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暴乱后遗症 大学凛冬将至

如果数“修例风波”中谁要付出最大代价,除了面临法律制裁的暴徒外,大概便是一众大学了。七个月来,暴乱的后遗症逐渐浮现,各行各业均受影响,处于风暴中心的大学,也就更不可能幸免。

城大校长郭位日前接受《星岛日报》访问,坦承有商界人士不满大学纵容暴力,因而暂停捐款,甚至已捐款、签好合约的,亦有反悔之意。如果说捐款减少是内忧,那留学生的减少便是外患了。郭位续指,城大过去两年的留学生数量有约五、六百人,但今年第二学期少了两成至两成半的学额。不只是内地生,其他来自欧美的学生,都向校方表明不欲返港继续学业。而郭位在访问中最令人感到忧虑的一句说话,便是“不止城大有这个情况”。

虽然对大学而言是空前的危机,但老实说来,商界与留学生们的决定实非不能理解。

作为一名捐款人,捐款予学校当然是希望校方能运用这笔钱,教育莘莘学子,培育出社会未来的栋梁。投资未来,总归是赚的。但如今现实说明,其实你投资的一直是“暴徒训练中心”,捐款是拿来制造暴徒和汽油弹,不要说将来有什么回报了,甚至现有的财产都可能被烧得一干二净,哪有人肯继续当“水鱼”倒钱落海?

在外国留学生的角度,自己远渡重洋来到香港,本欲在这座文明都市中认识一下异地文化,怎料见到学到的全是暴徒的野蛮文化。你向部分同窗请教什么是民主自由,他们教你的却是“装修”和“私了”。留学生在香港没有寄讬,只能躲在学校里以策安全,殊不知暴徒又把战火烧进校园内,而且连警方都无法进内执法。莫说是学习了,一个连个人人身安全都无法保证的地方,试问又怎会有人愿意付数万元过来?

可悲的是,直至去年上半年以前,香港的大学在国际还享有杰出的名声。但自从“修例风波”爆发,愈来愈多大学生参与暴乱,大学就彷彿成了暴乱基地,去年年末中大、理大两场冲突,校园烽烟四起,赫然变成暴徒军火库。香港的大学遭暴乱拉入沦落的深渊,不能不说是必然。

话说回来,反对派人士常引用末代港督彭定康一句说话:“我感到忧虑的,不是香港的自主权会被北京剥夺,而是这项权利会一点一滴地断送在香港某些人手里。”先不管这句话是对是错,但笔者此时也不得不发出类似的感叹:“我感到忧虑的,不是大学的名声会被暴徒践踏,而是其会一点一滴地断送在大学某些高层手里。”当其他大学的校长,或多或少都谴责或呼吁学生远离暴力,中大校长段崇智却不只纵暴,而是几近于“媚暴”。

段崇智不是一开始就站在“媚暴”立场,他在暴乱初期,也姑且会谴责一下暴力,但随着学生对他的骂声愈来愈大,为了让校长之位继续坐得安稳,他便光速“转軚”,光凭着部分学生的一面之词,无视暴徒恶行,转而谴责警方。去年中大冲突,他更包庇非法占据交通干道、危害公众安全,甚至不是中大学生的暴徒,拒绝让警方进入校园执法,使有近60年历史的校园在暴徒蹂躏下几成废墟。

“媚暴”得来的,除了从“段狗”升级成“段爸”之外,段崇智去年更获英国泰晤士高等教育评为高等教育界年度人物之一。这下子名利双收,想必“段爸”定是笑得不亦乐乎。但为了这么一个人,出卖和牺牲的却是一整间学校的利益。如今大学面临的寒冬,对某些人而言不知是报应,还是祭品?

来源:大公网 作者:卓 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