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爱国爱港阵营不能分化分裂

恩格斯在1890年9月21-22日致约.布洛赫的信中说:“历史是这样创造的:最终的结果总是从许多单个的意志的相互冲突中产生出来的,而其中每一个意志,又是由于许多特殊的生活条件,才成为它所成为的那样。这样就有无数互相交错的力量,有无数个力的平行四边形,而由此就产生出一个总的结果,即历史事变,这个结果又可以看作一个作为整体的、不自觉地和不自主地起着作用的力量的产物。”(《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478-479页)

“拒中抗共”阵营空前抱团

2019年香港特区政府建议修例最终引起争议,演变为“黑色革命”,踏入2020年仍在继续。香港当前局面究竟是由哪些力的平行四边形产生的总结果?大体是3对矛盾的合力,一是爱国爱港阵营与“拒中抗共”阵营的矛盾;二是爱国爱港阵营内部矛盾;三是美国及西方其他重要国家与中国的矛盾。

“拒中抗共”阵营包括两部分力量──传统“泛民”和本土激进分离势力。二者在“黑色革命”前有所差异,在政治观点上,前者不同意后者主张“港独”;在政治斗争策略上,前者标榜“和理非”而后者诉诸暴力(“勇武”)。但是,它们的基本政治立场都是“拒中抗共”,所以,前者无法与“港独”切割,也不批评“勇武”。“黑色革命”使二者全面合流,分离主义成为它们共同的基本纲领,“和理非”掩护暴乱。

与“拒中抗共”阵营空前抱团成对比的,是爱国爱港阵营呈现空前分化甚至分裂。爱国爱港阵营包括多个政治团体,分别主要代表基层市民、劳工、工商界、专业界的利益,其共同点是在香港政治上与中央保持一致。但是,代表工商界的爱国爱港政治团体在修例上,与特区政府意见不同,也同中央支持修例的态度有差异。这是一个新动向。特区政府由港英政府平稳过渡而形成,在爱国不分先后的意义上,大多数成员也列入爱国爱港阵营。然而,在“黑色革命”期间,特区政府内有人倾向绥靖,公务员中有些人公然站在政府对立面,甚至个别司法人员违反政治中立原则而公开“反修例”。这也是一个必须重视的新动向。

共治香港图谋不会得逞

一方是空前抱成团,一方是空前分化甚至分裂,如此对比,注定特区政府修例失败。然而,如果没有美国调整其全球战略、视中国为其主要对手,并调整其对香港政策,那么,修例失败至多是2003年落实《基本法》第二十三条失败的翻版。美国从2008年起全面遏制中国,于是,就利用特区政府修例炮制“黑色革命”。现在看得很清楚,“反修例”完全是借口,“黑色革命”旨在夺取香港特区管治权。

英国积极配合美国,企图与美国一起逼中央吃下美英插手香港管治的苦果,这与英国当年不欲将香港管治权交还中国一脉相承。西方7国集团中其他国家,为何在“黑色革命”中与美英相呼应?简言之,它们共同的意识形态使然。“黑色革命”被贴上西方自由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专制”的较量,这是约70年前西方与前苏联展开“冷战”所使用的相同标签。所以,我认为,“黑色革命”是美国向中国发动“新冷战”的开始。其他西方国家未必愿意加入,其中不乏企图在美中之间游移者。但是,涉及意识形态,同时为争取与中国交往的筹码,这些国家支持“黑色革命”是不令人诧异的。

在上述3对矛盾有意识地博弈的过程中,还有一股未必自觉的力量起着不可低估的推动作用,这是散布于香港各界的既得利益群体和守旧观念持有者。他们不是反对暴乱破坏香港,而是要求中央采取容忍。于是,上述各种力的平行四边形的合力,形成当前香港局面。如此种合力态势持续,则局面将继续恶化。

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肩负着沉重的政治责任和压力。如果今年上半年局面未被扭转,那么,9月第七届立法会选举很可能让“拒中抗共”阵营得逞。有一种观点;即使地区直选让“拒中抗共”阵营得到大多数议席,功能界别议席仍将由爱国爱港阵营主导,二者加总仍将是爱国爱港阵营占多数。我当然希望这一愿望能够成真。然而,特区政府修例失败殷鉴犹在,2020年美国全面遏制中国必将变本加厉,功能界别人士不可能不顾忌美国刚通过和签署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这一切,很可能导致爱国爱港阵营进一步分化和分裂。把困难想得充分,才能尽可能有力和有效地应对。

作者:杨 坚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