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谁推年轻人做炮灰?

持续七个月的香港暴乱,街头现场经常见到青少年学生的身影。从去年6月至12月初,因暴乱被捕的学生高达2393人、占总数约四成,其中18岁以下年轻人多达939人。年轻人一腔热血,却也极易受别有用心者摆布和利用。在年轻人自毁前程背后,人们不禁要问:究竟谁推他们做炮灰?为何受伤被捕的人,不是那些靠怂恿年轻人攞尽着数的泛暴派政客?只有揪出幕后黑手,才能让年轻人不再受害。

推手

泛暴派煽惑别人子女

"为了香港未来"、"为了社会公义"……泛暴派的大佬们在煽动年轻人走上街头之时,无论是对无辜途人动用私刑,还是参与可判长达十年监禁的暴动,都可以说得天花龙凤,无比神圣。然而,暴乱持续七个多月至今,共超过6500人被捕,当中可有一人是泛暴派的子女?

"乱港四人帮"之首的黎智英利用其《苹果日报》煽暴可谓不遗余力,不仅专访暴徒,为他们涂脂抹粉,还在七月一日派发所谓的"抗争手册",之后更推出所谓的"撑学生订阅计划"洗脑。然而,黎智英一家七口,包括他自己、前妻所生的两子一女,以及现任妻子所生的两子一女,除了未成年的小儿子外,均拥有英国护照,一旦香港出事,便可随时出逃。

 叮嘱亲儿勿上前线 

多次要求外国干预香港修例的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其独子李祖诒早在12岁赴英国读书,随后返港成为大律师,年前更成为化妆品业巨子的女婿。李柱铭虽多次参与泛暴派发起的法律界游行,但却从未见李祖诒身影。

微信图片_20200110102238

年纪轻轻的学生在泛暴派怂恿下走上街头"卖命",但泛暴派政客却不许自己子女上前线,有何居心?(大公报)

曾公开称"暴力有时或可解决问题"的公民党主席梁家杰,膝下一女两子,长女先后在英国剑桥大学及牛津大学就读,之后到外国的舞台剧团做演员;大仔在美国佛蒙特明德大学攻读环境政策,细仔则在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修读英国文学。他们两耳不闻香港事,更何谈参与其中?

至于非法"占中"的三名发起人则更有意思,那位鼓吹"违法达义"的始作俑者戴耀廷,在"占中"前夕就公开说:"我们是全家总动员讨论谁去参加『占中』行动,当然我未够18岁的子女不准参加。"那够18岁的呢?戴耀廷也给出了答案:他不支持"违法占领"。

另一"占中"发起人陈健民去年将独女送到外国升读大学,五年前"占中"发生时,11岁的她只是摺摺纸伞,在精神上支持父亲。同为发起人的牧师朱耀明,也曾叮嘱儿子朱牧华不要走在民主运动最前线,"9·28""占中"启动之时,朱牧华只是在教会唱诗歌。

"真正的社会败类"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如果泛暴派口中的"公义"真的像他们所言,值得牺牲一切去追求,为什么他们的子女不去牺牲?为什么最终受伤、被捕、被判刑的只是"别人的子女"?正如早前在《城市论坛》中,当"国难五金"负责人李政熙恬不知耻地称,卖装备予学生及年轻暴徒是因为"他们不怕牺牲对抗强权"的时候,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蒋丽芸当场KO:"你怎么不去牺牲?"李政熙哑口无言。蒋丽芸之后一针见血地说:"这就是社会里面的败类!"

元凶

教协煽暴 教育重病

"教育病了"是修例风波以来大家最多的感叹。家庭之外,学校是青少年接触最多的环境。不过在香港,在坐拥十万会员的教协操控下,不少学校却成为了煽暴之所。

2014年9月23日,违法"占中"爆发前五天,教协向全港中学发信,称若教师于9月26日(周五)放学后安排学生去金钟添马公园,参加所谓"公开民主课堂",教协会提供交通津贴,包括租旅游巴。

在违法"占中"十人秘书处中占两席的教协当时没提到,五天后违法"占中"搞手戴耀廷,会突然在学生集会中宣布启动违法"占中"。9月28日,原本的学生集会出现了愈来愈多陌生的成年人面孔,也出现了愈来愈多以往游行集会少见的头盔、雨伞、眼罩等物资,美其名曰"为学生打气"。当学生尚未搞清楚发生什么事,"乱港四人帮"头目李柱铭、黎智英现身前线,用扩音器不断鼓动学生,接下来就是冲击政府总部……

