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撑暴”“揽炒”自食其果 “黄店”排队等执笠

图:撑暴黄店千房执笠,有网民为之设计花圈“致奠”\网络图片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位于旺角潮流商场的“撑暴”黄店“千房”,近日宣布本周日结业,证明泛暴派及黄媒连月吹嘘的所谓“黄色经济圈”,纯属自欺欺人的笑话。大公报记者昨佯装顾客现场直击,发现这间网上评论“服务差”、“超级难食兼贵”的黄店 无“手足”撑场。店员承认暴乱打击了客流及消费力。事实再次证明,“撑暴”“揽炒”自食其果,“黄店”排住队执笠。

主打日式铁板烧的千房位于旺角潮流商场T.O.P四楼。连接港铁旺角站的T.O.P,是旺角年轻人“朝圣”地标,有天桥接驳中学生聚脚的“旺角中心”,因而一向人流超旺,流连此地的不乏年轻情侣和中学生。近日网上传出,位处这座人气商场的食肆“千房”将结束营业,现时推出全日八折优惠,记者遂佯装顾客在晚餐时段光顾,体验“黄色经济圈”死亡之吻。

“口罩党”亦过门不入

尚有四日便结业的千房高调打“黄店”招牌,于四楼路口当眼处摆放政治宣传告示牌,上写:“感谢各位手足支持,本店暂时停下脚步,将会结束营业,现在开始全日八折,直到最后一刻”云云,意图招徕由扶手电梯上来该楼层的黄丝消费者前往。但尽管告示牌口口声声以“手足”相称,却未能打动黄丝消费者。记者晚上七时来到该店,本以为晚餐时段顾客会多一些,但目睹不少年轻人都是过门而不入。有一对情侣一度停足观看餐牌,不消半分钟便摇摇头,往下一层离去。亦见有些戴口罩年轻人前来,大概是听闻结业消息而来撑场,但望望竖在食店招牌旁边所谓“连侬牌”的黑板上贴的几张“撑暴”黄色便利贴,再看看餐牌上的价钱,终转身离开,步上食店林立的五楼。

店员懒散 食物多劣评

餐厅内冷清得拍乌蝇,店员漠不关心,聚集于门边闲聊,见有顾客门前观望餐牌也没人上前招呼。记者踏入店门,其中一名女侍应竟感愕然,突兀地问记者:“做咩⁈”记者答称:“一位。”她才反应过来,接待店内首位食客。她见记者看餐牌许久仍未叫菜,才走过来推介菜式,一再推荐逾百元的套餐。下单后,坐在记者后面餐枱的两名厨师才伸伸懒腰,起身步向厨房。其中ー人很不情愿地喊道:“等多一阵先。”

记者在店内用餐一个多小时,其间四名侍应一直闲聊,声浪回荡在整个餐厅之中,而两位厨师又坐回餐枱继续倾偈,自顾把玩手机。

记者翻查网上食评,介绍千房自称“装修中”,已宣布暂停网上订座。这间人均消费介乎101元至200元,开业已一年多的“黄店”,不少食客留下劣评,诸如“期待换来失望”,“大失所望”,“超级难食兼贵嘅午餐”等,亦有食客批评店员服务态度差。

靠吹靠暴 快上快落

图:网上食评对千房也是赞少弹多,直言“超级难食兼贵”

暴徒打沉香港经济,揽炒黄店已爆结业潮!

网上宣称拥有200万“黄丝”支持的撑暴旗舰网店“光时”,营运不足一百日,本月已“半只脚踏入鬼门关”,近日该店fb帖文自爆“每日订单少过100张,甚至部分日子少过50张”,“义工团队由初期50人急跌剩约10人”,又承认营运上遇到各种问题和困难,称运货难、入货亦难云云。

位于土瓜湾北帝街的欧陆菜小店“Gang Gang”,店主曾力撑参与所谓“全民三罢”。惟该店未有因撑暴招徕到生意,反因暴徒一再发起暴乱,致使交通瘫痪,市民不敢出街食饭,结果该店两个月前已结业放盘。

政见唔医肚 黄圈是死路

图:门边摆放有小黑板,贴有“撑暴”便利贴,标榜其黄店身份

撑暴黄店千房,无客执笠。相比之下,位于商场其他楼层没有“颜色”的食店,饭市时段的店内食客尚有六至七成。香港浸会大学荣休经济系副教授巫伯雄博士分析指出,“黄色经济圈”不会成功,因“黄店”理念属于小众市场,只求“黄丝”客光顾,客源不多元化,竞争力肯定低于不标榜政治光谱、在商言商的实力店铺。

巫博士更进一步指出,激进“黄丝”主要是学生及一些投入社会不久的年轻人,没有足够的经济基础,消费力较弱。他们能否长远支撑“黄店”,值得怀疑。

至于本来就经营不善的店铺欲借“黄色经济圈”概念救市,巫博士认为,短期内利用情绪刺激生意可能有一定成效,但中长期看肯定是不可行的。以餐饮业为例,“一鸡死,一鸡鸣”,若实力不济,商店必被淘汰,“理念唔医肚”。

饮食界立法会议员张宇人亦断言“黄色经济圈”不是可持续发展的模式。全球餐厅成功之道,必为货真价实、好服务、招呼周到、物有所值,以及地理位置适中,“所谓帮补‘黄店’,可以畀得多少?唔好吃又怎么留得住客?”

暴乱逼揽炒 旺场变死场

黄媒近月来以“洗脑式”文宣,大力吹嘘“撑暴”黄店的知名度,企图制造“黄色经济圈”一枝独秀的“神话”。但事实上,覆巢之下,难有完卵,持续多月的暴乱令香港经济下滑,百业凋零,不论什么颜色的商店都捱得好艰难。幻想靠“撑暴”招徕年轻人消费的黄店,死得更快!

行将执笠的黄店千房,邻铺是一间偌大的“夹公仔”店。该店负责人坦言,自去年六月爆发暴乱以来,这个本来人流如鲫的商场便每况愈下,周末更系“旺场”变“死场”,“而家旺角唔再旺喇,周六、日个场仲死,旺角成日爆暴乱,啲人都惊到唔敢出嚟”。“千房”的职员亦吞吞吐吐地承认,原先他们的客源多系年轻情侣夹完公仔后光顾,自暴乱爆发后,情侣客大减。

记者现场所见,T.O.P商场有如“蒙面商场”,约四人客流中就有一人是戴黑口罩的青年。然而卖少女饰物的女店员Vicky就直言不讳,旺角多黄店,千房属消费较高档次的,蒙面青年多数宁愿找较平价的黄店去帮衬,“以前都算消费得起,而家分分钟失业,你都睇到呢个场间间铺做紧大减价,上月有间无颜色嘅coffee shop执咗。间铺若做唔掂,唔会因为系‘黄店’唔使死”,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