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守护”为名 “掠水”自肥

每逢暴乱,我们总可以看到一群身着黄色背心,上面写着“守护孩子”字样的中老年人在前线徘徊。只要警方采取拘捕行动,他们便一拥而上,包围在被捕者身边,美其名曰保障被捕者的“合法权益”,说白了,就是阻挠执法,为暴徒制造逃跑的机会。

利用老人家做挡箭牌

这群人倚老卖老,将年长作为“优势”:如果警方对之执法,他们就开始“卖惨”,在传媒面前大喊“打老人家”;但若放任不管,他们又公然为暴徒作掩护,很是难缠。

他们打着“守护孩子”的名义,自由出入各种暴乱场合,但理大一役,却暴露了“守护孩子”的真面目。去年11月中旬,大批暴徒聚集于理大发起暴乱,结果被警方重重包围,当时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一度进入理大劝说青年暴徒离开。据传媒报道,曾钰成在劝说之时,竟遭到“守护孩子”成员强烈阻挠,此举被质疑要所有青年暴徒“揽炒”。

《大公报》早前踢爆,这样一个“以爱之名,行害之实”的“守护孩子”行动,由自封传道人的陈凯兴所成立的异端教会“好邻舍北区教会”发起。该组织成立于2014年“占中”前夕,数年来一直名不见经传,却在今次暴乱中“瞓身”出位,除了诱导长者到前线作暴徒的挡箭牌外,还先后推出“青少年医肚计划”及“青少年干事众筹”两项众筹项目;去年年底再推出“宝宝食饭我哋埋单”等众筹计划,为暴徒的衣食住行提供“一条龙”服务。

不过,该组织推出这一大堆众筹计划性质十分接近,主要都是帮暴徒“医肚”,其中仅仅是“宝宝食饭我哋埋单”,预算就约144万元;“住家饭计划”则号称招募了300位义厨,花费52万元。就连参与计划的食店都质疑,根据计划,平均每日将派逾百份餐,但来“医肚”的人其实很少,有报大数之嫌。

这场暴乱有太多的人怀着从中谋取渔翁之利的目的行事。他们究竟是守护孩子,还是将孩子推向暴力与犯罪的深渊?是义助“手足”,还是“掠水”自肥?相信各位都看穿了吧!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