 叶建源踩着学生上位 

事后学生抱怨,有被骑劫、被利用的感觉,但为时已晚。整场违法"占中",教协在立法会的代表叶建源更频频走上大台,出尽风头。2016年9月,当叶建源在亚洲博览馆的舞台上张开双臂、高调庆祝连任立法会议员,因参与违法"占中"及其衍生的旺角暴乱而被检控的学生,正面临牢狱之灾及终身留下刑事案底的遗憾。而违法"占中"爆发前一个月,教协会长冯伟华已邀请法律界举办内部讲座,教唆教师带学生如何躲避犯法后的法律责任,但最终显然派不上用场、只是煽动违法的借口。

经历了被质疑"食人血馒头",教协及其泛暴派盟友变得聪明,在近月暴乱中提出"无大台"概念,把推年轻人做炮灰的责任推卸得更彻底。

 包庇"黄师"煽暴仇警 

连月暴乱,教协成为泛暴派的重要煽动平台,去年6月12日,教协宣布发动"全港教师罢课罢教";8月中旬,教协继续纵容乱港团体煽动学生罢课。教协理事张锐辉极力美化违法暴力,扬言要让学生有表达及实践政见的权利云云。在教师散播仇恨言论及带头参与暴乱等问题上,教协多番洗白甚至鼓励这类行径,给学生做坏榜样。

去年七月底,资深通识课及历史课教师戴健晖发出恶毒脸书帖文,咒骂警察子女"活不过7岁";嘉诺撒圣心书院通识科教师赖得钟亦在网上发布"黑警死全家"的恶毒言论。"黄师"仇警煽暴,令全城哗然。对此教协非但不指出其不是,更企图转移视线、声称不应外界施压云云。

日前教协更发动众筹,扬言要支援因煽暴而被停职的教师,包括应付法律诉讼等。不过对于被停职教师的劣迹斑斑,教协却从没以教育者的身份明辨是非。

近月面对大公报多番询问对火烧活人等暴乱恶行的看法,叶建源均避而不答,只是不断怂恿学生去冲。结果冲在最前的学生受伤、被捕,教协头面人物安然无恙。在类似理大暴乱的场面中,你绝见不到叶建源在包围圈内,但离远的安全地带,一定能在镜头簇拥下找到滔滔不绝的他。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教协的政客们,却只有反中乱港,一切政治挂帅,枉为人师!

帮凶

"守护"为名 "掠水"自肥

 

每逢暴乱,我们总可以看到一群身着黄色背心,上面写着"守护孩子"字样的中老年人在前线徘徊。只要警方采取拘捕行动,他们便一拥而上,包围在被捕者身边,美其名曰保障被捕者的"合法权益",说白了,就是阻挠执法,为暴徒制造逃跑的机会。

 利用老人家做挡箭牌 

这群人倚老卖老,将年长作为"优势":如果警方对之执法,他们就开始"卖惨",在传媒面前大喊"打老人家";但若放任不管,他们又公然为暴徒作掩护,很是难缠。

他们打着"守护孩子"的名义,自由出入各种暴乱场合,但理大一役,却暴露了"守护孩子"的真面目。去年11月中旬,大批暴徒聚集于理大发起暴乱,结果被警方重重包围,当时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一度进入理大劝说青年暴徒离开。据传媒报道,曾钰成在劝说之时,竟遭到"守护孩子"成员强烈阻挠,此举被质疑要所有青年暴徒"揽炒"。

《大公报》早前踢爆,这样一个"以爱之名,行害之实"的"守护孩子"行动,由自封传道人的陈凯兴所成立的异端教会"好邻舍北区教会"发起。该组织成立于2014年"占中"前夕,数年来一直名不见经传,却在今次暴乱中"瞓身"出位,除了诱导长者到前线作暴徒的挡箭牌外,还先后推出"青少年医肚计划"及"青少年干事众筹"两项众筹项目;去年年底再推出"宝宝食饭我哋埋单"等众筹计划,为暴徒的衣食住行提供"一条龙"服务。

不过,该组织推出这一大堆众筹计划性质十分接近,主要都是帮暴徒"医肚",其中仅仅是"宝宝食饭我哋埋单",预算就约144万元;"住家饭计划"则号称招募了300位义厨,花费52万元。就连参与计划的食店都质疑,根据计划,平均每日将派逾百份餐,但来"医肚"的人其实很少,有报大数之嫌。

这场暴乱有太多的人怀着从中谋取渔翁之利的目的行事。他们究竟是守护孩子,还是将孩子推向暴力与犯罪的深渊?是义助"手足",还是"掠水"自肥?相信各位都看穿了吧!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