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熊猫大状"为私刑受害人讨公道

【文汇网讯】(大公报记者方学明)暴乱半年,无数市民被蒙面暴徒「私了」,想从法律途径追讨却困难重重,一群热血法律界人士组织「熊猫大状」律师团,专为暴乱受害人提供义务法律援助。律师团创办人兼召集人萧震然大律师接受《大公报》专访时表示,「我做慨只系法律教我应做事情!」他希望透过律师团,彰显法律公正公义,不希望歪理在社会不断蔓延。

萧震然表示,希望透过律师团,彰显法律公正公义(大公报记者摄)

萧震然表示,希望透过律师团,彰显法律公正公义(大公报记者摄)

「熊猫大状」律师团于去年11月13日成立,现有超过100名成员,包括15名大律师、20名事务律师、27名俗称「师爷」的法律行政人员,以及38名退休警务人员。萧震然称,成员人数仍在增长,社会上愈来愈多人,尤其是法律界人士,对暴徒「罔顾法纪」行为「睇唔过眼」,希望「出一分力」。

暴徒践踏法治天理不容

「好多律师、大律师响应义务协助,大家认为(暴徒)烧法院好过分,不满判决可以上诉,但烧法院等同践踏法治,令香港法治受损,天理不容,每个读法律慨人都应该走出来谴责。」萧震然称,为免参与者被丧失理性的暴徒「攻击」,很多人隐姓埋名帮助。

2019年11月11日,57岁的香港市民李伯因意见不同而遭暴徒点火烧伤(视频截图)

2019年11月11日,57岁的香港市民李伯因意见不同而遭暴徒点火烧伤(视频截图)

律师团正跟进20多个求助个案,当中六个是被「私了」市民,包括协助申请暴力伤亡基金,商讨向施暴者追讨责任及赔偿。

暴徒多次围殴途人,无法无天

暴徒多次围殴途人,无法无天

「受害人最经常问我『可以点做?』我会话最紧要向警方及律师将事实全部讲晒出来,因为对于受害人而言,描述得愈仔细愈好,当然受害人也可保持他慨缄默权。」

萧震然称,不会像一些所谓义务律师团般要求被捕者保持缄默,「只有犯事慨人,先会教人被捕后保持缄默,如果光明正大,使乜惊将事实讲出嚟?」

他也对有传一些律师的辩解手法感到非常不满,例如疑有人教被捕者声称,凌晨时分到暴乱现场是去「打波」而路过,或明知有暴徒冲击警署,却辩称是「回家经过」。

不齿黄丝律师教讲大话

「我唔希望传闻系真,但如果真慨话,绝对要追究点解会有人教被捕者讲大话。」萧震然认为,不论凌晨到暴乱现场「打波」,抑或是将经过暴动现场说成「回家必经之路」,均是于理不合,等同「无知」不是辩解理由一样,「唔会只系得一条路返屋企,可以兜路;冇理由凌晨一点去弥敦道『打波』㗎?律师系需要帮受托人争取最佳权益,但唔应该怂恿被捕者做违法事情。」

「熊猫大状」律师团除为受害人提供免费的义务法律支援外,亦主动出击,例如去年11月24日区议会选举成立特遣队,到可能有冲突的地方做调解,另又举办法律权益讲座,增进普罗市民对法律的认识。「我地希望当局早日止暴制乱,但一日未止暴,我地除咗帮受害人外,就系要预防(冲突)事件唔好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