暴力情况,游行必须立即终止,并在半小时内疏散所有游行人士,“民阵”要事先提供疏散群众的方案,并且安排分阶段分批出发,不能挤塞允许游行以外的街道。

如果“民阵”不能答应这些条件,警务处处长就不能发出“不反对通知书”。

作者:陈光南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