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反对派拉布玩残内会就是玩残市民

在反对派的疯狂拉布下,立法会内务委员会经过11次会议,浪费了11次宝贵的会议时间,仍然未能选出内会主席。反对派为什么要在内会发难?这是因为在区议会选举后,反对派政客吃了暴徒的“人血馒头”,暴徒一边入监牢,反对派一边入议会,为了表示没有忘记暴徒,没有过桥抽板,反对派随即在立法会上发难,以最安全、对自己最无损失的拉布手段,表示对暴徒的呼应。

一直以来建制派为了向反对派表示善意,都会将内会副主席让予反对派,去年就由公民党的郭荣铿出任,当时的原意是希望他能够发挥桥梁作用,协助政府、建制派与反对派的沟通。然而,郭荣铿却没有尽好内会副主席的责任,反而愈走愈激,配合激进派的搅局拉布。建制派让出副主席是为了令会议更加畅顺,但郭荣铿却利用副主席职位搅局,这样,建制派自然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再让位予郭荣铿。但郭荣铿不但没有反省,反而恼羞成怒,与反对派在内会疯狂拉布报复,他更利用主持身份不断阻碍内会选正副主席工作,放任反对派议员发言拉布,不断拖延时间。郭荣铿利用主持权力监守自盗,正说明他根本不具有担任内会副主席的资格。

内会犹如立法会“大脑”

反对派企图玩残内会,实际是在玩残香港,玩残市民。内会是立法会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委员会,负责立法会大会的各项准备工作,并且审议已提交立法会的法案,内会更可成立法案委员会研究该等法案,或委任小组委员会对一些附属法例进行更详细的研究;内会又可将关乎立法会事务的政策事宜交付有关的事务委员会研究。简单而言,内会是整个立法会的“大脑”,如果内会长期被反对派拉布瘫痪,没有主席之下,各项法案将大量积存而未能提交大会表决,立法会将失去立法功能,而大量关系经济民生的法案也会被阻碍,香港发展也会陷入“空转”。

显然,反对派拉布玩残内会,目的就是要“揽炒”香港。反对派议员每日照样领取大笔薪津,但却拒绝承担议会审议法案工作,并且以瘫痪议会作为政治筹码,这是极不负责任的行为。香港经济困境已经迫在眉睫,香港的发展也不能长期空转,政府的各项政策都需要通过订立法案的方式落实。

在《议事规则》修订后,各委员会主席都拥有“剪布”权力,反对派知道要拉布不易,但依然死心不息,不断钻空子寻找拉布空间,现在竟然利用选主席这个正常程序进行拉布,内会已经浪费了11次会议,也不知还会拉布多久,每拉布多一日,香港就会失去更多的时间和机遇,香港的发展以及市民利益将因为反对派的无理拉布而受损。这种损人不利己的拉布在全世界都不会出现,唯独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却犹如“政治风土病”般阴魂不散,这说明反对派人从来没有关心过香港利益。

内会不可长期无主席

内会不可长期无主席,立法会更不能因为反对派拉布而无限期“空转”,但反对派接二连三地利用主持权力,配合拉布,玩忽职守,立法会是否难奈他们何?答案是否定。从短期而言,内会长期不能产生主席,最好的解决办法,是继续由上届内会主席李慧琼重新主持,重新制订议程,先处理其他急切事务,再进行选举工作。《议事规则》表明内会主席任期到新主席当选为止,而并非跟大会会期,意味现时李慧琼仍然是内会主席。现在内会瘫痪了,现时身为内会主席的李慧琼,当然有权力解决困局,先暂停选主席,集中处理法案事宜,待急切的议案处理完成后再进行选举。有关安排可以先在内会进行表决,得到过半数支持就可以实行,郭荣铿并没有资格阻止。

长远来说,反对派利用主持一职拉布,是越权、滥权行为,建制派应再次修订《议事规则》,限制主持的权力,包括必须在首次会议完成选举,会议要直到产生正副主席后才能完结;甚至可研究由立法会秘书负责有关程序,减少反对派搅局空间,否则立法会长期空摆,香港发展空转,全港市民都会被反对派玩残。

作者:郭中行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