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煽暴派硬销“和你宵” 随时“和你烧”

煽暴派近日硬銷「和你宵」,罔顧參加者安全。   網上圖片

煽暴派近日硬销“和你宵”,罔顾参加者安全。 网上图片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泛暴派声言要建立所谓“黄色经济圈”,因敌不过自由市场的力量,圈内“黄店”频爆结业潮,泛暴派遂变招搞“和你宵”,鼓吹在全港多区举办“年宵活动”,迄今已有五区敲定计划,最快本周五开锣。食环署在回覆香港文汇报查询时表示,截至上周六,有两区“和你宵”仍未申请临时公众娱乐场所牌照,若无牌经营即属违法;另三区则已提交申请,署方仍在审议中。记者落区观察时发现,五区活动都有各种安全隐患,包括室外场地狭窄或酿人车争路,室内场地则有走火隐患,随时殃及入场者及附近用户,罔顾公众安全。食环署表示,会继续留意情况,适时采取执法行动。

根据泛暴派“文宣”公布,他们计划于观塘、东区、大埔、西营盘及黄埔举办“和你宵”活动,分别由本周五(17日)至下周日(19日)开始,为期两天至八天不等。活动所得盈余,有两成捐予抗争基金,六成投资给“黄色产业”,如“三罢基金”、“临时庇护所”、“文宣学堂”等;一成以利息形式“回报黄色经济投资者”;一成作“持续营运资金”,以便泛暴派继续食人血馒头。

五区摆档 两区无牌

拟于本周五至下周五(24日)假观塘骏业街举办的“和你宵”,搞手早于上月透过网上招募档主加盟,“文宣”只向已买入场券及中标的档主透露具体举行地点,但“文宣”在社交媒体披露场地将分为两三层,约150个至220个摊档,涵盖干货、湿货及食物摊档,凭“分为两三层”的宣称,相信会是在工厂大厦内的室内单位进行。

骏业街的工厦平日只有工厦员工出入,走火通道及交通配套未必能负荷大量行年宵的人流,一旦失火恐难疏散人潮,故申请临时公众娱乐场所牌照时,消防通道是其中一个重要考虑。

香港文汇报向食环署查询,署方证实收到该活动的临时公众娱乐场所牌照申请,仍在审议中。

霸占官地 人车争路

大埔“和你宵”则拟于下周三(22日)至下周五(24日)在私人地方大埔忘忧农庄举办。有搞手此前在接受传媒访问时透露,年宵暂定有逾30个摊档,将售卖各式干货及贺年食品,还有现场音乐表演。

据悉,每个档位租金3,000元。虽然是私人场地举行,但根据法例一般需要申请食物业牌照及临时公众娱乐场所牌照,惟食环署表示主办方至今未申请任何牌照。

至于其余三区的“和你宵”地点,包括西湾河街头“连侬墙”、西营盘正街(第二街至高街段)及红磡码头旁空地(即旧红磡码头巴士总站),明显属政府或公众用地,如未获批准而使用即属霸占官地,其中西湾河及西营盘行人路极狭窄,随时会阻碍交通或酿成意外。

食环署回覆本报查询时表示,红磡和西营盘的“和你宵”已申请临时公众娱乐场所牌照,目前仍在审批中,西湾河的活动则未有向该署申请任何牌照。

食环署表示,根据《公众娱乐场所条例》(第一百七十二章),任何人如在任何场所举行《条例》所规管的“娱乐”(包括音乐会、展览、卖物会及为游乐而设计的机械装置等)让公众入场,不论是否收取入场费,均须向食环署申领公众娱乐场所牌照,违例可被判罚款10,000元至25,000元和监禁6个月。

食环署发言人表示,会继续留意该5个地点的情况及在有需要时采取适当执法行动。

大律师:等同无牌小贩

大律师陆伟雄指出,任何人在街头摆卖而没有申领牌照,等同无牌小贩,属于违法;若只以街站形式让人凭券换领礼品而无涉及买卖或奖券活动,则未必须要申领牌照,但亦有可能涉及阻街。

