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整顿公务员纪律 必须处分颜武周

这场“黑衣暴乱”之所以尾大不掉,一个主要原因是特区政府一直未能整合各部门的力量平乱。在暴乱爆发之初,整个香港彷彿只有警队在前线孤军奋战,因此成为暴徒及乱港派的众矢之的。至于其他部门要不隔岸观火,未有配合止暴制乱;要不就是公然反水。多名纪律部队队员因为参与违法冲击被捕,亦有不少公务员如颜武周之流,一边打政府工一边反政府,吃里扒外。

潜伏政府破坏公务员稳定

颜武周是劳工处劳资关系科一级助理劳工事务主任,他在读书期间已是积极“社运分子”,早于2012年出任中大学生会外务副会长时,已伙同时任中大学生会会长杨政贤及当时仍是中学生的黄之锋,煽动学界参与“反国教”罢课集会。然而,颜武周既然如此热衷搞政治、热衷反政府,毕业后却没有加入乱港派阵营,反而投身政府做公务员拿“铁饭碗”。现在看来,颜武周加入政府既是为钱,也可能有潜伏政府内部搞局之意。

在“黑暴”爆发后,止暴制乱成为特区政府首务,颜武周的工作虽然与止暴制乱未必有直接关系,却不代表他可以“食碗面反碗底”,公然与政府“唱对台”。在这段时间,颜武周究竟做了什么?他是第一个公务员走出来举办政治集会“反修例”。及后,又牵头成立“新公务员工会”,为之后的罢工行动作准备;这个“工会”日前更发表声明,诬蔑警方提早终止元旦游行是限制集会自由云云。

对于颜武周的荒谬指控,政府随即驳斥其罔顾事实,澄清警方的决定是为保护公众安全,强调对肆意批评政府政策或执法行动、破坏政治中立等违反《公务员守则》的行为,会按既定机制严肃处理。

颜武周的言行主要有两大问题:一是含血喷人,公然诽谤警察。警方当日要终止元旦游行,是因为有暴徒在游行途中发难,到处纵火破坏,如果警方不终止游行,不但难以执法,更可能会导致现场大混乱,危害市民安全。终止游行是负责任的做法,所谓限制自由的指控完全是颠倒黑白。

当局不作为反替叛徒壮胆

二是颜武周的言行不但违反《公务员守则》,更是公然挑战公务员纲纪,试探特区政府底线。公务员有政治立场不足为奇,但问题是他们可以有政治立场,但却不能有政治行动,这不是打压言论自由,而是法律法规的严格规定。

基本法规定,公务人员必须尽忠职守,对特区政府负责。《公务员守则》第3.7节订明“不论本身的政治信念为何,公务员必须对在任的行政长官及政府完全忠诚,并须竭尽所能地履行职务。”《公务员事务规例》第523条订明“公务员不得召开或参与公众集会以讨论政府的任何措施,或派发政治性刊物,或签署或邀人签署与政府措施或方案有关的民众请愿书。”

法例已清楚列明,公务员不得召开或参与公众集会以讨论政府的任何措施,也要竭尽所能地履行职务。但颜武周之流却公然策动政治集会,呼应暴乱、呼应“三罢”,他更加大放厥词,不断对政府及警队作出种种抹黑,已经违反了《公务员事务规例》第523条。而且,政府当前最急迫的工作就是止暴制乱,遏止这场暴乱,颜武周身为公务员必须履行有关职责,不能因为自己的政治立场就拒绝执行政府政策,甚至“唱对台”。但颜武周竟然公开举行反政府集会,筹组撑暴乱工会,多番与警队镇暴工作唱反调,这不但是没有履行职责,更是在阻碍、干预政府工作,违反了《公务员事务规例》第523条。

单是违反这两条,公务员事务局已经足以立案调查,并且追究其违规责任。但这几个月公务员事务局却没有任何动作,颜武周反而获得升职,如果属实,一边反政府一边升职,无疑是对政府的一大讽刺。正是由于公务员事务局的不作为,壮大了颜武周之流的胆子,令他们认为政府投鼠忌器,不敢奈他们何,结果令他更加有恃无恐,不只搞集会,更要搞工会,要对政府长期抗争、长期“叫板”,这已经是对政府的严重挑衅。

身为公务员竟敢公然违背政府止暴制乱的方针,甚至倒戈相向,全世界政府都不会容许,但公务员事务局至今仍然没有任何动作,听之任之。现在政府终于发声明反驳颜武周的谬论,认为他是含血喷人,是违反《公务员事务规例》,为什么现在还不处理颜武周之流的“政府叛徒”?单单谴责是不可能产生任何阻吓力,这几个月的暴乱已经说明了这个事实。

政府要平乱,必须整合政府力量,当前首务就是整顿公务员纲纪,不能姑息养奸,而整顿公务员纪律,请自惩处颜武周开始。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