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屈臣氏香港赞助仇警“黄店”真是“无心之失”?

原标题:屈臣氏在香港赞助仇警“黄店”,真是“无心之失”?  

这些为商之人,却仍不满足,在吃红利的同时,还想在纵暴派那边捞好处。

港媒1月6日报道,屈臣氏在香港赞助极端仇视警察的“黄色食店”。此后,屈臣氏回应称,他们赞助了上百家食店,媒体报道提到的那家“黄色食店”只是其中一家。然而,海叔倒要问问屈臣氏——全港数万家店铺,你们为何偏偏选择最极端仇视警察、极力煽动暴力的“黄色食店”去赞助呢?无非是在全体港人面前申明自己的政治立场而已!

 屈臣氏赞助“黄色食店”,称是做推广活动 图 | 港媒屈臣氏赞助“黄色食店”,称是做推广活动 图 | 港媒

这家接受屈臣氏赞助的“黄色食店”,在2019年以来的香港“修例风波”中,极具挑衅之能事,甚至借“风波”做出不少出格之事。譬如,其借题发挥,以“风波”中上街搞事的一些大中学生与家人闹翻,不仅不能回家吃饭,更没钱买食物为理由,赞助暴徒吃免费午餐。由于香港纵暴反对派贴以黄色标签,由此,这家食店也被港人称为“黄色食店”。由于这些店提供免费食物的条件是出示学生证,导致一部分店面门口排起长龙。

“黄色食店”门口的排队长龙“黄色食店”门口的排队长龙

难道这样的免费派发食物,不会让老板蚀本吗?上海有句老话——“千做万做,蚀本生意不做”。其实,这家“黄色食店”拿一些免费盒饭当作广告费,打出了知名度,他们认为在香港,被贴上黄色标签会有一定市场,能在接下来的生意中赚上一票。然而,海叔要说,此种利用暴徒且许多是未成年人来打广告的做派,未免太过无耻。暴徒无法回家吃饭,究竟是自己由于观点不同不愿意回家,还是被家人赶出门的?海叔相信,在香港,妈妈不让孩子回家吃饭的事,不会是普遍现象。当母亲的总先希望孩子吃饱饭,有什么话可以静下来慢慢谈。

可此类“黄色食店”,挑拨离间家庭母子关系,挑战基本人伦之道,也挑拨港人与祖国母亲的关系,简直坏透了!

再说屈臣氏等商业机构,按照某港媒的评论,是“食碗面、反碗底”,本身享尽“一国两制”的红利,在香港赚钱的同时,在内地也长期赚得盆满钵满。然而,这些为商之人,却仍不满足,在吃红利的同时,还想在纵暴派那边捞好处。“修例风波”发生以后——先是有宝矿力水靠贩卖仇恨在香港招徕生意,害得该品牌在内地的运营者叫苦连连;又有零星几家来自中国台湾地区的奶茶品牌,为香港暴徒打气助威。

都可奶茶湾仔店挺暴徒单据都可奶茶湾仔店挺暴徒单据

此后,都可茶饮不得不于2019年8月9日在内地官微发表声明,称“坚决服从国家法律政策,香港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其称,网络上传播的相关POS机小票,是该公司一名员工所为,绝未受公司上级管理人员指示。尽管如此,都可仍关闭湾仔店门市营业,以减少不良影响。

那么如今的屈臣氏呢?该如何向全体中国人民解释一番?海叔等待屈臣氏的回答!也请屈臣氏不要再解释什么赞助不含政治立场云云,除非他们也向香港警察赠送同样的饮品!试问他们会这样做吗?

香港“修例风波”以来,有一些人力挺“黄色经济圈”,号称“黄丝”自己制造“黄币”,创办“黄色公社”,如香港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客席副教授沈旭晖之流,还为“黄色经济圈”指点迷津。海叔要说,沈旭晖之流此说,是暗含“港独”的阴谋思路!

 “港独”分子沈旭晖“港独”分子沈旭晖

沈旭晖妖言惑众,可海叔要说,他的这些“港独”思路,没有一丝一毫实现的可能。原因在于——在今日之香港,无论“黄店”还是“蓝店”,归根结底,只要在香港这片土地上经营,其用的自来水、用的电,是最大的“蓝店”在经营的。如果某些自以为是“黄店”的业主希望与“蓝色经济”割席,不妨自便!只需不在香港用自来水、用电即可。还是那句话,无论屈臣氏想闹哪样,如果不和14亿中国人民一起,如果想支持分裂国家的“黄店”,一定没有未来!

文 | 海上客

来源:新民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