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新闻故事 | 少年成魔记

暴徒破壞手法不斷升級,常常在馬路上堆起雜物縱火,絲毫不顧市民安危

暴徒破坏手法不断升级,常常在马路上堆起杂物纵火,丝毫不顾市民安危

暴乱已持续超过七个月,暴力不断升级,暴徒的武装也升级……

这七个月,记者上前线采访一次一次的暴乱,直击一个"金毛少年"逐步"变形"─从初期轻装"上阵",变成次次戴面罩和防火手套"作战";由最初两手空空到场,变成带着磨尖雨伞、手执砖头和汽油弹冲上"火线"。短短半年间,他由一个在远处观望、叫嚣的示威者,变成专袭警察、执行"攞命式"攻击的"专业暴徒"。

七月金毛

他带着一帮手下,用嘶哑的声线号令冲击。

由去年七月初讲起。

记者到旺角街头采访暴乱期间,见到一个年轻人,印象尤其深刻。他一头金发,叫嚣时声音嘶哑;他带领着近十个年轻人,满口粗言挑衅警察,向路过的车辆大叫"撞死班差佬!"

那个时候,金毛少年还未戴上口罩,年纪轻轻的他混在暴徒中,格外惹人注目。

七月中,暴徒到沙田搞事,金毛少年再次现身。记者见到他大叫:"快!前线要人啊!打狗打狗!"这时他已戴上黑口罩蒙面,但独特的嘶哑声线,让记者一听便认出。他明显已"升呢"成为一个小头目,身后已有十多二十个手下跟着,有的"熟口熟面"。一帮小暴徒在街头围着私语,商量如何对付警察。这一次,他的小队开始武装起来,人人有个大背包,包上挂着对讲机,对讲机频频传出"哨兵"的通报信息,为他们提供警察位置,更吓人的是,磨尖的雨伞从他们的包中露了出来。

众人盲撑 金毛少年飘飘然

游行人群为这些所谓"勇武小队"开路。走在人群中间,小暴徒昂首挺胸,有的更向支持者挥手,似乎很享受大家的注目。他们沿途筑路障,架伞阵,阻挡警方前进。

这一次,金毛少年已不再是单单叫嚣,他带头执起砖头,扔向警察。小队每做一个破坏动作,都有人报以欢呼声。身为小头目的金毛少年,洋洋得意地摆动身体,兴奋犹如"开P"。

随后港岛和九龙多次暴乱,金毛少年几乎次次出现,记者见到他的装备也愈来愈多──头盔、眼罩、骷髅面巾。他的小队人数增加了,也多了陌生面孔,而且有一套独特的交流信号:右手围绕左手缠圈,就是需要保鲜纸;用手遮掩嘴巴,就是需要口罩;握拳挥动手臂,就是需要鎚子等工具;双手交叉高举,就是需要救护人员……

组织和武装都进化了!

面貌改变,嘶哑的声线却不变,金毛少年依旧高声指挥小队的人,把砖头敲碎,逐件掟向警察;他又指挥小队把激光笔绑在伞上,自制"激光枪",射向警员的眼睛。他自己则手持鎚子,沿途砸烂交通灯,又拿打火机帮同伴燃点手中的汽油瓶,偶尔他自己也来一瓶,掟向警察。经历了多次上阵,他的指挥明显更挥洒自如,每次破坏得逞,身边都响起掌声。沉醉欢呼声在中的他,忙于点头"回谢"。

十月黑暴

他全副武装,熟练地点着汽油弹掷向警察。

10月5日,《禁蒙面法》正式推行,乱港分子又在港岛发动骚乱,煽动全民蒙面。这一次暴乱,迅速蔓延至多个区,维港另一边的太子和旺角一带再沦战场,太子站旁的旺角警署爆发多次攻防战。

这一晚,"金毛少年"又现身,不过换了新look,他把一头金发染回黑色,似怕被人认出。

这一次,他的装备变得更具攻击力。他不再披骷髅面巾,取而代之是猪嘴面罩。他穿上打War Game的防弹背心,过往手上的尖头雨伞已经变成汽油弹和可射出钢珠的"丫叉"。这一次,他的小队失踪了。他独自一人,用"熟悉"的嘶哑声音大叫,"唔好缩!我哋人多啊!前面要人啊!挡住班狗!我哋输咗,手足就会畀人拉啊!"

金毛少年不见了

这是记者最后一次在暴乱中,通过嘶哑声音"见到"金毛少年。这个少年已经摇身变成"专业暴徒",一身装备密不透风,反应迅速,手法纯熟,每当警察发放催泪弹,他很熟练地捡起扔回警方防线,又熟练地点燃汽油弹掷向警察,甚至凶悍地执起尖伞,跟冲上来的速龙警察"肉搏"。谁会想到,三个月前,他还是个只敢远距离辱骂警察,沉溺于身边人的欢呼声,在指挥同伴时找到虚荣感的小暴徒。那一刻,他已沉醉在自己幻想的暴力浪漫中,走上了不归路。

11月,中大、理大校园惨遭暴劫破坏,大批暴徒被拘捕。记者此后多次再到暴乱现场采访,无论是大规模的冲击,又或是零星的袭击,见尽全身包到密不透风的黑衣暴徒,但再找不到"金毛少年"的身影,也听不到那把嘶哑的声音。

到底他是否隐身在黑衣暴徒当中?还是他已经被警察拘捕了?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