至于若“和你宵”活动是在工厦单位等私人地方内举行,他表示主要视乎大厦公契是否容许,但如涉及饮食活动、游戏或奖品等内容,也可能要事先申领牌照。

区员:“街站”换福袋必阻街

■ 西灣河「連儂牆」位處行人交匯點,易生危險。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 西湾河“连侬墙”位处行人交汇点,易生危险。 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在5个所谓“和你宵”的举行地点中,以位于西湾河“连侬墙”的东区“和你宵”最接近闹市。香港文汇报记者日前到现场巡视,区内约有3个张贴“文宣”的“连侬墙”地点,无论哪处均属行人交汇点。同时,东区“和你宵”的内容原来并非一般设摊位的年宵市场,而是先在“黄店”消费再凭印花到所谓“连侬墙”换领福袋。有东区区议员指出,即使只是设“街站”换领福袋也必然构成阻街,而凭消费换领礼物的做法某程度也属变相摆卖,有关部门必须跟进、执法。

香港《文汇报》记者近日到西湾河了解区内的“连侬墙”情况,最主要的位于西湾河文娱中心及港铁站对出的十字路口,其余两个则位于通往鲤景湾的天桥底及行人隧道内,无论哪处均属行人交汇点。

根据“连侬墙”内的“文宣”所示,于本周六(18日)、下周日(19日)举行的东区“和你宵”活动,原来是于本月12日至19日到指定“黄店”集齐6个印花,即可到该所谓“连侬墙”换领新年福袋一个,该处届时更有予人“打卡”的拍照点,“文宣”更详列所有“黄店”名单。

记者曾向一些“黄店”榜上无名的小店查询,有海味店店主表明只会“自己做生意”,不会参加、亦不会理会所谓“黄色经济圈”及“和你宵”。有水果店店主亦指,不会加入任何类似组织。被问及会否害怕不加入而影响生意时,店主则说:“惊都无办法,都只会做自己嘢,希望可以和谐吧。”

街坊梁先生曾亲眼看过有黑衣魔破坏港铁站,并对泛暴派的“连侬墙”“文宣”表示反感及烦厌,“许多学生都是无脑的,读咁多书都俾人利用,都系多得外国势力喺度推波助澜!”他希望泛暴派不要借所谓“和你宵”再搞破坏。

郭伟强:变相摆卖 必须执法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东区区议员郭伟强指出,虽然届时所谓“和你宵”现场未必有钱银交收,但要先消费才能换领礼物,某程度也属促销行为,含商业成分:“变相是摆卖,即使只设换领站,也必然构成阻街,有关部门必须执法。”

对东区“和你宵”属所谓“黄色经济圈”的活动,郭伟强认为,这对不愿参加的店铺必定构成压力及威胁,甚至害怕“被装修”,等同剥夺了不同意见者的话语权,“手法近似黑社会!”

买飞无下文 网民嗌回水

观塘的“和你宵”十分神秘,泛暴在宣传品中,对举办地点仅轻描淡写地称会在“观塘骏业街”举行,但骏业街咁大你玩晒咩?玩神秘几日后,文宣又卖关子说:“买咗飞(入场券)先会讲你知喺边度搞。”咁样吊高嚟卖法,香港文汇报记者惟有大破悭囊买张飞试吓。

声称电邮确认 等足一周无影

该活动入场券接受网上预购,自由定价,即由入场者开价买,记者订为20蚊一张,经网上售票系统下定,付款后系统称有电邮寄给记者确定交易。

不过,记者等了又等,等到颈都长,付款后一星期仍未收到确认交易的电邮,20蚊事小,被玩事大,且说好的“买咗飞先会讲你知喺边度搞”迟迟未兑现,有被人侮辱智慧的感觉,奈何系统根本没有留下联络电话或电邮可以投诉。

记者遂在网上找有无“同病相怜”的网民,发现也有不少买飞后无下文的情况。

网民“fa fa”抱怨:“仲未收到email(确认电邮)!”也有网民无佢咁好气,索性留言说:“回水!”

搞手疑有前科 泛暴区员割席

事实上,“和你宵”最初众筹逾80万元不久已爆出搞手是走数“积犯”的丑闻:有网民踢爆负责人Steve劣迹斑斑,曾在众筹网站疑似有走数前科,有人被质疑“穿柜桶底”,擅自将捐款转到自己名下基金。Steve其后宣布退出“和你宵”筹委会,但未能令网民“收货”,掀起回水潮。

同时,传媒又揭发新任北区区议员张浚伟也是“和你宵”的监察人,在网民怨声载道下,张浚伟惟有出声明割席,声称自己从未参与“和你宵”,加上筹委会逐一向网民退款才平息事件。

经此一役后,“和你宵”声名狼藉,直至近期“黄色经济圈”内店铺频爆结业潮,再次令人质疑“黄色经济圈”有违市场自由原则根本行不通,煽暴派为重振声威再次翻炒“和你宵”,但也似乎走唔出“骗”味。