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香港进入史无前例的经济衰退

以本地生产总值连续两季实际负增长为指标,香港回归以来,已经历3次经济衰退。第一次是1998年第一季至1999年第一季,第二次是2001年第三季至2002年第一季,第三次是2009年第一季至第三季。第二次可以视为第一次的余波,源头是始于1997年7月2日的亚洲金融危机,无论按本地生产总值下跌的幅度、持续的时间长度和失业率来看,是二次大战结束至今最为严重的。第三次的源头是2008年美国“百年一遇”金融危机。3次经济衰退,都是股市和地产市场先受外部影响而下跌,随后是本地消费下降和其他产业或行业活动萎缩。

暴乱贸战内外夹攻香港

眼下,香港已进入回归以来第四次经济衰退。本地生产总值从2019年第二季开始收缩,于何时见底回升有待观察。但是,基于下列诸项,我断言这一回经济衰退是史无前例的,严重程度将超过前3次衰退。

第一,源头虽同为外部因素,但今非昔比。

亚洲金融危机是新兴经济体和新兴金融市场的结构性问题所造成,其时,美国主导的全球金融经济政治格局,仍旧陶醉于所谓“历史的终结”。亚洲金融危机持续约一年半,对香港冲击之所以严重,是因为香港处于亚洲金融危机暴风区。

美国金融危机是美国主导的全球格局开始发生危机的表现,但是,美国仍以反恐为其全球战略之重心,美国对中国的基本方针仍是既接触又遏制。

当前香港经济衰退的源头是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这是美国视中国为其主要对手的表现。美国发生金融危机时,香港不处于暴风区。然而,美国全面遏制中国,香港作为中国一部分,无可回避。

第二,内部因素,也今非昔比。

前3次经济衰退时,香港政治基本矛盾或者没有暴露,或者呈缓和,政局都稳定。当前,经济衰退深化,颇大程度是由于“反修例”演变为“黑色革命”;香港政治基本矛盾空前激化,社会政治分裂空前恶劣,现届政府管治遭受前4届政府所不曾遭遇的困难。

中美贸易战是2019年香港经济衰退的外部经济政治原因。已持续逾半年的“黑色革命”,是2019年香港经济衰退的政治原因。二者均为前3次经济衰退所未有。

第三,这一回衰退的路径特殊。

前3次衰退都是股市和地产市场率先大跌。2019年第二季香港本地生产总值开始下跌时,股市和地产市场仍处于升势。2019年上半年,以中原地产指数来衡量,香港私人住宅价格上升约12%,追近2017年全年12.8%的升幅。

2019年底,香港本地生产总值已连降3季,但是,恒生指数却重上28000点。这一回衰退,是由外贸和本地消费减少所引起。然而,2019年下半年楼市已下滑。2020年股市能否保持升势,具有颇大不确定性。一般来说,股市即使未扮演宏观经济衰退的风向标,也将反映宏观经济衰退。换言之,一旦2020年香港股市和地产市场一起下跌,整体经济衰退势必急剧恶化。

引发各国在港资本格局

第四,与内地关系不同。

前3次经济衰退时香港与内地关系良好,得到内地经济大力支持。“黑色革命”空前恶劣地破坏香港与内地关系,香港分离主义抬头,对香港投身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构成不易克服的障碍。

第五,这一回经济衰退所牵涉的领域复杂。

前两次经济衰退暴露香港经济结构存在着深层次问题,需要解决。第三次经济衰退促使特区第三届政府开始注意香港需要拓展新产业或新行业。这一回经济衰退,不仅更充分暴露香港多年来在拓展新产业或新行业上蹉跎,依旧过于依赖传统地产业,而且,开始引发资本格局调整。

香港美国商会扮演了“修例风波”推手的角色。外国商会对特区政府修例有不同意见是正常的,循政府指定途径向政府反映不同意见是合理的。但是,非要把对修例持不同意见弄成政治风波则是别有用心。结合香港美国商会在2018年高调反对特区政府依法取缔主张“港独”的“香港民族党”,有理由质疑该组统织在向政治角色蜕变。

随着美国总统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美国欲把香港变成它对中国发动“新冷战”的“西柏林”的意图昭然若揭。英国积极配合美国,其他西方重要国家也迎合美国。但是,已然回归的香港必须也只能同国家站一起,不能让美国英国插手香港事务。中国与美国等西方若干国家在香港的较量,势必引发相关各国资本在香港的格局调整。这一回经济衰退当然不会持续至资本格局调整大体定形,但是,将因为后者而在衰退程度和持续时间上超越前3次经济衰退。

来源:大公网 作者:周八骏 资深评论员、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